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女郎俱乐部之玫瑰轮盘3

一样凸在两腿间。她的双乳正好是一只手盈盈可握的尺寸,男人宽大的双掌粗野
轮盘恢复到选号的状态,在琉璃的拨动下再次飞旋,选出下一位上台的男宾
塔:“哈,小骚货,真等不及看你被虐哭的样子了。”
  
  脸色苍白的女孩扶了扶眼镜框,咧开嘴媚笑着:“其实我也等不及想被虐哭
  
  “哈,到时候有你受的。”男人转向主持人:“第四组。”
  
  甜椒儿朝男人伸出胳膊:“扶我起来抽题吧,谢谢。”
呢,你可得多帮帮我。”
  
  男人弯下腰去,壮实的胳膊勒住她的细腰,毫不费力就把她抱了起来,跟抱
个孩子没什么两样。他把她举向空中,让她伸手拨动轮盘。
  
  第5题
  
  男人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而甜椒儿忍不住撅起了嘴巴:“喂,这种题不是
欺负我们胸部不大的女生吗?”
  
  何芸已经看了题目,那道题的要求是:在乳房和子宫里灌进烧热的辣椒酱,
声,就变成了低沉的嘶喘,好像溺水快要窒息了一样,她的脸蛋和嘴唇都绷得紧
部,让她更加痛得呲牙咧嘴几近癫狂。而她只能用更加卖力地收缩屄肉和揉弄阴
总量达到目标为止。
  
  “别这么说嘛,我觉得这是最适合姐姐你的题啦!和你的名字太配了,平时
你肯定喜欢吃辣的对不对?”琉璃在一边笑了起来,淫水正从她插满按摩棒的肉
洞里流出来,沿着大腿淌得满地都是。
  
  “辣的我倒是喜欢,可是人家胸部不够丰满啊,哪里装得下那么多。”
体灌进子宫,甜椒儿全身的皮肤都变得潮红,又痛又热让汗水浸透了每一寸肌
  
小美女还做到了呢。”
  
  “真的?不管那么多了,先抽变量吧,数字抽得小的话我还是有信心试一下
  “别丧气,我对你很有信心的啦,没有想象的那么难,前几天有个A罩杯的
的。”
  
  她一只手撑着大汉的肩膀,另一只手拨动轮盘。
  
  最后的数字是——12
  
  “单位是什么?”黑镜框下的眼睛望向琉璃。
  
  “公升,和体积有关的一般都用这个。”
  
  男人怀里的甜椒儿张大了嘴巴,眼睛也瞪圆了:“今天我的手气好像很不理
想啊?”
  
  “嘿,不行的话就早点求饶吧,到台下享受男人的温柔就好了。”男人宽大
的手掌拍了拍她弹性十足的屁股。
  
  “才不要,那样太没诚意了,大伙会有意见的。而且……”她把嘴凑到男人
耳边:“我就不信你不想看我被灌的样子。”
  
  “哈,能饱眼福我当然高兴了,不过——这可是你自找的。”
  
  “那当然,来这里的不都是自己找罪受的小骚货嘛……不过,主持小姐,能
不能给点什么帮我直起身的,屁股太疼,腿也没力气,实在站不起来了。”
  
  “没问题,各种辅助工具和设施我们都提供哦。您要什么样的?”
  
  “屁股这么疼,坐都没法坐,躺着又怕不顺手,能把我吊起来最好,只要两
只手能动就行了。”
  
  “嗯,好的,祝愿你能让大家再惊喜一次哦!”琉璃拍拍手,上一题的机械
降回台子下面,过了两分钟,一副单杠样的吊架连同新一题的机械设备一齐缓缓
升起。琉璃指挥着大汉把甜椒儿抱到吊架下边,利索地把吊架上的皮带缠到她身
上,分别绑住腋下、腰间和大腿,调整好长短之后,琉璃锁紧卡扣,男人慢慢松
开手,甜椒儿的整个身子就稳稳悬在了空中。吊在皮带上的大腿朝两边分开,把
中间的花唇和花蕊全都展露无余,而裂开的菊穴里,血珠还在淅淅沥沥地滴落下
来。
  
