可怜的妈妈1

第一部 第01章
  谨以此文向《我家的女人》及其作者致敬99年的时候全国开始了一批职工的大下岗风潮,我妈当时在一家制衣厂上班,几个月后很不幸的成为了一名下岗职工,当时的我才上高中,我爸作为教师收入自然也不高。在这种情况下,我妈准备到乡下老家去做点小生意,我爸和我留在城里继续教书读书。周末的时候我爸也会带我去看我妈。
  又是一个星期六,我爸带着我挤了半天的公交终于来到了乡下老家。我妈过我们她告诉住在我一个远房亲戚的房子里,那个房子专门租给一些外来务工的人居住,但是作为亲戚,我妈一个住在楼下,楼上几个房间才是那几个农民工住。
  我妈平时在集市里卖点城里低价倒过来的便宜衣服,只有晚上才回来睡个觉。今天我们来了,她就没去开店而是在家做了点菜我们一家三口吃。
  我走上楼后发现楼上的门都没锁,桌子上脏乱不堪,地上全是烟头啤酒瓶,一看就知道这些民工有多么不洁。不过让我惊讶的是,几张破旧的床上竟然还有些女人的丝袜与胸罩。我妈告诉过我爸这间房就住了她一个女人啊。当时我已是青春期,对女人已经有了不小欲望,平时AV黄书也看了不少,虽说第一次还在但对男女之间的事情已是非常了解。于是我走上去拿了些丝袜和胸罩把玩着。就在这时候,突然一个中年人走了进来,看见我,说道:小兔崽子,你敢在这偷东西!
  「哦?你是下面那女人的儿子?」
  这个民工又变得笑嘻嘻的了「恩,我不是来偷东西的。」
  民工走近我,指着我手里的肉色丝袜说:「小崽子,反正这也是你妈的东西,你要玩就拿去吧,但是那些奶罩给老子留下,嘿嘿!」
  晚上爸爸先坐车回去了,因为床太小不够三个人睡得。我在妈妈房里看着电视,妈妈则在一边整理房间。
  这时候,白天那个中年民工突然走了进来,笑嘻嘻的说:「小冯啊,今天你的事情还没干完吧,你快点啊!」
  我妈慌张的看了我一眼,放下手里的活,吩咐我乖乖看电视别乱跑,然后就跟他走了。随后我就听到妈妈的高跟鞋踩着楼梯咯吱咯吱上楼去了。
  我很想看看妈妈要去干什么活,于是就偷偷摸摸的跟上楼。
  可惜那民工的门已经关了起来,透过门缝都看不见里面的东西。我正准备下楼,突然听见里面有人在说话,趴在门上一听,正是那民工的声音。
  「哎呀我操!真他妈的爽啊……喔……喔……再含深一点!对……」
  听到这些露骨的脏话,我十分的震惊,难道这些话是对我妈妈说的?仔细听,并没有妈妈的回应,只有「絮絮絮絮」的声音,听起来像有人在吮吸东西。
  十分钟后,只听见那中年人一声长叫,伴随着妈妈「嗯嗯~ 」的声音,房间里就没了动静,看来他已经在我妈的小嘴里爆浆了。我急忙跑下楼去,坐回电视机旁边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不过一会儿,又听见妈妈的高跟鞋下楼的声音。
  「操!我跟你什么关系啊。」
  妈妈回来后,一言不发,脸上红通通的继续整理东西。而我则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我的妈妈竟然给一个农民工口交!还吃下他肮脏的精液!那晚我失眠了第二天一大早,窗外就吵吵杂杂的。我起来后把门偷偷开了个缝一看,原来是住在上面的其他几个民工回来了,都是中年人的样貌,加上昨晚那个,一共四个人,他们坐在厅堂里,嚷嚷着昨晚钱的事情,原来他们昨晚去打麻将了。
  这个时候,妈妈端着一锅粥从里面的厨房走了出来,摆在了桌子上。这个时候其中一个人竟然一手拍在妈妈的连衣裙上,揉捏妈妈的屁股!我妈想拿开他的手,他还不让,旁边的人也都淫笑着看着他调戏我妈。
  「怎么啊?不让我摸啊!你这屁股洞都给我干过几次了现在摸两下还不好意思啊!哈哈哈」「来!到我这里来!」
  这时候坐在右边的一个民工拍了拍大腿示意妈妈坐上去。我妈似乎很怕他们,只好默默走过去跨坐在他得一条腿上。只见那民工放下筷子,一只手把我妈拦腰一抱,另一只手一下就抓起了我妈一只乳房搓揉起来!
