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女郎俱乐部之玫瑰轮盘

何芸忍不住要在心里鄙视一句,在各种五花八门的赛博网站框架广告满天飞
的今天,她已经好些年没见过简陋到这个程度的网站了——眼前的建筑简直就是
里,居然全是晶亮的液体,而且还在越积越多。“不行啦……琉璃不行啦……”
个方盒子,从上到下除了几扇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方块窗户,就全是医院墙壁那
意到整个座位区是分成两半的,一半坐的是全是女人,另一边全是男人。女宾的
样的浅绿色,让人看着就觉得一肚子的枯燥乏味。
  
  这样的表现和它那郑重其事的注册手续完全对不上号。当然,和那些实名制
注册的网站比起来,它需要填报的项目其实不算多,无非是ID、密码和兴趣爱好
  
册申请人必须提供一根连根拔出的头发,寄往指定的地址——远在东欧,虽然是
收信人付款的,但这古怪的要求还是让人有点咂舌。
  
  不过她还是照做了,没法子,为了工作嘛。她找到这家网站完全是因为前段
时间上门的客户,他带来一张简短的便条,是他姐姐留下的,上面写着:“我要
一沾到那红红的嫩肉她就猛地抖动起来,声音也打颤了:“啊……啊……别乱
离开一段时间,去寻找我要的幸福,再见,别找我。”然后她就杳无音讯了。家
一试就知道了。”
里人报了案,但公安不肯受理,因为这是当事人自己的自由行为,没法认定和犯
罪有关。
  
  于是这焦急的伙计只好来找私人侦探,他坚持说姐姐失踪之前一直不大正
常,去年离婚让她精神受挫不小,工作也变得懒散了,下班之后就窝在家里,几
乎每次去看她,她都在上网,而且不让别人动她的赛博终端。再后来,是她公司
按她通讯录上的地址打电话过来,说她一个星期没来上班了,老弟跑去她家,找
到的就只有桌上的这张条子。
  
  所长就把这事儿丢给她了,何芸看了委托人提供的照片:看起来是旅游时照
  
只是飞转起来看不清楚,她拿两手掰开小阴唇,把粉嫩的花心对准那根东西慢慢
出他弟弟所说的那种颓态——但那都是离婚前照的了。
  
  毫无疑义,调查从她的电脑开始,女人删了所有的浏览记录,但那对专业人
的,画面上的女人三十出头,长相中等,但身材很好,笑容也很开朗,一点看不
士来说不是大问题,技术部恢复了数据,而从记录上看,她失踪前几个月,上得
然地注册了。不过,还只读到网站的声明她就脸红了好一会:该站主要业务是提
供在线的虚拟性爱互动服务,而且以性虐为主。
  
  “算了,刚跳槽来这家事务所还没办过多少案子呢,硬着头皮也得上了。何
  
况本小姐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何芸倒也不是第一次在赛博空间上玩色情游戏
了,以前有个男友也喜欢和她玩些实打实的小刺激,包括捆绑、滴蜡甚至用针扎
都试过,虽然她有点装矜持,但心里头还觉得蛮有意思的。
  本能的恶心和惊悚感让她把视线从屏幕上移开,但过不多久她又忍不住接着
  
  寄完头发之后,这“最后的审核”持续了一个月之久,然后她的邮箱终于收
到了回函,告知她的申请已经通过,订制的化身也已经完成,可以登入网站的虚
拟空间了。
  
  然后?然后,当载入的黑暗过后,满怀好奇的她见到的就是这座巨大还巨丑
  
的大楼,高耸入云——哦,不,根本没有云,周围的背景全是灰白色,连贴图都
懒得用一张——土得掉渣。
  
  她推开那扇算是门的绿色方块,走进室内,里头也一样是纯粹的绿色,灯光
洁白,和墙壁一样单调。但在进门的大厅里,有面不小的镜子,她仔细端详了下
镜中自己的化身,那让她吃惊不小:化身的相貌身材,都和她真人的样子差不
多。当初网站要求提供头发的时候,理由是要根据真实的DNA为会员订制虚拟化
身,一开始她以为那不过是开玩笑的,但现在……也许一般人不会在意,但何芸
很清楚这具化身背后的技术含量。当然,并不是百分百的相同,有些地方看起来
并不一致,与其说像是真人的孪生姐妹,也许说是姐姐或妹妹更合适,但那并不
是因为做不到完全一致,而是为了保护用户的隐私,特意做出来的差别。
  
