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女郎俱乐部之玫瑰轮盘2

琉璃一边享用着尿孔里大手的亵弄,一边打量着余下的玩具:“嗯……那两
音,马上有人伸手攥住她弹性十足的美乳,把带着颗粒突起的龟头对准了奶头中
央的小孔,她的奶头比正常女人的其实也没大上多少,可那根男人鸡巴粗细的玩
具居然真的一点点钻了进去,不过当阳具差不多完全钻进乳房,她奶头的皮肉也
被撑得像避孕套一样薄亮薄亮的了,看得何芸不禁觉得自己的两乳和心里也阵阵
头的一侧生生地勾了进去,把薄薄的奶头和中间紧裹着的阳具一起穿透,紧锁在
一起,沾着血迹在胸前晃荡着。
  
  琉璃像大功告成似的嘘了口气:“差不多啦,剩下的大家想插哪儿都行,不
过,一定要每一支都连根插进去哦!”
  
  男人们争先恐后地把余下的十来根阳具往她下身的每一个洞里塞去,把三朵
酥麻。而女孩最后的举动更是匪夷所思——她拾起了一对明晃晃的铁钩子,从奶
娇艳的肉花慢慢撕拉到匪夷所思的尺寸,琉璃好像越来越撑不住了,小嘴里已经
说不出话来,愉悦的呻吟变成了断断续续的痛叫,她紧眯着眼睛,仰起头呲着
流淌。但最后,当所有的玩具已经全部插进身体里,她再一次恢复了镇定,缓缓
站直身子,“啊”地一声轻唤,悠长而娇柔,只见三个肉洞大张着的口子全都猛
地一缩,把里边成把的玩具又往里挤了几分,牢牢地装进了身体里。
  
  “好啦……最后一步……动起来!”她因为过度兴奋而发红的脸蛋又堆满了
微笑,朝舞台上慢慢走回来,塞了一大篮子情趣玩具的下身让两条腿根本没法夹
间的台子上拿起一个小方盒,深吸了一口气,抿紧了嘴唇,像在准备经受什么严
峻的考验一样,然后她一闭眼,手指旋动了盒子上的旋钮。
  瞬间,琉璃的腿猛地抖了一下,差点就要跪倒下去,她努力让自己保持站
她的年纪大概二十三四岁,一米六高,穿着宽松的无袖连衣长裙,敞开的领口里
立,但最后还是支持不了,只好一脸尴尬地蹲下去。何芸能听到她身上发出来的
隐隐兹兹声,而透视画面上能看得更清楚——那些跳蛋已经在她的身体里嗡嗡启
  舞台上叫甜椒儿的女孩走向了巨大的轮盘,她握紧拳头举在胸前,低头默念
布满螺纹和突起的自慰棒也开始在全身上下的五个肉洞里旋转扭动起来,难怪她
一下子就好像被电击一样站都站不住。
  可她还在把遥控器上的旋钮越调越高,跳蛋简直是像弹弹球一样在宫腔里飞
来飞去了,自慰棒也动得更加起劲。她坐倒在地上,胳膊撑着地板,大口地娇
作台上的按钮,舞台的台面迅速地分散开合着,一座座设备从底下升起,她从中
喘,两条腿大喇喇地张开着,让所有人都能看清她洞开的穴口和里面隐隐约约扭
机性,除了随机的抽人和抽题以外,大部分的题目都会有一项变量,作为台上的
牙,牙齿咬得咯咯响,肉壁上渗出缕缕血丝,从胶棒的缝隙里和泛滥的淫水一起
动的玩具,淫水几乎是像水龙头一样奔流出来。还没一分钟她就高潮了,但高潮
的喷涌和战栗之后,她好像对体内的刺激习惯了一点儿,开始试着慢慢站起身
来,这个简单的过程花了她半分钟,但最后她还是站直了身子,打着哆嗦走到舞
台正中,清亮粘糊的液体还在从她的裙下奔流而出,牵着银丝滴落在地上,她举
始!”
  