  正当我犹豫的时候,我突然听见楼上传来一声「啊!」
  嘴里还念念有词的说「真他娘的软啊」。我妈羞愧调过头去,却丝毫不敢动弹。
  看见妈妈被人玩弄,我的下面又撑起了一个小帐篷。
  这时候昨天那个民工发话了:「哎!你说我怎么这么倒霉!昨天你们不在吧,我准备晚上好好弄弄这个老娘们儿,结果他丈夫儿子昨天来了!真他妈点背!」
  「哈哈,老刘,那你可是活该了!昨天人丈夫来,你还想霸占着他老婆!人多久才来一次,这老婊子平时都给我们用了,偶尔伺候伺候她丈夫也应该嘛!」
  「哈哈哈哈哈哈」大家哄堂大笑起来。
  我有点害怕的说:我没有偷,我是来玩的,我爸妈在下面谈事情。
  「不过我也没饶她,昨晚还是让她给我吹了喇叭,我的子孙液也一滴不剩的都喝了下去!这老婊子现在口活是越来越好了!今晚让他给我大伙表演一个贵妃吹排箫啊?」
  「哈!今天又是老子第一个!真他妈走运,来来来,小美人儿,让哥哥好好疼疼你!」
  随后几个民工又是一阵淫笑,那个正玩我妈奶子的更是狠狠的捏了一把。
  「好了,你们都小声点,我儿子还在里面呢!」
  我妈实在忍无可忍,站了起来收拾收拾他们吃完的碗筷进了厨房。
  「这婊子儿子来了就不得了了?今晚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几个民工随后都上楼补觉去了。
  我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妈妈就这样乖乖的给几个民工调戏?并且被他么玩弄看来是有段时间了,为什么还不搬家呢?我要不要把这些事情和爸爸说?或者直接找妈妈摊牌?为了家庭和睦,我决定再观察一段时间,同时我又感到非常的气愤,尤其是那几个肮脏的民工在我妈身上乱摸的场景令我十分不爽。
  今天虽是周日,但我妈还是得去店里打理生意,因为每周的这个时候她原来厂里的同事都会拿些便宜货送到店里来。这个同事以前是我妈的组长,叫王军,后来也和我妈一样下岗了。此人是我们镇著名的色鬼,曾因调戏妇女被人打残一条腿,自己的老婆后来也因此和他闹翻离婚了。和我妈共事的时候当然是没少揩我妈油,但是为了赚钱,我妈现在和他的关系仍然维持着。
  下午随我妈来到店里后,我一个帮着打扫打扫一些边角料和碎布。我妈则在小房间里整理存货。
  没过多久,王军就开着他那辆破烂的小面包车来了,我妈却急忙叫我去小房间帮她整理那些存货,还让我先别出来,因为她要和王叔叔谈谈很重要的事情。
  当时的我就有一种强烈的预感,感觉妈妈要做不好的事情。于是我轻轻带上了小房间的门,并没有关死。
  (透过门缝)「这是这个星期的货,破是破了点,算你便宜点吧!300块」「王组长,我这生意一直不怎么样,你看,上周又没卖出去多少,这是140块钱,您先拿着吧!下回一起补齐给您」(我妈竟然还称呼那个瘸子王组长,事实上他现在跟我妈一样也就是个小贩)「怎么?上周刚把前面的钱补齐,这周又开始欠了?哎,你这可不遵守合同啊!」
  「可是……我现在只能拿这么多给您了……」
  「行了!被他妈废话了!下次给我一次付清,一毛都不准拖!赶紧脱吧,老子晚上还要打牌。」
  「这……王组长……今天我儿子在,就在里面,今天就让我给您吹一下吧,下星期保证……」
  「什么!今天就给了这么点钱,还不让操穴,这他妈合同还算不算数!以后这货你也别拿了,现在就把钱给结了!」
  「别!别啊……王组长……我儿子真的在!我不是不遵守合同,就这一次行吗?求你了!给您跪下了!」
  「哼!这样吧,今天你也别伺候我了,明晚到你家陪我睡一晚,今天的帐就算结了!老子晚上还有事情,你看着办吧!」
  「这……好吧……请问您要几点来?」
  「明天等我电话!我先走了!真他妈扫兴!」
