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女郎俱乐部之玫瑰轮盘4

她拨动开关,收起刀片,把挂满鲜红肉末的钻头从粉红的乳头里缓缓抽出,
一大股血浆紧跟着喷射而出,她放下机器,双手握住那颗里边已经稀烂的奶子,
具的缝隙里喷薄而出,微黄的尿液也像花壶一样跟着从尿眼里无拘无束地喷洒出
像挤奶一样使劲一挤,更多血红的糊糊从奶头的小孔里像红线一样喷出来,但很
样,从敞开的洞口望进去,能看到那个圆圆的小鼓包也已经快要熟掉而变得发
快就挤不动了,应该是有什么稍大块点的碎肉堵住了乳孔,现在是另一样工具派
上用场的时候了,她把那支细而尖利的铁钩伸进乳孔里,从里面钩出来一缕一寸
多长的肉条条,看起来带点微白色,应该是条侥幸没被切碎的乳腺。她继续着这
个过程,把曾经是自己乳房一部分的那些红黄白间杂的组织连挤带掏地从张开乳
孔里弄出来,像呕吐物一样摊在脚下的地板上,最后,那只曾经饱满可爱的乳房
几乎完全空了,变成一张空瘪瘪的肉袋,软趴趴地悬在鲜血淋漓的胸前。“不争
气的……小奶子……就该这样……受罚呢……”她上气不接下气地惨笑着,重新
拿起刀钻,对准了另一只依然坚挺着的乳房。
  当两只奶子全都被绞碎、掏空,她有点调皮地轻轻拨弄着那仅剩的皮囊,把
胸脯更加向前挺起来:“好啦……现在才是……让她们……派上用场的时候!”
  
  
  她拿起了一根喷头较细的皮管,把尖尖的铜嘴儿从乳孔里塞进去,直插到最
深处。然后,她揪起一小撮长发,猛地一扯,从头上拉脱下来,她把头发在乳头
上仔细地绕了几个圈,扎紧,打上一个蝴蝶结,将皮管和乳头牢牢地绑在一起。
接着,她拾起气囊,拨开了皮管上的开关。
  
  滚烫的辣汁涌进了血肉模糊的乳房里,她的身子像被重物击中一样猛地晃了
一下,这肯定比灌进子宫里更痛,但她却没有再那样失态地尖叫和挣扎,也许是
她已经差不多习惯了疼痛,也许是她学会了怎么控制身体,也许单纯地是因为虚
弱无力,虽然如同冷战一样的颤抖依然持续着,但总体看上去却让人觉得有点不
可思议的平静,她有节奏地一下下捏动皮球,随着辣酱的注入,已经空了的乳房
再一次一点点被充满,开始重新圆挺起来,大屏幕上的数字在增长,10.1……
10.2……10.3……而当数字达到10.4的时候,她的乳房看起来已经和原先差不多
大小了,但那无疑还不够,她继续使着劲,乳房缓慢地膨胀着,乳房根部和胸脯
  男人略带愤懑地撇着嘴,双手恶狠狠地握上她那对灌满辣椒酱而发红的巨
相连的地方变得不再平滑,而是有了明显的折痕,原本是碗型的乳房外形变得越
再是洁白的皮肤原色,而是隐隐能看见底下辣酱的红色,让人觉得她随时要爆裂
开来一样。最后,那只乳房变得几乎有排球那么大,和她偏瘦的身形完全不相称
地挺立在胸前,而大屏幕上的数字显示着:10.9。
  
  女孩长长地嘘了口气,露出了胜利者般的笑容。她抽出乳房里的管子,重新
用发丝把乳头扎紧,然后用同样的方式把它插进另一侧还瘪着的乳房里,熟练地
捏动气囊,把带来剧痛的液体注入残破的身体,当两只乳房的大小最后相当的时
候,总体积的数字正好停在了12.0,而甜椒儿好像还没尽兴似的,还多捏了好几
下皮球,把这只奶子撑得比前一只还要大上一圈,把数字最终定格在了12.2!
  
  她如释重负地扔开皮球,把眼镜摘下来,带着笑擦拭着脸上的汗水和泪痕:
“帅哥……看到我哭了……满意了不……不过……你也很辛苦呢……坚持了这么
度慢慢达到60多度时,乳房的表面已经开始鼓起一个个水泡,这时候也许是最痛
久……真的很棒!”她吃力地扭过头去,吻上男人的嘴唇:“加油……射在我里
面……好不?”
  