  甜椒儿试着挥了挥手臂:“感觉还不错……好啦,帅哥,来,国际惯例,让
我的小洞洞尝尝你的大玩具。”
  
  男人解开皮带,褪下牛仔裤,手臂粗的巨根傲然挺立,在甜椒儿娇媚的眼神
里,他阔步走上去,双手捏起女孩粉嫩的小阴唇,往两边使劲扯开,龟头对准被
微微拉开的花心,猛地突了上去,甜椒儿的身子一颤,啊地叫出了声:“嗯……
好棒……小穴好满……顶到人家……子宫了啦!”一边说,她竟然像荡秋千一样
  “喂,你这么说我会很怕的啊。”甜椒儿的笑容显得有点紧张。
——是个魁梧的光头大汉,粗壮的手臂上布满纹身,一边耳朵上还穿了个环,看
开始前后摇晃身子,粉红的嫩肉噙着阳具一吞一吐起来。
  
  “好啦,一会下台去了再给你肏个够。”当汪汪淫水已经涂满了肉棒,她轻
以后卡在宫颈不掉出来吧。”
  
  女主持把那台一人高的机器推到甜椒儿跟前,最顶上的大玻璃罐里盛满了火
红粘稠的辣酱,中间还竖着一根加热棒,用来保持里边的温度,瓶子一侧的电子
温度计上,红色的数字标着摄氏47.4度。“这个刚好是不会烫伤身体的温度,超
过50度就能把皮肤烫起泡了,不过这个不是清水而是辣汁,感觉肯定会更火爆
哦。”琉璃一边解说,一边拿起机器上挂着的一个连着管子的橡皮球,另一只手
拿起一支带有尖尖金属头的管子,拇指拨开管子另一头的开关,一捏皮球,一股
冒着热气的鲜红糊状物从管口里喷射出来:“只要捏动皮球,气体就会把辣酱从
  她把沾满春水的手从蜜穴里抽出来,伸手握住那个橡皮球,微微仰起头,一
这个管子里压出来。”她伸手指了指机器上挂着的另外十来根管子:“我们准备
了好几种不同形状的管子嘴,姐姐觉得自己的身体适合哪个就用哪个哦,每个管
嘴都有开关,打开开关才能让辣酱流出来。”
轻推了推男人,让他从自己身体里暂且退出去:“琉璃,教我怎么玩吧。”
  
  “看起来好吓人。”戴眼镜的女孩笑着吐了吐舌头:“要是我真的哭鼻子了
你们不准笑话我……哦,还有,等会儿可不能因为我的洞洞太辣就不肏她哦!”
  
部肯定不争气的,还是先从子宫开始好了……嗯……也许这个好点?”她伸手捏
起一支喷头,是个黄铜色的圆锥体,底部大概有硬币大小:“应该正好能插进去
  
  她拨开开关,把那尖尖的金属凑向自己湿漉漉的花蕊,另一只手的手指把粉
嫩的小阴唇往两边分开,像是要把中间的屄肉儿充分展示给大家看一样,管子探
进了蜜洞,而她的手也继续跟着撑开穴口,往里边一点点挤进去,大屏幕上又开
始映出体内的黑白截面,从画面上看,她自己的手已经把阴道塞得满满的了,宫
颈口看上去只是一条发丝般的细缝,子宫也比拳头大不了太多,让何芸禁不住为
她担心起来——12升?20好几斤呢,怎么可能装得下!
  甜椒儿自己也抬头盯着画面,手认真调整着喷嘴尖端的方向,让它慢慢对准
宫颈口,试着往里头钻进去。窄小的宫颈被挤开的时候,她禁不住又皱着眉使劲
核来回应,因为那是唯一能让她分散对痛苦注意力的法子了。
抽起气来,可手却更加急促地使着劲,好像如果加把劲把喷嘴挤进去反倒能轻松
  
点似的。毒蛇脑袋似的铜锥一点点挤过宫口,最后,她的中指往里使劲一顶,整
使劲扯了几下管子,露出满意的笑容:“嗯,应该掉不出来了。”
  
副忐忑的表情,突然,她低下头问一旁的女主持:“琉璃,你自己试过这个
没?”
  