  新的一周开始了,妈妈早上起早把我送到学校,又匆匆忙忙的赶公交车回店铺照看生意。看着课程表上一天的课我一点学习的心思都没有,心里只想着那个王军今晚到乡下让妈妈陪睡的事情,裤子的小鸡鸡硬了一天,很是难受。晚上回家躺在床上的时候,看着外面的夜色想着这样的夜晚妈妈的房间里会发生些什么呢,只能拿起一本乱伦虐母的色情小说自己打手枪……
  夜里做了一个恶梦,梦见妈妈被那个王军还有四个农民工绑在乡下小屋里床上疯狂轮奸,无论何时嘴里,阴道里,屁眼里各插着一个肉棒,手上还抓着两个肉棒,雪白的屁股上布满红印,一对肥硕的乳房也都是抓痕,两只葡萄般得奶头被玩弄的勃起成乒乓球大小……男人们干的满身大汗还淫笑着让我妈变换各种姿势供他们羞辱,而我妈的脸上除了两道泪痕就是被喷的一滩滩精液。
第一部 第02章
  「你小子要干嘛啊?录像不会用手机要借这玩意儿,偷拍啊?嘿嘿」「我自行车总是被偷,这次我一定得把那蟊贼抓住。今天哥们我欠你个人情,下次一定还你啊!」
  「好了,磊子,我先走了,今晚还要坐车去看我妈。」
  晚上,我和爸爸照例坐着又脏又破的公交车挤到了乡下妈妈住的地方。进门一看,妈妈已经做好了饭菜在等我们。
  我妈今天穿着白色的短裙和奶白色的衬衣,腿上的肉色丝袜紧紧的裹在他纤细的腿上,脚上依然是跟上周一样的露指高跟鞋。我妈肯定是刚从集市上回来,这身打扮也可以招徕一些顾客,虽然我妈买卖的衣服以女装为主,但那些色迷迷的男人也在无形中给商店增加了人气。即使这些衣服都很劣质而且这样的打扮多是年轻的白领丽人,穿在我妈身上却散发出一股令人肉欲高涨的熟妇味道。
  吃过晚饭后,我终于在爸妈在厨房里收拾的时候偷偷的溜上楼去看了看情况并准备实施计划。我妈不准我没事往楼上跑,因为那是别人住的地方。楼上空无一人,门也没锁,里面除了那四张破床板子外,还多了一个大床垫。这时我脑海里就立马浮现出那晚做的梦的情景……事不宜迟,我立马把那个小摄像机放到了一个大柜子的顶上,然后拿了些旧报纸把它表面悄悄盖住,这样一来几乎房间的每个角落都可以被摄下来。
  晚上,我爸还是像每次一样先乘车回家了。而我则在边看电视边急切等待着某些事情的发生,因为那些凌辱我妈的「男主角」们到现在还不见踪影,真是让人急死了。10点半的时候,那群民工终于回来了!他们四个人身上脏兮兮的,手上扛着的铁锹等工具刚刚放下就有一个来敲我妈的门了。
  「小冯,你上来下找你点事情。」
  上次那个捏我妈屁股的民工进来对我妈说「……嗯……我一会儿就过来」我妈转过身来对我说,「儿子,你先看着电视,我上去帮叔叔们算下账,他们没怎么念过书。我可能去的时间长一点你别乱跑,晚上外面不安全。」
  「知道了,妈」我妈说完后理了理衣服,低着头脚步有点沉重的去了楼上。
  我立马拿出手机,按下连接键并打开了那埋伏已久的摄像机。
  在录像显示的画面里,四个农民工点着烟,都只穿着一条大短裤并且还抱怨着今天的活有多累。我妈站在一旁低头不语,像等待老板们使唤的女服务员等待着什么,而她的手上还捧着一个小箱子。
  「来吧,老婊子,赶紧抓号,老子是等不及了!」
  一个民工终于对我妈发话了。
  「快点,快点!」
  「今天是把我累死喽,快点让我们放松放松,小骚逼!」
  民工们的污言秽语貌似是在催促我妈从那个盒子里抽出东西来。
  接着我妈把手伸进那个神秘的盒子,抽出了一一张扑克牌,看了看背面轻轻的说道「老吴……」
  「前天也是老吴打的第一炮!」
  其他民工似乎有点不满,但却都在摸着自己老二,像是在准备着什么。
  我妈走到老吴的床边,跪在地上说:「吴哥,请问您想怎么玩?」
  「来,先给我吹吹喇叭,记住,不准用手!哈哈」我妈「嗯」了一声,然后用嘴把老吴的大短裤拉了下来。顿时旁边的几个民工都发出了嘘声「哎哟!老吴你这个烂吊也太他妈臭了!你就不知道洗一洗!」