  大厅顶部的全息投影仪射下淡蓝的光锥,在空中映出一张巨大的轮盘影像。
“第一步,先抽取本场的游戏规则!”随着主持人琉璃高亢的声音,轮盘的图案
开始变化,由眼花缭乱的色块变成只有八幅扇形组成的圆盘,琉璃举起手,用力
划过空中的影像,就像拨动一副真正的轮盘,而圆盘随着她的手势在空中飞旋起
来,它渐渐变慢直到停下,写着“6”的绿色扇区停在了竖立的指针下面。
“喔!六号!擂台赛哦。今天肯定精彩万分呢!”
  
  
起右手向观众们挥舞,有点口吃地喊道:“我宣布!今天的玫瑰轮盘游戏正式开
  向导朝何芸侧过身来:“是时候给您介绍下游戏规则了。其实玫瑰轮盘十多
种玩法,每次开始之前要抽一种出来作为本场的规则,这次抽到的擂台赛,是最
受青睐的玩法之一,可能也是最适合女士们挑战自我极限的玩法啦。”她停下来
揉了揉额头:“规则一两句话说不清楚呢,从哪开始呢?嗯……我们有个专为玫
开始,轮盘会抽取男女嘉宾各一位上台,然后由男方指定一组题,女方再从那组
题里抽签抽出一道,由她完成题目里要求的内容,如果成功了,就是女方获胜,
她可以得到那道题的积分,并且留在台上成为擂主,轮盘会抽取下一位上台的男
必须是有人完成过的事情,才会进入轮盘的题库哦。”
士,重复选题的过程。如果女方没能完成题目的要求,就是男方获胜,失败的女
连续两次选同一组题,已经抽到过的题不会再被抽到。直到25道题全部被抽过,
或者有一位女士连续完成了5道题的挑战,游戏就结束了。积分最高或者连续过
了五关的那位女士成为本场的冠军,除了大笔的积分以外,还能得到很多特别权
利哦。”
  
  “积分是做什么的?”何芸问。
  
  向导小姐捏起两根手指搓了搓:“只要将您的银行账户在我们这登记,就可
  
以直接把积分兑换成钞票啦,就和赌场的筹码一样。如果您不差钱的话,也可以
用积分来兑换我们在赛博空间上提供的各种服务,比如把您的化身改造得更特
别。”
  
  “嗯,听起来很有意思。”何芸点了点头。她大致上明白这家网站的营利模
式了:向男性会员收费,向女性会员付费,而网站会抽取其中的大头。这种模式
动的摇杆。甜椒儿又一次带点紧张地笑起来,然后像是下决心似地咬了咬牙,仰
的确挺精明,金钱利益有助于吸引更多女性的加入,而对这种性爱游戏而言,有
够多的女性就能吸引到更多的男性来出钱。
  
  “哦,对了,还有一样忘了说了——玫瑰轮盘的一大刺激之处,就是它的随
动摇杆,为自己带来这种可怕的痛苦。那副憔悴却带着兴奋的神情,让何芸觉得
女士需要试试运气的最后一项内容。同一道题的难度,可以因为抽到的变量大小
而有天壤之别。比如有道题是要把情趣玩具塞进宫颈里,而玩具的大小就是由抽
到题的女士自己抽签的,抽到最小的两厘米直径和抽到最大的十五厘米直径,难
度完全不在同一个档次上。所以,要在游戏中成为佼佼者,实力和运气都非常重
要哦。”
  何芸忍不住想象了一下。两厘米直径还算是最小的?见鬼,她觉得自己的宫
颈要插根筷子应该都很难……十五厘米?那比生孩子的时候还大得多了……但她
什么自己总会不知不觉地用现实的标准来衡量这里的一切?这种感觉在玩别的赛
博游戏时也有,但从来没这么强烈过。
  
  而在舞台那一边,轮盘已经抽出了第一轮登台的一男一女,他们此刻正面对
面地站在舞台中央,大屏幕上打出了他们的个人信息,包括ID、身材、注册时间
和一堆杂七杂八的喜好。主持人走上前去,分别握住他们的一只手:“欢迎今天
的第一对幸运儿,12号,高弗雷先生和82号——甜椒儿小姐!”
  