一样,把我痛得直打滚。”
  
  
  “别急,我还没说完呢。我想把管子拔了,可是男伴都不干,几个人把我按
自己肚子里,我一百个愿意把子宫扯下来扔掉。不过……后来他们拿东西堵住我
的宫口,轮着肏一肚子辣汁的我,一挨肏我就觉得没那么痛啦,还高潮了好几
次,最后我叫他们拿拳头塞我的子宫,在里面使劲捣,边捣我就直喷水。”琉璃
说着说着脸红了起来,露出腼腆的笑:“后来我就上瘾了,每个洞里都灌过,灌
个尖嘴终于完全进到了子宫里头,回缩的宫颈把塑胶管子裹得严严实实。她稍微
完之后就只想挨肏,边肏还边哭,为这个我被笑话过好多好多次呢。”
  
  “真的?”甜椒儿哈地笑了出来:“你肯定是哄我开心的哦。”
啊……”她哽咽的声音近乎乞求,手指也飞快地运动着,把阴核揉得像颗小樱桃
  
  “姐姐试过就知道啦,不过,我从来没灌过太多,最多也就一升多,唔,被
灌浆可不是我的长项嘛。所以,我好期待能看到漂亮女孩被灌得满满的样子呢,
你可要满足我的小愿望哦!”
么,然后用稍微平静点的语气再一次开口:“我需要点……小工具……嗯……我
  
  “呵呵,我会尽力的!”甜椒儿朝台下的观众最后送上一个微笑,然后她收
  大屏幕上的数字一点点增大着,3.1L……4.5L……5.5L……,在透视画面
起笑容,仰起头,咬紧牙关,深吸了一口气,右手猛地捏下那个皮球。
  
  “啊——————”刹那间,她凄厉的尖叫声不用麦克风都大得吓人,整个
身子都像钓钩上的鱼儿一样在架子上发疯似地乱弹乱扭起来,紧攥的拳头几乎要
捏出水来。几乎不断线的惨叫很快让她气都喘不上来了,过了分把钟她才努力收
住声,把牙咬得咯咯作响,全身的肌肉都跟着发抖。但紧接着,她松开右手,让
气体重新充满皮球,猛地捏下了第二下。
  
  整个身体又是一次剧烈的抖动,她再一次张大嘴,但这次只短促地啊了一
紧的,牙齿无意识地一张一合,看得出她在努力让自己不要在痛苦面前崩溃掉。
虽然她没法完全控制身体的抽搐和痉挛,却仍然牢牢掌握着自己的手,当每一次
剧痛的挣扎达到巅峰,她反倒会猛地捏下手里的气囊,就好像那不是在凌虐自
己,而是在折磨哪个仇人一样。从透视图像上看,每一次鲜红的液体射进甜椒儿
压力反倒让锥形的喷头更严实地堵在宫口上,让里边的东西一点都漏不出来。大
屏幕上跳动的数字显示着实时测算的子宫内液体的体积,气囊每一次压缩大概能
注进去一百来毫升的辣酱,何芸估摸了一下,乳房本身是实心的,应该没有太多
的扩展空间,甜椒儿那对B到C的奶子加起来能多注进一升东西就不错了,剩下
的十来升全都得灌进子宫里,可就算是临产的孕妇,子宫的体积也就七八升罢
了,看起来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甜椒儿的手捏动的节奏越来越快,但身体的摆动看起来好像反倒没有那么激
烈了,不是因为痛苦减轻,而是因为她已经没有体力去疯狂地挣扎了。泪水开始
从她圆睁的眼眶里滚落下来,黑亮的眼珠像弹球一样颤动着,连瞳孔都扩开了,
好像马上就要晕厥过去似的,额头上也满是汗珠。透视画面上,灼烫的辣汁已经
灌满了她子宫里那点微薄的空间,开始把子宫像吹气球一样膨大起来,拉扯着宫
壁一点点变薄,甚至连输卵管都被渐渐撑开了,液体沿着细细的通道朝卵巢的方
向涌过去,当接触到那对小小的椭球体的瞬间,女孩虚弱的身体终于又一阵猛地
扭动,把铁架子都扯得晃晃作响,这次她再也憋不住了,呜咽着哭出了声。
  