  「什么?我真的没有那么多钱,刘大哥,求你不要这样好吗?我给你吹喇叭……」
  「等下还让我怎么亲这个婊子的嘴呢!真他妈臭啊!」
  我妈皱了皱眉头,但依然伸口含住老吴已经勃起的肉棒并开始套弄。我妈套弄的幅度不是很大,但是却是从龟头一直含到深喉。只见我妈含了会儿后就慢慢的将肉棒吐出来,开始用舌头在龟头上打圈,由于马眼受到强烈的刺激,老吴的肉棒又变大了些,我妈吸着龟头舔着马眼足足弄了近5分钟,而此时肉棒已经变成了像一只白萝卜粗细的铁棍,火红火红的等着在某个湿润的洞穴里降温。随后,在老吴的命令下我妈又开始舔弄他的卵袋,我妈一边舔弄着卵袋一边还时不时的把他两颗黑溜溜的蛋吸进嘴里去。由于不能用手,我妈无法扶着直立在前一旁的肉棒,我妈只能一边吸着卵袋一边任由老吴的肉棒拍打她清秀的脸庞。看见此情此景,其他农民工都淫亵的笑着,并且有的已经开始撸着自己的鸡巴。当着4个五大三粗的男人面给别人吹箫还被用鸡巴抽脸,我妈的脸有点似乎有点红晕。忽然,我妈的头发被老吴一下子拎了起来,与此同时肉棒也被粗暴的塞入我妈嘴里并开始疯狂的抽插。这突如其来的攻击让我妈只能双手死死的抱住老五的屁股并不断发出「咿咿咿」的类似求饶的声音,老吴可不管,几乎每次插入都是深深的进入我妈的喉咙才肯拔出来。并且一边像变态的玩弄着我妈的秀嘴的同时还一边还骂骂咧咧「臭婊子!干死你!」
  在将近一百下的粗暴抽插之后,随着老吴一声「啊」的长叹,他的鸡巴终于在我妈嘴里爆浆了,老吴慢慢的抽出已经有点萎缩的肉棒,而我妈却依然仰着头并且紧闭着双唇努力不使那一波浓精从嘴里流出来。看来他们平时是训练过我妈怎样给男人食精,否则如此肮脏的东西我妈怎么会不用吩咐就乖乖吞下去了。
  「哎,真他妈爽啊!你们玩吧,我得躺会儿了。」
  老吴带着一脸的满足感在床上躺了下来,而他那根刚刚被我妈服侍过的肉棒却已经耸搭了下来。而被羞辱了一番的我妈却还不能休息,在男人们的催促下简单的收拾后就再次去「抽奖了」。
  随后我妈又一次从那个盒子里抽出了「老王」和「老张」,这两个老家伙年纪在四个人中属于比较大的,他们也分别只是享受了下我妈的口舌服务,并没有用别的方式玩弄我妈。并且看我妈吞精时的表情,两个人也没有射出很多。「难道就这样给每人口交一下就完事了?」
  看见自己的亲身母亲被人玩弄我虽然有点生气,但还是十分不甘他们就这样结束。
  最后,我妈不出意料的再次从小盒子抽扑克牌,而这次的「幸运玩家」终于轮到上周由于我和我爸的到来而没能操到我妈的老刘。我妈照例跪在老刘面前「刘大哥,请问您想怎么玩?」
  「先把外面的衣服都给脱了,让老子弄弄你的肥奶!」
  我妈随后就先脱了裙子和衬衫,看见那包裹在肉色丝袜里的美臀以及足足36D的胸部,在楼下看录像的我都不禁摸了摸自己发涨的老二以表「敬意」。
  「臭婊子!谁让你带奶罩的!忘了我们的规定的了?我看你是找打!」
  老刘指着我妈乳白色的蕾丝奶罩怒骂道。
  「刘大哥,今天我老公来,衬衣又太透明了……所以……请您……」
  「刘大哥!求您了!今天真是是有原因啊,求您放了我这次吧!我儿子还在下面等着……」
  「别废话!你违反了规定,就得受罚!」
  我妈几乎抽泣的哀求着老刘。
  「今天放了你也行,但是以后你每月的房租再加一百块!」
  我妈说着说着就开始迫不及待的脱老刘的短裤,似乎很想把男人那肮脏玩意儿含在嘴里一样。可是,一只手却把她挡开,那是老王。
  「阿芳啊,你违反了规矩理应受罚嘛,让你交钱你也不交,我们可是有合同的啊。」
  我妈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坐在地上低着头沉默着,两行眼泪从眼角缓缓流了下来,半响,她才开口。
  「老婊子,今天你丈夫来,你有没有给他日啊!啊?」
  「妈的!真背!」
  「好吧,那……那就请各位惩罚我吧……」