  她走到前台,把注册卡递给前台的服务生,她把卡插进设备里读了数据,然
后拿起话筒说了几句。三分钟后,一位穿白衬衣黑短裙的女郎过来了,她微笑着
朝何芸鞠躬:“您好,欢迎第一次登入我们的网站,我是向导员瑞丽,我会陪您
初次浏览网站,参加活动,并负责解答您的疑问。”她伸出手来:“合作愉
快。”
  她跟着向导员朝电梯走去,“您以前玩过虐恋游戏吗?”瑞丽边走边问
  “玩过,不然怎么会来这注册嘛。”
  
  “有过经验就好办多了。您想要直接参加活动,还是先参加下新手培训
呢?”
  
  “有什么区别?”
  
  “新手培训主要是让第一次来的新会员试试一些基本的玩法,正视自己内心
的欲望,减少心理上的顾虑。不过没什么意思啦,好玩的还是在我们各种独特的
活动上。”
  
  何芸转了转眼睛:“那直接进入正题好了。”新手教程什么的,本小姐玩什
么游戏都是直接跳过的……她在心里嘀咕。
  
  “哈,胆大的御姐在这最受欢迎了。”瑞丽笑了起来:“特别是您这样又有
身材又有气质的。正好,眼下有一局玫瑰轮盘要开赛,最近人气最高的项目哦,
一起去体验下?”
  
  何芸点头默许,向导按下了电梯的按钮,门开了,她们走了进去,直奔11
楼。
廓,直到整支阳具连根都被全部推进了琉璃的下身里,从被撑开着的穴口里,还
  
  当电梯门再次打开时,她终于发现原来并不是整栋大楼都是那该死的粉绿色
的。眼前的走廊装饰精美,五彩的霓虹灯在墙上闪烁着,衣着各异的年轻男女在
走廊上穿梭,气氛一下子从静谧变成了喧嚣。而在电子广告牌上,大大的箭头指
向走廊的一端:“最疯狂的展示,最极限的追求——玫瑰轮盘挑战赛,马上开
场。”
  她们走向走廊尽头的门,门开着,但门框里是纯净的漆黑——是个载入点,
看来里面和走廊是分属不同的副本的。
  
  何芸走了进去,几秒的黑暗过后,世界重新亮了起来。她四下打量了一下,
这是个和综艺节目演播室差不多的大厅,中间是个圆型的舞台,周围一圈圈都是
显示屏亮着大大的红字“25”,女向导也在她旁边的26号位子上坐下来。舞台正
乐部各个不同娱乐项目的广告,都是些年轻女人被变着法子凌虐身体的画面。也
有些其它的广告,和大部分色情网站的商业广告没什么两样。
  
  大部分座位上已经坐了人,还不断有人从门里进来,慢慢填满会场。何芸注
上方和天花板四周的墙壁上挂着好些宽大的显示屏,她留意看了会,基本上是俱
  从包里倒出来的跳蛋有一大把,约摸有二三十粒之多,而且比何芸平时见过
外貌和年龄看起来千差百异,但起码都不丑,何芸估计网站的“注册审核”程序
就是用来把那些长相不好的申请人唰掉的。和女宾这边相比,男士们的外观显得
更标准化,基本上都是身材健硕相貌英俊的,让她觉得有点不真实,她估计男性
会员应该是用的定制的化身,而不是真实DNA复刻的。
  