  但在涕泪横流的同时,她的另一只手哆嗦着伸向了自己插着管子的下身,在
剧痛带来的痉挛和虚脱里,艰难地摸到自己的阴核,然后猛地揉搓起来,而最不
可思议的是,浓稠晶亮的液体正一汪接一汪地从她悸动的花蕊里流淌下来,拖着
唇和抽动的喉头里吐出嘶哑而急切的音节:“肏……肏我……快……使劲……肏
我……”
  
  壮硕的男人目瞪口呆了几秒,但他马上醒过神来,跑上前去,再一次把粗壮
的肉棒捅进甜椒儿水汪汪的蜜穴,扑哧一声一扎到底,把裹着胶管的宫颈都顶得
往子宫里凹进去几分,他自信地一下接一下扭动腰臀,像打桩一样在甜椒儿汗津
津的身体里飞速地抽插起来。女孩啊啊地喘着粗气,间杂着每一次突入带来的尖
叫和断断续续的呻吟。“揉……我……奶子……掐我……的……奶头……
  “唔……说实话,还真的试过呢,不过只灌了一点点,肚子里面就跟着火了
地扣了上去,像揉面团一样使劲抓捏,洁白的软肉在指间无助地扭曲变形,粉红
的乳尖却越挺越高,居然涌出大滴大滴洁白的奶水来。而她的另一只手还在有节
奏地一下接一下捏动气囊,大家已经能明显看到她的肚皮在一点点凸起了,变得
像怀胎几月的孕妇,而大汉在狠肏她的蜜穴的同时,还故意不断撞击着她的腹
  
里,原本娇小的子宫已经撑得滚圆,宫壁还不到一指厚,随着越来越多滚热的液
肤,肚皮膨胀的整个过程就像是怀胎十月的快进一样,随着子宫的扩张,宫腔的
压力也逐渐增大,她捏动皮球的动作显得越来越吃力了,而且每一次的痛苦也更
加强烈,到后来,每捏一下她的双腿都要猛地抽搐好几秒,发疯似的摩擦已经把
阴核的表皮都擦破了,斑斑血迹沾满了手指和阴户,可她似乎浑然不觉,因为比
起子宫里面恐怖的痛苦来说,这点小伤口根本不值一提。何芸挺清楚吃完辣椒之
起来远不像上一位一样稳重淡然。他站到半躺在地上的甜椒儿身前,如同一座铁
后喝热水的感觉,何况现在被折磨的是比舌头更娇嫩,而且从没受过刺激的宫
长长的银丝滴到地上。她努力让带着咳嗽的杂乱呼吸稍微平稳一点,从发抖的嘴
壁,还要加上子宫收缩如同分娩的阵痛,那滋味光想想就让她觉得肚子难受了。
  
  当数字增长到9.8L时,甜椒儿握着皮球的手终于停下了,整个人软绵绵的悬
在挂架上,在大汉依然毫无倦意的抽插下前后晃荡着,看起来就像昏死过去了一
在地上,硬是往里面灌了一升多进去,那感觉,我都快疯掉了,要是能把手伸进
的子宫,她的宫壁和腹肌都会剧烈地收缩,本能地想要把异物排出去,但产生的
样,但过了两分钟,她再一次悠悠地睁开眼,用气若游丝的声音问:“子宫……
要是……破了……应该就……失败了吧?”
  