  此时我才明白我妈是如何让两人同时射精的。原来由于她全身上下那三个洞长时间被此四人奸淫,因此不仅而对他们的肉棒长短粗细了如指掌还对他们在做活塞运动及即将射精时的肉棒有着非常熟悉的感应。从而我妈利用阴道和肛门的括约肌的收缩以及臀部的前后摆动来控制老刘和吴伟的性交时间并在最后达到他们同时出精的效果!想到这里,我不禁钦佩我妈,这得拥有多么高超的性技巧和多么丰富性经验啊!
  「哈哈!今晚真是带劲啊,好久没和这老婊子玩那个了,老吴你快去把东西拿来!大刑伺候!」
  屋子里的男人一下都兴奋了起来,而我妈则坐在床边环抱着自己裸露的乳房低着头,默默的闭着双眼等待「惩罚」的到来……
  不一会儿,楼梯传来了脚步声,我想应该是老吴来拿什么东西了。只见他笑眯眯的推开门,径直走向妈妈的床边翻出一个书桌面积大小的木箱来。临走时还跟我说「小伙子,看电视开大点声啊,你妈正在帮我们修东西,会有点吵啊,呵呵」待他上楼后,我立马钻到床底下翻看着有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果然,我在一个黑色文件夹里发现了几张手写的纸,第一张的开头标题是《冯慧芳与王建国,吴伟,刘大宝,张春交易合同》……

第一部 第03章
  这一周我几乎就是在意淫我妈的肉体和陌生男人的淫乱中度过,经过几天的胡思乱想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将我妈被别人操的情景用摄像机录下来!周四,我就在同学兼好友磊子的的帮助下搞到了一部外形很像手机的隐蔽式摄像机,可以绑定上某一部手机,然后那部手机就可以控制其开关并即时收看。画质虽然很一般但是在电池充满的情况下足够拍一部100分钟的大片了。
  我打开文件夹从里面把那几张手写纸拿了出来,翻了一下发现一共有四份。每一份内容相同,只是最后的签名分别是四个男人的名字和我妈的名字,不难看出是我妈和他们每一个人都签了一份相同的「交易合同」。我拿起第一份开始从头看起,下面是合同的主要内容,请读者们过目。
  冯慧芳(我妈)的义务:一。除去过年三天以及临时发生的重大突发事件以外,必须在住在此屋(指我妈现在所住的房子)晚上八点之前必须回到家中。周六周日未经允许不可擅自出门(周日可有三小时去店里理货)二。周一至周五晚上必须在5点30之前回到家中,在此期间必须无条件满足我(分别指王吴刘张四人)的任何性要求,并且提供令人满意的性服务。
  三。不可以拒绝我要求进行的任何性交方式(不积极配合等同于拒绝,例如:被抽出阴道和肛门的时候没有大声淫叫)四。必须接受我任意射精方式(清洁射完精液后的阳具)并保证自己不会怀孕,否则后果自负,与我概无关系。
  五。在屋里的时候不允许穿任何内衣内裤,但必须穿上高跟鞋和丝袜,上衣以吊带,衬衫和背心为主,下装一律裙子。一项未满足着装要求即可视为违规。
  看完我妈所谓的「义务」后,我在惊叹之余老二也已经翘的高高,心想提出这也变态且无理的要求我妈怎么还会与他们签下合同。接着看下去,说到了我妈的权利。
  我妈的权利:一。可以每周会见家人一次,并且可以和丈夫过正常性生活。
  二。例假期间可以停止阴道的使用,但其他性器官的使用一切照旧。
  纸的最后写到的是四个农民工所要遵守的约定我保证不将冯慧芳的私人影像记录公开于外界并每月只收起房租300但不包水电,永不涨价。
  签名:冯慧芳王建国(吴伟,刘大宝,张春)看完这份合同我的心里大概有了点数,我妈不可能仅仅因为300块这样稍稍低于均价的房租就甘于被人如此玩弄。要想找出那个能让我妈献出自己成熟的肉体给别人任意凌辱糟蹋的原因,还是应该着眼于「私人影像记录」这句上。今晚我妈回到房间后,我该不该一下问个清楚呢!还是凭借自己搜寻线索得出答案呢?