  会场里的人越来越多,大屏幕上开始播放游戏的精彩片段集锦,她抬起头,
画面里的女孩大概二十多岁,长得挺秀气,分开腿跨在一台轰响的机器上,一根
有胳膊粗、一尺多长的假阳具在她身下飞旋着,阳具上好像有许多突起的东西,
坐下去,接触到肉花儿的一刹那,血雾和肉末就和钻头钻钢板时的火花一样飞甩
出来,女孩的腿和身子都在猛烈地发抖,可她还是一点点往下坐下去,一直坐到
到里面的嗞嗞声,她居然还使劲朝镜头微笑了一下,虽然只维持了一秒钟就又变
站起来,又再一次坐下去,就像女上男下做爱一样,而且动作越来越快,屄肉和
血混成的糊糊像番茄酱一样大股大股流出来,还被旋转的巨棒飞甩出去,落得周
  
  
  那镜头让何芸忍不住心惊肉跳,淡淡的恶心感从胃里泛起来,不过她也不清
横飞的镜头,但这里的画面让她觉得有什么不一样。她思索了一下,最后认定关
楚这具化身究竟有没有设计胃——实际上赛博空间的一切感觉都是直接导入到脑
成了呲着牙抽气的扭曲表情。接下来的动作更不可思议:她颤抖着从那根东西上
键是女孩的表情。当你在其他游戏里杀死玩家时,他们脸上的表情基本上是固定
的流程播放,千篇一律,缺乏真实感——那不是无原因的,痛觉抑制是赛博空间
的基本协议内容之一,自动限制赛博网络向用户输出强烈的痛苦信号,以防止这
类功能被用于某些犯罪目的,用户感觉不到真实的疼痛,自然也无法反馈真实的
表情——但在这儿,屏幕上播放的所有场景里,女孩们的表情都显得十分丰富,
随着性虐的进行,灵敏地反映出表情和动作的实时变化。要通过演算模拟做到这
个,网站的程序设计和服务器性能都得十分优异才行。
  
底,把整根阳具都吞进肉洞里,何芸怀疑她连子宫都被绞碎了,隔着肚皮都能听
看下去。那些场面虽然恶心甚至血腥,但的确有着强烈的感官冲击力,尤其是大
脑的本能总会试图把那些情景移情到自己身上,更让她觉得身子紧张得冷颤却又
阵阵酥麻。下身已经有股湿湿的感觉,隔着薄薄的白色纱衣,她能看到底下粉色
的奶头也挺起来了。
  
  当最后一位女士就坐,所有的门都咔嚓关闭了。舞台中央张开了一个圆型的
口,有个二十出头的女孩从底下徐徐升上来,身段高挑苗条,约摸有一米七,标
座位,像体育场的座位一样从低到高排列着。她找了个位子坐下,位子靠背上的
致的瓜子脸上还带着一丝稚嫩,黑色的长发披过肩头。她只穿着粉红的短裙和抹
胸,曲线完美的长腿底下是几道细带子编成的高跟凉鞋,臂弯里挎着个同样是粉
红色的大提包。她微笑着,朝两边的男女座位席分别鞠躬:“各位帅哥,各位美
女!我是本场的主持人琉璃,很幸运能抽到和大家一起噢!”
  
  男宾席那边响起一片口哨声和起哄声,女孩朝他们微微咧开嘴笑起来,眼睛
弯成两道月牙儿:“我知道大家在想什么的啦,放心吧,作为主持人,琉璃自己
的身体肯定要第一个给大家尝鲜啦。”
  