还插着皮管的窄小眼儿一点点撑开到极限,些许辣酱从宫口里漏了出来,流到阴
乳,插在女孩屄眼里巨根也加快了抽插,他狂野地吼叫着,像要把她的宫颈都捣
烂掉一样,最后,一轮猛烈的冲刺之后,白浊的液体突围而出,灌进了甜椒儿的
阴道深处,而同时,胸前悬着三个巨大球体的女孩也连珠般地浪叫着,身子再一
次激烈的抽搐,但这次不是因为痛苦,而是因为愉悦,清泉般的淫水从蜜肉和阳
来。
  
  
  “恭喜甜椒儿小姐第二关挑战成功!”琉璃终于醒悟过来自己的工作,把话
  
筒伸到嘴边,举起一只手挥舞着,向台下的观众致意:“真是精彩绝伦的开局!
我相信,今天的比赛绝对能成为玫瑰轮盘运营以来最漂亮的一局哦,琉璃真是觉
得太荣幸啦。”
  “合作愉快,帅哥。”吊架上的甜椒儿朝男人抛去一个媚眼:“你的大肉棒
可把我的骚洞洞爽坏啦,以后可要再让我多尝几次哦。”
  
  “啊,别太早告别,小骚货。”男人露出了戏谑的狞笑:“主持小姐,我记
  “就知道辣椒姐姐不会服输的啦!哦,对了,我还有点儿没解释清楚:附加
出了三组数字,分别是双乳和子宫里的温度。有点细微的咝咝声从甜椒儿的身子
得这道题有加强版?”
  
  “喔,是哦,您要动用特别权利么?”
  
  “没错,我要求使用附加难度权。小骚货儿想爽就让她爽到底嘛!”
  “那样的话,如果甜椒儿小姐挑战成功,她将多得到两倍的积分,而您要被
扣掉三倍的积分哦!”
  
  “没事,爷不差钱。”男人一脸满不在乎的表情:“别误会我的意思,其
实,我知道加强版她也一样能过,我只是挺喜欢这小妮子的蛮劲,想要看她来点
更极限的,顺便送她点小费。”
  
  “那最好啦,您这样大方的会员可是网站的生存之本,我先代表大家向您致
  
谢啦,而且您的心胸也和手笔一样阔绰呢。”琉璃朝大汉鞠了个躬,然后转过身
去,面向观众:“我来解释一下这道题的附加挑战,本来,罐中辣椒酱的温度是
47度,而附加挑战的要求是:把体内辣椒酱的温度提高到90度!”
  
  
  “既然那位帅哥这么看得起我,我一定不能让他失望啦。”
  
挑战不会要你把已经灌进去的辣酱倒出来重新加热的,而是——直接用加热器在
体内加热升温哦。”
  90度已经够烧菜的了吧?何芸在心里想,这个附加难度根本就是在乳房和子
宫里直接煮辣椒酱,哦不,是用辣椒酱煮乳房和子宫才对。
  
  “哈,我明白了,一会儿我的奶子和子宫就要变成香辣可口了对吧?”甜椒
就体验不了你说的边捣边喷水的感觉咯。”
  
  “没关系,机会还多着呢,下次我们找个时间一起玩?姐姐肯定有很多新鲜
又刺激的招数的,琉璃好想一起试试哦。”
  “没问题,你可得温柔点对我哦。”甜椒儿又甜甜地笑了笑:“来吧,继续
挑战。”
  
来越夸张,像个挂在身前的圆球,仅存的那层皮肉被撑得更薄了,看起来甚至不
和电线:“就是这个啦,分别放进乳房和子宫里,把里面的液体加热到90度,就
大功告成。”
  
  甜椒儿接过一根加热棒,把它塞进自己的蜜穴,在宫颈口上使劲按压着,把
管子全捅进子宫里,只留下长柄和皮管一起裹在宫颈当中,不过,以她子宫现在
的尺寸,加热棒根本都没捅到底,只是直直地竖立在子宫的正中间。她一鼓作
气,把另外两根加热棒分别从乳孔塞进排球般的大奶子里,重新用头发扎好,免
得辣酱漏出来。
  
  
  “好啦,开始吧。”她轻描淡写地说。琉璃推上了电闸,机器的显示屏上映
儿的笑容里带着点期盼的兴奋:“听起来不错,就是有点小遗憾,等会我的子宫
里传来,她看起来依然神色自若,毕竟热度不会一下子提升上去,考验还在后
头。
  
  但随着数字的不断跳动,她开始越来越受不住了,乳房里的液体比较少,温
度明显上升得更快,很快就能看到乳房的表面开始冒起腾腾热气,色泽也因为热
量而变得更红,甜椒儿在吊架上微微挣扎着,紧咬着牙关,使劲倒吸着气。当温
的时候,她的手握成了拳头,攥得格格作响,连脚掌都弯曲起来了,看得出她想
强忍着不出声,但最后,当温度达到66度时,她还是忍不住叫出了声,而防线一
旦崩溃,她也不再矜持了,像孩子似地边发抖边尖叫着哭泣起来,眼泪和鼻涕在
俏皮的脸上流得到处都是。
  
