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铺车上的冲动 ——我和同学母亲

 生命当中,注定有些往事是你无法忘掉的,既然无法忘掉,那我就把它写出

  1999年的时候,我高考落榜了,整天在家乡那个小县城里游荡,父母都
对我很不满意,而且家里的经济不怎么好,我成了吃闲饭的,自然整天都要挨父
母的白眼。


  可能大城市里生活的朋友不能理解,要知道在我们这些小地方的贫困人家里
并没有多少亲情可言,如何生存下去才是我们最重要的事。

姨说话很大方的,嘴里老带脏字,很粗犷。

  那个时候是夏天,我害怕过夏天,过于炎热的天气让女人们暴露出太多的身
体,整个夏天我都无法掩饰自己的欲望,那时我刚好18岁,正是欲望最强烈的
时候,为此我很难受。


来,让大家都来分享!
  在家里呆了一段时间后,天气开始凉快了,刚好那时我的一个朋友老五打电
话来让我到珠海去找他。


  老五其实不是排行第五,而是他的名字里有个武字,大家都叫他老五。这小
子高一时是我同学,成绩狗屁,打架倒厉害,两年前和一个校外的流氓打架,把
的大地方去闯一下,好过在家里混日子强,就和老爸老妈一商量,他们二话没说
就同意了。

  因为那时流行到广东打工,我们那里的农村有一小半的年青人都在沿海一带
混。走的那天,我并不是一个人,那时老五打电话来让我带着他妈一起去珠海找
人砍了一刀,就跑到珠海去了,听说在外面还混得不错,我一合计,也想到外面
他,说是让我路上好照顾一下他妈。


  他妈姓彭,我叫她彭阿姨,其实我们那里不时兴叫阿姨的,另有一种叫法,
但为了大家能听得懂,我还是尽量使用一下书面语吧。

  那个时候,彭阿姨刚和老五他爸离了婚,决定到珠海去看一下儿子,她本来
就没什么正经工作,一直就在县里的小农贸市场里卖些农民兄弟的衣服,人是那
种很泼辣的风格,而且还经常到外面去进货,说是让我照顾她,其实她走南闯北
的,经验比我丰富多了。

  我和彭阿姨坐的是从家乡开往珠海的卧铺中巴车,不知道有人坐过这种车没
有,是件很累的事,就是两个师傅交换着开,也要两天三夜才能到珠海,好在和
彭阿姨很熟,可以吹几句牛,不然那个时候我一定闷死在车上了。


  我和彭阿姨的票是一起买的,位子就在一起,那种车一排是两张床,中间隔
一条过道,一张床是两个位子,我和彭阿姨的位子正好是最后一排左手边那两个
位子,一上车,彭阿姨就睡在靠车窗那个位子上,我躺在旁边。我们说了会话,
就都闭上眼睛睡觉。



  天快黑的时候,车子开到一个城市,我记不清名字了,反正是一个不大的地
方。司机叫大家下车去吃饭,我和彭阿姨下车随便吃了点东西,上了个厕所,车

子启动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

  可能是下午睡得太多了吧,我和彭阿姨都没有睡意了,就半躺着说话,彭阿


  借着车上的灯,我发现彭阿姨其实长得也挺不错的,四十出头的样子,皮肤

白白的,有些丰满。那时天还是有些热,彭阿姨穿了件衬衣,领口里那一带雪白
的?(原文缺),我不由自主就有些冲动,车上其它的人大都睡了,很是安静,
我下面那玩意慢慢地就硬了起来。




  我那个时候其实还很不老练,想看什么东西的时候还是掩饰不住,没多久彭
阿姨好像就发现了我的眼睛不断地在盯着她的胸部看,不过她没说什么,只是把
身子躺下去,拿车上的薄被把胸部盖住了,搞得我好失望,彭阿姨笑咪咪地叫我
早点睡了吧。


  我又坐了一会儿,想着身边躺着的彭阿姨,心里真的有些冲动得不行,司机
把车上的灯关了,我也躺了下来,闻着彭阿姨身上传来的阵阵气息,就觉得下身
快要爆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