  她抬起手,轻松地把胸衣往下扯到腰间,一双雪白的大奶子滚了出来,在胸
前充满弹性地巍巍晃动,她捏起两颗挺立的奶头,轻轻一捋,两股细细的白线从
奶头中央哧地喷了出来,台下的喧哗声更响了。她突然举起手掌,啪地一声拍在
左侧的乳房上,整只乳房光洁的表面顿时如同波浪一样涌动:“怎么样,够圆够
挺吧?为了把这对骚奶子撑起来,琉璃可是憋了三天的奶水呢。只要大家好好配
合我,终场的时候我全都贡献出来给你们尝哦,可甜了!”她边说边迈开步子,
开始走下台阶,一只手掀起了裙子,露出白嫩的小腹和下身,光溜溜的没有一点
毛发,大屏幕上的图像已经变成了现场画面,小方盒形的摄像机嗡嗡作响着在她
身边飞动,把她身体的特写展示在屏幕上。她另一只手举了举那只鼓囊囊的大
包:“其实,今天的工作装我还只穿了一小半,剩下的都在这里面,劳烦各位先
最多的就是一家名叫“Thorns Ladies Club”的境外赛博网站。于是,何芸理所当
生们帮我穿上哦。”
  她缓步走到男宾席跟前,转过身去,腿分成八字形,整个上身深深前俯,把
坚挺的臀部高高抬起,吹弹欲破的细嫩乳房悬在身前晃荡着。摄像机已经对准了
她裸露的下体,她阴户的色泽棕褐,小阴唇从大阴唇的间隙里凸起半寸长,显得
淫靡又狂野,同她白嫩的肌肤和清纯的长相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肉唇的缝隙里微
一只手从两腿间伸向阴户,用两根手指把花唇向两边分开,犹如一只展翅的蝴
蝶,让中间的粉红色更加醒目,另一只手勾着那只大袋子伸向身后的男人们:
“来,全塞到琉璃里边来哦,不过要温柔点,会痛的啦。”
  
  她身后迫不及待的男宾几乎是用抢的,从她手里接过那个包,把里面的东西
哗啦一下倒在地上,五颜六色,居然全是大小形状各异的跳蛋和假阳具。
“啊……这么多。”女孩瞪大眼睛嚷了一句,然后又腼腆地笑起来:“我自己也
没看过哦,是后勤部准备的,好坏哦,不知道琉璃的肉洞洞装不装得下呢。”她
笑咪咪地用手指在洪水泛滥的花心上抹了一把,牵起长长的银丝,她把手指放进
嘴里,撅起嘴唇媚态万分地吮吸着,一边用甜甜的笑眼四下扫视:“不管啦,试
  
  她抿起了嘴唇,胳膊绕过屁股,探向身后,双手食指和中指挖进了自己的阴
户里,把蜜肉使劲往两边一掰,露出一道三指宽的缝儿,摄像机已经对准了洞
口,在探灯的照耀下,里边带着皱褶的湿滑软肉和粉红圆润的宫颈全都一清二
楚。女孩轻轻娇喘:“琉璃的小骚屄不够漂亮呢,台下姐姐妹妹们的肯定都比我
围米把范围的地上全是微小的血沫沫。
的好看,你们不准嫌弃哦……啊……”男宾的手已经争先恐后地摸上她的阴户,
哦……麻烦先把跳蛋……塞到子宫里。”
  
的要大,有的居然有鸡蛋大小。她从大屏幕上观赏着,一只男人的大手捏着跳
蛋,只稍微转动了几下就挤进了女孩的阴户里,一根细管状的摄像探头也跟着钻
了进去,继续直播着里面的情形。男人的手指捏着那枚跳蛋在看起来只有绿豆大
小的宫颈口上慢慢旋转挤弄着,女孩微闭着眼睛在呻吟,宫口奇妙地一点点张
开,直到跳蛋最粗的地方也慢慢滑进去,紧接着,在宫颈的紧缩力作用下,随着
女孩啊地一声轻喘,整颗跳蛋都扑地一下被挤进了子宫深处。那只手刚抽出去,
更多粗壮的大手就跟着伸向了刚合拢的蜜穴,把一颗接一颗拖着电线的椭球体穿
过宫颈塞进子宫,最后宫颈口光裹着的那些电线加起来就有两指来粗了,而天花
板中央的两块屏幕上居然映出了黑白的体内图像,类似超声仪或是X光机的成
像,但要清晰得多,一幅正向一幅侧向,像是把肉体直直剖开了看过去一样,深
色的线条勾勒出器官的轮廓,柔软的血肉组织则是深浅不一的灰色。从蠕动着的
画面里,能看到女孩的子宫其实比拳头大不了多少,那些椭圆形的阴影已经把里
面塞得鼓囊囊的,两指来厚的宫壁正在一下一下有节奏地收缩,而跳蛋的间隙
女孩失神地摇着头:“还有多少粒哦……换个地方好不?装尿的地方放几颗其实
也很好呢。”
  