  的惨叫,不用说,那是我妈发出来的。这时我突然才想起来我那可怜的妈妈还在上面被人抱着干骑着操呢!于是我赶紧拿起手机观看从楼上摄像机传来的录像。
  手机屏幕里所显示的画面令我感到十分的触目惊心,只见我妈身上被五花大绑着悬吊在房梁上,两条雪白纤细的美腿被分开成几乎一百八十度,而她一向挺立的胸峰也耸搭在两边,无论屁股上还是乳房是都能清晰的看见一条条红印。我妈身上的着装也已经完全变了样,性感却依然很得体的白领衬衫短裙都不见了,只有一身变态的女奴装扮。只见我妈上面身穿着一件露脐的半透明网状背心,下身没有内裤,只有双黑色吊带丝袜,脚下的一双尖头的黑色高跟鞋更是十分变态,锃亮的漆皮和足足有15厘米高的后跟!如此令人血脉喷张的镜头我一直以为只有在那些SM的色情片里才能看到,没想到今天我却亲眼见到我的亲身母亲被人弄成这样。
  当时我就断然判定,这是妈妈在给他吹箫。
  而那四个先前一直凌辱我妈的民工则围着她站在一旁,可以看见的是他们各自手里还都拿着一样东西,分别是一些工具。这时候,只见那个吴伟走上前去笑眯眯的一巴掌排到我妈的阴户上然后以边抚摸我妈浓密但却沾着点白精的阴毛一边说:「老婊子,刚刚谁让你叫那么大声的啊?想让周围邻居还有你儿子都上来一起玩你吗?」
  我妈刚才那声惨叫声音的确很大,但这时周围的村民民工都已经入睡,应该是没人会听到的。
  「啊!不是!真的好痛……好痛……请你们不要再折磨我了……我让你们插,请别再用皮带抽我了!」

  我妈痛苦的啃求着,一双迷离的眼睛里充满了哀怨和恐惧。可还没等她说完,只见吴伟就从地上拿起了样东西塞到了她的嘴里,我一看,原来是我妈今天穿的肉色丝袜……原来这几个变态的男人竟然真的像电影里调教性奴那样用皮鞭抽我妈的奶子和屁股,而这两个地方却又是我妈肉最多最嫩的地方……
  这时候老王和老张两个人也不敢清闲着,他们凑近我妈并且还一人抓着一个乳房细细把玩起来。我妈的奶子在他们的手里被搓揉成各种形状就像两陀肉面团一样。而我妈的奶头显然也已经勃起变硬,并正好可以从上衣的网格中探出来,如此诱人的两个紫葡萄怎么能逃过这些民工的魔掌呢?只见老王一口就吊起我妈的乳头,先是吮吸接着竟开始卟吱卟吱撕咬!我妈痛的全身发抖,却因被堵住了嘴只能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一旁的老张更是兴奋的开始大力搓揉我妈那不知道被玩了多少次的肥乳……这两人虽然看起来还算忠厚老实,肉棒也没另外两个年轻点的粗壮有力,可是玩起女人的乳房确实如此的熟练,尤其像我妈这样中年熟妇的奶子往往肥大多汁,令人嘴馋。看见此情此景,我终于明白原来这些下贱的民工们竟然是用SM性虐的方式来惩罚我妈「违规」,那一身钢筋剔骨我妈能受得了吗?怪不得我妈如此顺从他们,想必已经被他这样SM变态调教过多次了!