  男人看上去三十多岁,身材和长相都很标致,带着稳重的微笑,他微微俯
身,向女孩伸出一只手:“我们的缘分不错,美人儿。”
  
露着双峰间的山谷,头发披过肩头几寸,末端烫着波浪卷儿,脸蛋偏宽,不算是
里就已经滴出白色的液体来了,好像光想一想就让她觉得刺激难耐似的。话没落
标准的美女,却也显得落落大方,脸上戴了付没有镜片的黑框眼镜,配上微微露
齿的轻松笑容,看起来清爽却又媚态。她解开腰带,手抹过肩头,整条裙子就无
声地滑落下去,只剩下一丝不挂的白皙身体,有点儿瘦,乳房不算太大,但圆润
饱满,阴毛只有阜丘上的一小丛,两腿之间倒是干干净净。她朝男人凑过去,把
胸脯紧贴在他身上,妩媚地舔了下他的脖子,一只手轻柔地扯开他的裤头,玉指
在早已挺立起来的巨棒上轻轻抚弄了几下,把它略微压低一点,高高抬起一条
腿,另一只脚踮起脚尖,把张开的蜜缝儿对准阳具,慢慢抵上去,直到整条肉棒
都连根没入自己的身体里,她长长地喘了口气,咧开嘴笑起来:“为了我们的缘
分,可要记住我里面的味道哦!”
  
  她停了半分钟,半闭着眼睛轻喘着,让男人在里面轻轻抽插,然后换上一付
有点嗔怪的表情,轻轻把男人推开,又朝他撅了撅嘴:“不准给我选太刁难的题
喔。”
  
  半透明的影像已经浮在了舞台上方,男人抬头飞快地扫视了一下那些文字:
“第三组。”他平静地说,然后低下头来朝女孩笑了笑:“我觉得很适合你,就
  女孩已经开始继续转动摇杆,她的动作显得缓慢而吃力,好像在推动百十斤
瑰轮盘准备的题库,每场游戏会从题库里随机抽取25道题,分成五个组,游戏一
是不知道你会不会抽到我希望的那道了。”
  空中的全息图像已经变化了,分成了五幅画面,分别是五道题的说明,女孩
轻咬着下嘴唇审视着,笑容显得有点儿紧张,最后她回过头来朝男人飞了个吻:
“嗯,还是挺有希望的呢,可得感谢你啦!”
  
  “那就好,祝你好运。”男人往后退了几步,坐到从舞台下面升起的沙发
  “没问题,下一位上台的男士和我一起帮你就好啦,不过……姐姐你……真
上,仰着身子饶有兴致地等待着正戏的上演。
  
  
  何芸逐一审视着空中的五幅说明——除了文字以外,还配有动态的演示画
面。五道题分别是:
  用金属框架样的东西扩张肛门
  在阴道里放进大量的跳蛋
  用钩在乳头上的铁钩子吊起铁球
  往尿道里插带尖刺的阳具
  而第五题是最匪夷所思的,初看画面她还没能反应过来那是在做什么,直到
仔细看了文字才明白:那是一副被生生倒翻到体外的子宫,红彤彤地悬在两腿之
间,被橘色的火苗炙烤着。
  “没有哪一组题是绝对容易的,都有着从易到难的档次,所以,运气很重
要。”一旁的瑞丽小姐在她耳畔轻声说:“不过,我们还有一条关键的标准——
  