  经她这一说,男客们的兴趣一下子转移到了阴户前边那个还没手指头大的小
眼上,这回好像要用不小的力气才能把跳蛋按进去了,女孩微微皱着眉呻吟着:
“嗯……加油……琉璃的尿道没多深的……很容易就到底啦。”男人粗暴地使着
劲,终于让跳蛋完全没入那粉红的小孔里,他把手指也跟着伸进尿眼,把跳蛋继
续往里挤,忽然,一汪激流样的尿液射了出来,但只持续了一瞬间,手指像突然
失去阻力一样猛地捅了进去,直没到根部,女孩也猛地尖叫了起来:“啊……进
去啦……好棒……就是太粗鲁啦……尿泡口好痛……”
  
  众多男宾再接再厉,把剩下的五六粒跳蛋全都从尿孔塞进琉璃的膀胱里。由
脑袋,那感觉无比真实,绝对是赛博网络信号里一流的水平。她已经意识到,自
于电线之间微小的缝隙,微黄的尿液不断从尿孔里渗出来,夹带着缕缕血红,估
计是括约肌撕裂了。从透视图像里看,她下腹的两个空腔里挤满了大大小小的椭
圆形黑影,阴道、子宫和尿道全都在使劲蠕动着,虽然由于塞满了东西,看起来
似乎幅度很小,透视画面上却能清楚地展示出肌理的波动。何芸悄悄把手伸进没
穿内裤的裙子底下摸了摸,汁水早已经流出来了,把阴户和身下的裙子都沾湿了
不少——看着漂亮女孩儿淫叫着往身体里塞东西已经够诱惑了,而独特的透视截
面更是把视觉刺激提高到了新水平。她隔着盖皮轻轻揉了揉阴核,快感猛地冲上
己初看见那些贴图和建模一塌糊涂的墙壁时,实在是太过低估这家网站的技术水
准了。
  
  女孩正在自己把那些杂乱的线理顺,分开,把电源盒一个个绕着圈挂在大腿
中部的蕾丝绑带上。现在轮到那些自慰棒了,一共有十多根,最大号的有女孩的
胳膊那么粗,一尺多长,小的也有普通男人的阳具大小,女孩的目光在地上扫视
着:“啊……他们没给配固定胶棒的带子呢……这样会掉出去的啊……讨厌……
绝对是故意的……看来只有全部塞进去才行啦!”
  “来,先插最粗的那根哦。”女孩边呻吟边指挥着,拳头大的胶质龟头再一
次撑开潮湿的肉花儿,一下子就把穴口撑得崭平,没一点褶皱,龟头才刚刚没入
女孩的阴道里,就已经顶到宫颈口了,男人继续使着劲,龟头把塞满跳蛋的子宫
往腹腔里顶上去好几寸,但还有半截留在外面,女孩轻轻摇着头,眼神迷离地哼
哼着:“唔……不行……这样子……主持的时候会掉出来……必须全部塞进身体
微露着湿漉漉的花心,晶莹的液体已经在穴口闪着光,几乎就要滴落下来。她把
里才可以哦。”
的狭小空间里弯曲起来,盘成了弧形。男人把五根手指在女孩的膀胱里一张一
  
  男人们一阵嚯声,连女宾这边也啧啧起来。“那我可不能客气啊。”握着胶
棒的男人坏笑着,慢慢转动那根巨物,更加用力地往里推,开始挤开塞满电线的
宫颈,女孩缓缓地深呼吸着,闭着眼睛,仰起头,眉头却微微颤动,像在努力控
制自己的器官。从透视图像里,能看到圆环状的宫颈越张越开,环体却越变越
细。最后,随着猛力的一推,女孩的整个身子都朝前踉跄了一下,她稳住步子,
大口地喘着气:“啊……到琉璃的子宫里啦……好棒……加油哦……全塞进
去……”
  
  小小的子宫紧裹着那粗大的黑色阴影,宫壁也已经被撑薄了些许。只要突破
了宫颈的限制,往里推就没那么费力了,整个子宫都在随着巨棒的深入而被拉
长,从骨盆里向腹前突起,把其它的器官都挤到后边,在肚皮上浮现起隐隐的轮
能望见阳具粗大的根部。“好像还有一根这么长的呢……不行啦……琉璃的宫颈
没那么厉害的……不过还好有屁眼儿……就插那里吧!”
  