  我再仔细看一看屏幕里的画面,竟然发现我妈的肉穴和屁眼里有东西在转动着,因为阴户被撑的很开并且还有淫水不断往下滴,而肥白的屁股上的那点赘肉也在有规律的抖动着,我立马就猜到肯定是有电动按摩棒或跳蛋之类的性玩具插在我妈的阴道和屁眼里。这时候,只见刚刚还在把玩我妈高跟鞋的老刘把手探向了我妈的下身,几个手指艰难的扣入我妈的阴道,接着哗的一下从里面抽出一个足足30公分长有杯口粗细的巨型假鸡巴!这个折磨我妈的东西不仅很长很粗,她前面的仿人龟头还是旋转式的,看来此物威力的确不小。而我妈湿漉漉的阴户却还仍然张着个嘴,就像个刚刚吞进去一个火腿又吐出来的橡皮洞一样。要知道,据我之前的观察,我妈虽然已经人到中年,但她双腿之间的那个美穴却依然保养得非常好,两片厚而不肥的阴唇,敏感的阴核,最重要的是那少女般的粉红令所有男人都想狠狠地把自己的老二插进去。老刘拿着那根棒子舔了舔说:「这娘们的骚水真他妈鲜啊!等下让我的老二也好好滋润滋润。」
  接着吴伟又从我妈的屁眼里拔出了个和刚才那个一摸一样的电动假鸡巴,并将上面残余的一点秽物让我妈舔,我妈虽然极不情愿的拒绝吃自己的肛门里出来的东西,但看了看他们手中的皮带,还是怪怪的把电动鸡巴给清了干净。而那两个老的也放下了手中我妈的奶子。随后吴伟就拿起来两个铁夹子夹住了我妈的奶头,我妈痛的眼角都渗出了眼泪。我预感他们即将要正式操我妈了。
  果然,老刘先拿起了手中的老二对准我妈的阴户就插了进去,随后她的屁眼也被吴伟毫不留情的给填住了。两人你一下我一下的抽插着我妈的后洞前门,而我妈就像一块肥美的白肉在空中荡来荡去。可能是由于我妈嘴里塞着丝袜,在此过程中她几乎没出声,只是闭着眼睛忍受着一切。这时正狠狠地操着我妈肉穴的老刘似乎有点不满,提出了一个变态的要求:要我妈让她和吴伟同时出精,间隔不能超过两秒钟。
  吃完饭,我妈把我爸拉到里屋和他商量事情。我一个人无所事事翻着报纸看看,后来实在没劲就到楼上去了,想看看楼上是什么样子。
  这个要求太困难了吧?简直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我心想自己虽然看过很多变态色情的电影,可还没见过任何女优能表演如此的技术。但我妈却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后就把头歪了过去继续忍受着非人的凌辱。
  我把丝袜放进了口袋连忙下楼去了。
  就这样过了十几分钟后,只见老刘和吴伟脸上的表情都变得有点奇怪,肉棒的抽插也开始慢慢慢加速。而我妈满头大汗表情复杂,但可以看出她的下身似乎在,因为她那双穿着吊带袜美腿正试图并拢蜷缩。不过一会儿,老刘和吴伟竟然同时鬼嚎了起来,双手紧紧的抓住我妈的臀肉,而那两个深深插进我妈肛门和阴道的肉棒也没拔出来,他们竟然同时射精了!不过几秒钟,两个有点松软的肉棒慢慢的滑了出来,两滩精液也啪嗒啪嗒的从我妈的两个肉洞中滴在了地砖上……
  随后,我妈又被老张老王上了前门后洞,接着又是新一轮的两人「混合双打」。在我观看的足足三小时里,我妈的肉穴被干了四次,菊花被爆了三次,还分别用口交和足交的方式为四人都出了精。而每当们精尽不勃的时候,我妈的阴户和肛门就都会被放入不同大小不同粗细的跳蛋和肉棒,胸部和乳房也则成为了男人手中的新战场……
  最后,四人实在精疲力尽,就准备上床睡觉了。而我妈则被刚刚换上了新电池的电动阳具插入了阴户和屁眼,乳头上夹着一对铁夹,嘴里塞着自己今天刚刚换下的的蕾丝花边内裤,眼睛也被一只黑色丝袜给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