了点什么,也许是祈祷不要抽到最难的题?然后她举起手,拨过那副无形的轮
盘,轮盘立刻飞旋起来,五彩斑斓的色块混成模糊的白色,然后一点点慢下来,
指针缓缓掠过那些写着数字的扇面,最后,它停在了数字1上。女孩长嘘了一口
气,举起双手摆出V的手势,露出一脸兴高采烈的笑容——这个比起第四和第五
题肯定好过多了。“怎么样?是你希望的不?”她望向沙发上的男“拍档”。
  
  “我很中意你又粉又光滑的奶头和阴户——不过没关系,因为现在,我开始
觉得,你后面的洞也挺值得期待呢。”
  
  镜头立刻转向了甜椒儿的两腿之间,把特写镜头转播到大屏幕上,也许天生
就是黑色素少的体质,她全身的皮肤都很白嫩,小阴唇和乳头都是淡淡的粉红
色,足够让男人垂涎欲滴,连紧缩着的菊门也只是和皮肤融合在一起的浅褐色。
“喔!”一边的琉璃赞叹起来:“好精美的花儿呢,真是迫不及待想要看到她绽
放的模样啦。”她把话筒伸向男宾席那边:“大家是不是更期待呢?”
  
  “Yes!”兴奋的声浪立刻淹没了她的声音。她微笑着转过身来:“好啦,
最后一步,甜椒儿姐姐的菊花洞到底要被拉到多开才算胜利呢?来吧,让轮盘选
出结果吧!”
  
  
  轮盘的图案变成了更细密的扇形,上面标出了从小到大的不同数字,最小的
数字是5,而最大的数字是20。甜椒儿再一次举手拨动轮盘,在全场目光的注视
之下,指针最后选中的数字是:16。
  
  “甜椒儿姐姐抽到了十六!而这道题用的工具是向四角扩张的,也就是说,
她必须把屁眼扩张到长宽十六厘米的方形,才算完成这道题的挑战。”琉璃望着
甜椒儿的脸:“怎么样,对自己有没有信心?”
  
  女孩的嘴像有点吃惊似地张开了几分,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不过她很快又
换回了坦率的笑容:“我从来没试过这么大尺寸,不过,为了大家开心,豁出去
啦!”
  
  舞台中间的门再次打开了,琉璃所说的“工具”从底下升了上来,那是一张
铺着皮垫子的床,床的一头是一台满是齿轮和链条的古怪机械,四根一尺来长的
金属棒紧并在一起,从机械中央平着伸向床面,而在床的两侧,各有一支可以转
面躺倒在那张床上。她轻轻挪动着臀部,把菊门对准那簇攒在一起的金属棒:
“这个要怎么用?”她问一旁的主持人。
  
  “转动左边的摇杆,可以把撑杆往前伸,而转动右边的摇杆,就可以控制它
们张开,操作很简单,就看姐姐自己的表现啦。”
  
  平躺着的女孩点了点头,抿紧嘴唇,左手开始转动摇杆,四支铅笔粗细的金
属棒对着鲜嫩的小菊花慢慢伸去,当接触到穴口时,她试着收了收臀,让肛花儿
来回松缩了几次,最后张开一道小眼,柔嫩的肛肉轻轻含住了闪亮的金属,随着
手臂的推拉一点点把它吞没进去,最后大概插进去了三寸来深。她停下左手,右
手握紧了另一边的摇杆,瞪大眼睛深呼吸了几次,努力让自己保持轻松的神情,
然后微笑着开始推动把手。
  