  她说的那根玩具比蜜穴里的稍细,却还要长上两寸,质地好像更加柔软一
点,面上还布满了半寸长的软刺,琉璃拿手指掰着自己的肛门,张开一个棕褐色
  
的小圆洞,露出里面鲜红的嫩肉,她把肛肉一张一缩地活动了几下:“嗯!准备
好啦!”
  
  软棒像毒蛇一样往红艳艳的肉洞里钻进去,女孩抿着嘴陶醉地嗯嗯着,从透
视图像上看,玩具很快就顶到了直肠的尽头,男人握着露在肛门外面的那部分暗
部的信号罢了。她在赛博网络上见过不少血腥的场景,包括那些战争游戏里血肉
暗用劲,试探性地扭动着,最后终于对准了最深处的眼儿,一下钻进了肠道里,
它柔软地转了弯,沿着肠子继续往里蜿蜒,最后居然钻到了肚脐眼的位置,整根
东西才完全没入琉璃的菊门里。
  “啊……好惬意……肠子被塞满满的……琉璃的肠子可干净啦……上场之前
我可是洗了三遍……直接吃都没问题呢……”女孩依然微笑着喘着气:“应该还
有一根两头是通的,那个插尿眼里,不然琉璃会被憋坏的。”
  
  在她的口头引导下,男宾们把那根像管子一样的阳具插进她的尿道,直顶进
膀胱里,温热的水流一下子从管口喷射出来,她身后的男人避让不及,被喷得满
身满脸都是:“啊……对不起……对不起先生”她慌不迭地道歉:“琉璃太不小
心啦……一会散场了请您好好惩罚我的尿眼儿……想怎么弄都行哦……”
  
  “不用等散场了,就现在吧。”男人抹着脸上的尿水,笑了一下,没等她回
应,攥成锥形的手掌就已经对上了女孩张开的尿孔。“啊!!”女孩猛地惨叫起
来。那只手毫不怜香惜玉地往还插着根假阳具的尿道里直钻进去。“痛!好
痛!”女孩紧咬着牙,嘴唇瑟瑟发抖,双手却在使劲把阴唇和蜜肉往两边拉扯,
没有丝毫逃避的意思。男人的手无情地一点点没入她粉红的软肉里,连整只手掌
都进去了还没停下,直到手腕都往里探了一大截,男人才满意地停止了用力,嘘
了口气:“不错,你里面的感觉比想象的还好呢。”
  
  在大屏幕的黑白影像里,何芸能清楚地看出那只手已经完全穿过了尿道,进
到了琉璃的膀胱里,那根假阳具也全部被顶了进去,在已经塞满跳蛋和一只大手
合,来回旋转着,把膀胱撑得一鼓一鼓,琉璃也随之半痛半爽地叫喊着,一只手
之类的东西。但当账号注册完成之后,它居然还有一项让人意想不到的要求:注
使劲地揉着自己的阴核,另一只手的手指居然伸进乳头中央的小孔里掏弄起来,
沾满了微白的奶水,屄洞口更是淫水泉涌,流得满腿都是。“不行啦……不行
啦……琉璃要当今天……第一个……”她的话还没说完,就变成了没法控制的啊
啊声,所有肉洞的嫩肉都猛地收缩起来,白皙的皮肤上泛起彩云般的潮红色,全
身发着颤,腿几乎没法站稳。她翻着白眼喘了好一阵子气才缓过神来:“第……
第一个……泄身子的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