  温度继续升高着,乳房里的温度已经达到了快80度,整个乳房表面的模样都
改变了,显得微黄而滑腻,皮肤从乳肉上受热肿胀起来,毛孔像鸡皮一样一颗颗
微微凸起,流出晶亮的油脂。随着乳肉从里到外都慢慢熟掉,神经也被破坏,甜
椒儿脸上的痛苦神色反倒平淡了些许,但依然没有完全消褪,因为乳房根部被煮
得滚烫的血肉正在灼烧着更深处的肋骨和肌肉,把剧烈的疼痛朝身体的更深处传
递。而随着子宫里温度的渐渐升高,更可怕的痛苦也正在她的腹腔深处蔓延开
  乳房里的温度已经达到了90度,加热棒自动关闭了,已经熟透的乳房比周围
来。很快,痛苦的核心从胸前转向了体内,她艰难地扭动着腰肢,无意识地蹬着
脚,好像要把那团硕大而痛苦的器官从身体上甩下去一样,可怎么也摆脱不掉。
从透视画面上看,她的子宫已经不再抽搐收缩,看来宫壁的组织已经完全被高温
破坏了,但那并不代表着痛苦的减弱,因为薄薄的宫壁依然在传递着热量,让子
宫周围所有的器官都一起承受高温的折磨,她的脸色一点点变得惨白了,连呼吸
也渐渐虚弱下去。
  
的皮肤看起来更加光滑,裹满诱人的油脂,在辣汁的浸润下显得微微发红,带着
乳汁味的的淡淡肉香弥漫在空中,气氛显得诡异而惊人,但在女孩漂亮脸蛋和迷
人身材的映托下,却并不让人觉得恶心。而现在,连她的肚皮上都开始浮起烫伤
的红肿,而从撕裂的肛门里,居然流出了带着油脂的发黑血块,何芸觉得她的内
脏恐怕全都要被烧坏掉了。她发青的嘴唇吃力地翳动着,吐出几乎听不见的声
音。
  
  “我这样……是快死了……对吧?”
  
  “的确有HP降到0的风险呢,那样会算作挑战失败哦。”
  
  但甜椒儿似乎完全没有听到她的声音,依然自顾自地呻吟着:“嗯……
要……死的话……也得……死得……像个……骚货儿……呢……”她迷乱而缓慢
地摆着头:“塞满……我的……肉洞……随便……什么……都好……”
  
  男人走了过来,硕大的拳头顶上了甜椒儿张开的下体,抵在插着电线和皮管
的花蕊当中。她的小便早已经完全失禁了,尿液淅淅沥沥地往下流淌着。
“嗯……进来……我要……”她挣扎着,急切地呼唤,亮晶晶的液体从屄眼里涌
出来,流得拳头上到处都是。男人往里猛地用劲,拳头整个儿毫不怜惜地钻进了
女孩的身体,像拳击一般上下猛捅,让她的整个身躯都来回晃动,发出滑腻腻的
扑哧声。“里面……好烫……对吧……加油……还要……再多点……”
  
  另一只手掌的指尖试着探进了屄肉的缝隙里,甜椒儿低呓的声音越来越小,
腔调却愈加激动起来:“嗯……快……进来……塞……满我……让我……死
在……高潮里……”
  
  琉璃拉开机器背后的抽屉,取出三支螺旋型的瓷管,后边还拖着细长的手柄
  那只手猛地钻了进去,薄薄的阴肉撕裂了,血和着淫水一齐奔流出来,两只
大手在发烫的阴户里疯狂地横冲直撞,甜椒儿在吊架上用最后的力气颤抖着,直
到阴肉里再一次喷出激流般的浓浆,男人把两只手腕猛力地往两边分开,让她已
经扩张得吓人的蜜洞中间再露出一道幽深的口子,几乎要把她的整个人都撕开一
白,但却依然在高潮中一张一缩着,从噙着皮管和电线的小孔里吐出一股股滚烫
的红色糊糊。而机器终于跳闸了,三个数字全部停在了90。
  
至尾都表现得那么迷人。”琉璃兴奋地高喊着,然后转过身来朝向已经几乎失去
意识的女孩:“快,把身体里的东西排出来,去恢复一下数据吧。”
  
  “怎么样,姐姐要应战吗?”她回过头去望向吊架上的甜椒儿。
道里,刺激感反倒让淫水更加尽情涌流了,她努力了好一会儿才把整根螺旋形的
  “不要……”甜椒儿微弱地摆了摆头,努力地维持住意识,露出胜利者的微
笑:“你说过的……灌满辣酱……挨肏……好爽……我要……个样子……让大
家……肏个够。”
  
  壮硕的男人第一次露出了微笑,他从吊架上解下完全虚脱的女孩,把她扛在
肩上,缓步走向观众席,把她扔在男宾席当中的那张大床上,男人们马上涌了上
  “成功了!甜椒儿姐姐完成了这一题的附加挑战!真是太坚强了!而且从头
来,把她淹没在躁动的肉浪里。
  
  琉璃重新站在了轮盘底下,举起她的手:“甜椒儿小姐成功完成了两关外加
一次附加难度的挑战!虽然她自愿放弃继续挑战,但由于附加难度赠予的双倍积
分,她依然是今天冠军的有力角逐者哦!现在,轮盘得继续抽出一对儿来登上我
们的舞台。会是谁呢?是不是会更精彩呢?大家——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