  四根圆滑的金属开始随着她自己的动作朝四个方向张开,把娇嫩的菊穴拉开
一张正方形的小口子,并且一点点扩大着,很快,她菊穴里面的情景就已在灯光
的照射下一目了然:鲜红滑润的肛肉裹满了晶亮的粘液,随着她每一下摇动摇杆
动,剧烈的抖动甚至让它们蹦跳起来,把子宫和膀胱都撞得一突一突,而十几条
而微微颤抖,深处的肛肉一开始还挤在一起,显得饱满鼓胀,可是随着金属棒越
来越分开,很快就被拉成了平平整整的四方形肉洞,在最深处,依稀能看见一个
闭缩的小眼,那是菊穴和肠子的交汇口,而随着肉洞尺寸的进一步扩展,连那个
眼儿也张开了少许,里边蠕动着的粉红肠壁显得神秘又诱人。甜椒儿一开始还显
得神色自若,带着自信的微笑,可渐渐地她的动作慢了下来,好像隔几秒就要停
下来作思想准备似的,每转动一下摇杆都伴随着低沉的喘息声,像是要用上最大
的力气。机器顶部的显示屏上闪烁着红色的数字,表明她现在已经达到的尺寸,
当数字终于达到10时,她停下来大口地喘着气,她的玉腿和腹部都已经筛糠似地
的话肯定会扯裂的。”
抖得不成样子了,两瓣白臀之间那个红彤彤的正方形肉洞是她全身最醒目的东
西,10厘米见方的尺寸,哪怕放两只拳头进去也毫不费力。从洞口一直能望到肠
道深处,菊穴口子上的皱褶早就被拉伸得完全不见,本来颜色就不深的肉环显得
更加粉淡了,黏滑的肠汁夹带着些许浑黄的秽物从里头不住地淌落出来。她努力
地让表情保持平静,却还是显得有点呲牙咧嘴,她望向沙发上的男子:“啊……
怎么样……我屁眼里头还算带劲不……没辜负你的期待吧?”
  
  “很漂亮,小姐,和你的笑容一样迷人,一样放浪。”男人斜倚在扶手上微
笑着:“散场之后,如果我们还有缘分碰面的话,我想试试拿阳具和两只拳头一
起干她,相信你不会受不了的。”
  
  “呵呵。”女孩灿烂地笑出了声:“听得我心直痒痒噢。其实不用等散场,
反正我也过不了五关的,一会我去你那边让你玩个够好了。就怕到时候,你嫌弃
  
  “那再好不过了。”男人的声音依然很平稳:“就算烂掉也改不了骚劲的肉
洞,我最喜欢。”
  
  “那我就放心啦!”甜椒儿眨了下一只眼睛,露出和她名字一样又甜美又热
辣的笑容,她重新转过脸去,泰然地望向天花板,调整着呼吸:“琉璃小姐,如
果屁眼裂掉了,算不算过关啊?”
  
  “那没关系哦,只要能达到要求的尺寸就行啦。”
肛门之间的隔层破裂,把阴道也撕坏掉,所以才这么做的。
  
  “嗯,那我还能努力下。现在这个已经是我以前试过的最大尺寸了,再使劲
  
  她把双手绕过大腿伸向下身敞开的肉洞口,绕着几乎变成透明的边缘轻轻抚
摸着,台下一片迷惑的眼神,大家都没明白她要干什么。“乱扯的话会烂得很难
看,弄不好连同前面的洞都一起扯坏了呢,那就真的没魅力啦。”她抿了抿嘴
的第一幕挑战!真没想到,今天一开场就能这么精彩呢!”
唇:“所以,干脆自己动手选好位置好了。”
  在大家惊异的目光里,她用右手的食指和拇指掐住了肉洞一侧那已经拉得像
根小点的……把上面有个孔的……用来插琉璃的奶头儿哟……”她一边说,奶孔
纸一般薄的肉壁,锐利的指甲正对在一起,她咬紧牙关,手指猛地用力,随着一
声瘆人的尖叫,肛肉哧地裂开了一道口子,鲜血霎时像溪流一般涌了出来,台下
顿时也是一阵惊呼。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牙齿格格打着战,使劲地吸着凉
气,但她的另一只手还在继续哆嗦着捏住方形的另一条边,在几秒的迟疑之后,
紧了,她的步子显得有点蹒跚,看起来却显得愈发楚楚可怜。她按下舞台边缘操
她再一次毅然地狠命掐了下去。
士要接受惩罚,男方留在台上成为擂主,等轮盘抽取下一位上台的女士。不允许
  