  “差不多吧,因为这道题的要求是只能用子宫和乳房来装,漏到子宫外面的
部分是不算数的哦。”琉璃用关切的眼神望着她:“还能撑得住吗?辣椒姐姐已
经很厉害啦,挺不住的话也没什么丢人的。”
  
  她来回打量着挂在横杆上的那一长排管子,抿着嘴思索了一小会:“我的胸
  “那就……算啦……子宫里……最多只能……这么多了……嗯……轮到……
不争气的……小奶子啦……”她停顿了分把钟,迷离地喘着气,像在思考点什
记得……有种刀钻的……就是杆子上……有很多小刀片的那种……”
  
  琉璃点了点头。
  
  
  “嗯……那就好……再来副长点的……钩子吧……都别太粗……不然……”
说到这儿,她突然露出一点俏皮而苍白的笑:“不然……就……插不进奶头洞里
了。”
  
  后台的准备没花多少时间,一分钟后,她所需要的工具就装在小推车里从舞
台底下送了上来,尖锐的金属闪着寒光,让人觉得诡秘又悚然。琉璃把推车推到
边呻吟边瑟瑟发抖的的甜椒儿面前:“姐姐的法子怎么总是这么吓人啊?不过,
精彩度绝对是满点!同样的题目,你是我见过的最让人喷血的表演啦!”
  
  甜椒儿再一次露出交织着痛苦和快感的微笑,她轻轻拍了拍身前的男人:
“麻烦您……换个体位……从后面肏我……好不?”
  男人大咧咧地笑了下,从她淫水泛滥的屄洞里抽出阳具,转到她身后,重新
刺了进去,让她那比足月的孕妇还要圆滚吓人的肚子毫无遮掩地展示出来。她一
边随着抽插的节奏浪叫,一边拿起那支像手电钻一样的机械,在眼前来回打量
着,尖细的钻头大概半尺长,圆珠笔芯那么粗,远看只能看见上面有些不规则的
小突起。最后,她用一只手捧起了左边的乳房,另一只手握紧机器的握把,把尖
头对准了那颗还沾着点点乳汁的小肉粒,她按下开关,钻头立刻飞旋起来,手一
点点靠近胸前,吱吱作响的金属沾上了柔嫩的乳头,刹那间,血滴像珍珠一样忽
地涌出来,紧接着就被飞旋的钻头甩了出去,她再一次啊地喊出声来,眉头锁得
紧紧的,钻头却稳稳地从乳头的正中央深入进去,鲜血如同蚯蚓一样沿着乳房往
下流淌,直到整根钻头差不多全部钻进乳房里为止。
  
  她停顿下来,仰起脸,带着憔悴的笑容喘着气,约摸一分钟后,她猛地掀下
了另一个按钮。
  
  那根竖着贯穿整只乳房的金属杆微微震动了一下,而甜椒儿的身子也跟着猛
震了一下,在大屏幕的透视图上,几十根一寸来长的交错黑线,从杆子上如同伞
骨般砰然弹开,无情地扎进柔软的乳房的组织里,她半醉半醒似的眼睛弯弯地笑
着:“都怪我的小奶子……太不争气啦……必须好好……惩罚她才行……”
  
  话音未落,她再一次按下了开关,随之而来的是凄厉悠长的惨叫和触电般的
猛烈痉挛,钻头开始飞旋,带着那些细小尖锐的刀片一起,本来一簇簇整齐致密
的组织顷刻间支离破碎,如同漩涡一般在乳房里骇人地翻滚着,而甜椒儿的手依
然紧握着握把,绕着圈慢慢变换着角度,让肆虐的刀刃风暴席卷乳房的每一个角
落,三分钟之后,她终于关掉了机器,从外面看,乳房的样子并没什么改变,依
然显得圆润饱满,然而,从透视画面里能看得清楚,整个乳房内部的血肉已经变
成了一堆杂乱浓稠的肉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