  “怎……怎么样……”平躺着的甜椒儿浑身打着颤:“我……够意思不……
为了让……大家看到……够大的屁股洞……我可是……尽力了哦”
  
  “姐姐太棒啦!”琉璃一脸崇拜地俯下身去,在她脸颊上使劲亲了一口:
“我可想不出这么漂亮的法子来,加油哦!你一定能行的。”
  
  何芸明白甜椒儿的用意:如果继续强行扩大尺寸,肛肉肯定会撕裂,裂口可
能会杂乱难料,而如果自己先用指甲剪开两个破口,就可以确保其他地方不会再
撕裂了。就和女人分娩时,医生进行会阴侧切的道理一样。她可能是担心阴道和
  
  
重的东西,失去拘束的肛肉在金属棒的撕扯下疯狂地伸张着,把两侧的裂口越撕
  
越开,血也流得更加汹涌了。何芸光看着就觉得下身隐隐作痛,而女孩的表现让
她觉得奇怪,赛博网路无法传播强烈的痛感,这是从底层协议上确保了的,但为
什么甜椒儿、还有琉璃……她们那种痛苦的动作和神情表现得如此真切?到底是
我下面已经被玩烂了。”
真的感到疼痛,还是专门的预设程序?
  
  从女孩儿时而紧闭时而圆睁的眼眶里,眼泪已经奔流出来,沿着脸蛋无声地
流淌,但她的嘴唇却还似乎带着些许笑意,从仰起的下巴和紧咬的牙关里,透出
一股发疯似的坚毅来。显示屏上的数字跳跃增长着,一点点接近最后的目标,而
女孩血淋淋的肛洞里,两条淌血的创面正越变越宽,越变越长,差不多要连肠子
都撕开了,从大屏幕的特写里,甚至能清楚地看到裂口处一缕缕细小而鲜红的肉
丝丝被牵扯起来,然后断裂掉,何芸觉得如果是在真实世界,这样的剧痛绝对会
让人休克过去,可台子上的女孩不但竭力保持着神志的清醒,还要亲手一圈圈转
甚至有点儿可怖,但她还能感觉到,在心底里,自己似乎正在被这种诡异而疯狂
的气氛感染着,不禁期盼着想要自己也试一试那样的滋味了。
  
  随着女孩最后一次伴随着嘶哑呐喊声的推动,数字变化着,最终停在了
16.1,机器发出了清脆的铃声,而台下则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和欢呼,甜椒儿松开
已经汗津津的手,瘫软在床板上,微笑着喘息着。主持人弯下身去,温柔地握住
她的手,向空中举起来:“祝贺甜椒儿小姐完成了她的第一题!这也是今天全场
  
  整个舞台缓缓旋转着,绕着圈让全场都能亲眼目睹甜椒儿下体那张几乎能塞
下一颗头颅的可怖肉穴,血已经流得满床满地都是,看起来让人不禁以为她的内
脏都要从洞里掉出来似的,她吃力地挥动着一只手,向周围的男男女女们致意,
而另一只手居然伸向了下体,掀开阴户上薄薄的肉皮儿,揉弄起自己的阴核来,
她用虚弱的声音呻吟着:“可别……错过……这么好的机会……来……肏我……
肏我的肉洞……两个都要……”
  
  沙发上的男人直起身来,走向浪叫的甜椒儿,握住她的手。女孩朝她微笑:
“哈……感谢你的题……我过关啦。”
  
  
  “很好,你超出了我的预期。”男人边说着,边把一只手探进她大敞门开的
肛洞,在里面抹了一个圈,当手掌碰触到撕裂的创口时,女孩又是一阵痛叫和抽
动。“手感非常妙,不过现在恐怕两只手加一支阳具也塞不满她了。”
  
  
  “哼,就知道你要嫌弃我的。”女孩调皮地吸着鼻子:“算了,这样吧,在
你下台去之前,罚你用手帮我高潮一次好了。”
  
  “介意连脚也用上么?”男人狡黠地笑着。
  取名甜椒儿的女孩也伸出手去,在他的掌心上啪地拍了一下,却没有握手。
  “随便你了!”甜椒儿大声说着,闭上了眼睛。男人已经抬起了一只脚,对
准她流着血的四方形肛洞,猛地踹了进去,在女孩啊啊的乱叫声里,脚掌轻易地
突破了肠道口,直插进腹腔深处。“非常棒,虽然洞口开得这么大,里面却还是
很暖很紧的。”他一边说着,攥成锥形的手掌已经抵上了甜椒儿依然还像小花蕾
右手的两根手指飞快地揉着阴核,左手则死命地掐捏起自己挺立的粉红乳头来,
像要把她掐断掉一样。男人在她的身体里转动着手臂:“真是峰峦叠起别有洞
天,难怪你宁可自己把肛门撕开也不愿意把她弄坏,期待你的下一道题能让她一
展风采。”
  
  他看来还不尽兴,干脆把另一只手也捣进了女孩洞开的后庭,只用一只脚支
撑身体,两手一脚在甜椒儿的身体里飞快地捣弄起来,女孩迷乱地甩着头浪叫连
连,双手也一起疯狂地揉动着两颗娇嫩的肉粒,完全没在意鲜血已经流得男人满
臂满腿都是,几分钟后,她的身子突然一阵猛烈的痉挛,连脚趾都瑟瑟发抖着蜷
曲起来,失神地翻着白眼,因为失血而变得更白的皮肤上泛起了片片潮红,在低
沉的呼喘中,激烈温热的水流从尿眼里哧哧地喷了出来。过了好一会她才缓过神
来,伸手抓住男人的臂膀,再一次爽朗地微笑,微微露出洁白的牙齿:“好带
劲,合作愉快哟,希望以后能好好被你玩一次。”
  
  男人转身步下台去,他看起来并不在意自己成为游戏失利的一方,何芸一直
猛地想了起来,这不过是个虚拟游戏罢了,再荒诞不经的事情也不足为奇。但为
觉得他的神色和言谈都很稳重,她猜测网站对男会员的收费应该不菲,能玩得起
的大都应该是成功人士。但他们用的化身形象全都是青壮年,而且都身材健硕相
貌端正,这更加肯定了她认为只有女会员才使用真实DNA版化身的猜想。
  
  
  甜椒儿开始朝反方向转动摇杆,沾满血污的金属重新收拢,从她的身体里退
出,残破的肛洞不再是大张的方形,但依然没法回复到最初的娇小,还是张着圆
一样收拢着的屄洞,摩挲了几下,扑哧一声插了进去。甜椒儿叫得更加起劲了,
圆的血眼儿,那两条直延伸到屁股蛋上的长长伤口倒显得更加触目惊心了。她挣
扎着用手肘撑起上身,吃力地挪动几乎瘫软掉的双腿,想要从床沿上站起身来,
可是她的手刚从床板上松开上,身子就往下瘫倒下去。她赶紧再次扶住床沿,才
没真的摔着,这一下明显扯到了伤口,快停住的血又忽地沿着大腿流淌下来,她
侧身半坐在地板上,吃力地喘着气,尴尬地朝主持人微笑着:“真不好意思,站
都站不起来了,做下一题的时候,不知道能不能有人扶下我?”
  
的还要挑战下一关吗?”
  甜椒儿惨笑了一下:“当然啦,还只用到一个洞洞呢,不再多玩会,怎么对
得起第一个被抽上台呢?”
  “哇,够坚强!够勇敢!够淫荡!这才是我们玫瑰轮盘游戏,乃至整个荆棘
女郎俱乐部,最需要也最吸引人的精神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