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春节回乡,表姐和表姐夫去看望我父母,表姐夫给了500元钱我爸爸零用,我被他那一刻的温情深深打动。从没有哪个时候,像那一刻那么让我渴望,眼前这个孝顺我爸爸的男人,要是我的丈夫该多好!姐夫要我替表姐把处女身给他

姐夫要我替表姐把处女身给他

  来武汉打工,实属万不得已。家里父母和两个哥哥都是种田的,哥嫂每天脸朝黄土背朝天,一年到头还赚不到养孩子的钱。是嫂子提醒我,“我们已经这样了,你不能再这样,你走吧,去城里,城里再怎么不好,也比我们种田的强。”正好那时嫁到城里的表姐开了家服装厂,她回乡招工人,高中毕业的我又会裁缝,顺理成章就来了。于是就有了我与姐夫接下来的故事……



  表姐是我姨妈的女儿。她和表姐夫结婚时,我还在读初中,总记得他们结婚的那天,我和一群小孩子们一起抢喜糖,找表姐夫要红包,“给了红包,我才放你进门!”接亲的队伍被我们嬉闹着关在门外……




  表姐是个能干人,她每天在外面跑,联系业务,订货,销货,都是她一手掌握。表姐夫相对要轻松一些,他这里看看,那里晃晃,更多的时间,他在牌桌上消遣时光。


  我是来打工的,在表姐和表姐夫开的服装厂里,做一名普通的资料员。可我居然成了表姐和表姐夫之间的第三者。


  我不再征求他的意见,他不答应分手,但我要分手。这种绵绵无绝期的等待会让我发疯。
  我从来没想到过自己也会做第三者。我心里对表姐是那么尊重,可是,当表姐夫对我好时,我又不想拒绝。那些天,表姐夫对我的关心明显有些过,他中午给我电话,要我好好吃饭,下午给我电话,要我快点回家。晚上也给我电话,问我在哪里,如果我在外面,他会嘱咐我,“快点回家。”那年冬天的一个晚上,表姐夫打电话要我下楼。

  我不知道他找我有什么事,但我也隐隐知道,我们之间,会有些事。


  我被自己的好奇心牵引着下楼,也被自己的虚荣心指引着赴约。我向往城里生活,向往一个城里人对我有好感。




  “城里人”的桑塔纳2000正在楼下等我。


  我紧张,不自在,有一种明知是错还要犯的惭愧和犹豫。内心在挣扎,表姐夫已把我带到解放公园。被他扫去雪花的石凳凉凉的,而我的心巨热巨热。表姐夫的表白,让我羞涩得不敢抬头。


  他说他喜欢我。“从你第一天来厂里开始,几年不见,没想到你出落得这么漂亮……”我不敢吭声,他抱紧我,吻我。我突然哭了。

  因为害怕?因为感动?不知道。


  表姐夫突然问我:“你真是处女吗?”我感到莫名其妙,他说:“你来的那天,你表姐无意中说的!”我被搞糊涂了,这个时候说这个干嘛?


  爱得绝望他给我买了一部手机,说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专用机”,“不许把号码告诉别人!”他霸道地说。


  我把手机藏在包里,藏得好幸福,也藏得好辛苦。我把手机铃声设为《甜蜜蜜》,优美的铃声一响起,我心里就像灌满了蜜,甜蜜蜜的蜜。

  表姐夫每天给我电话,无非是些闲扯,我却总希望他晚些收线。他开车带我去东湖看风景,去餐厅吃饭,去公园闲逛。他给我买过白金项链、玉手镯,还有我喜欢吃的零食。虽然我是家里老么,但两个哥哥从来没给过我宠爱。贫穷的家给我的是孤独的童年,表姐夫的温暖,让我很依恋。

  这是我的初恋。对于初尝爱情的我来说,他代表的,不仅仅是一段爱情,更是一辈子难以磨灭的纪念。





  对表姐夫的爱,让我内心对表姐的惭愧渐渐减少。

  我们在光明的马路上时间少,在无人看到的车窗后多。奇怪的是,不管在哪里,我从没听表姐夫说过表姐的不是。平时我也很少看到他们争吵,表面看来,他和表姐的感情还没有到要找婚外情的地步。


  在车间里做了两个月,表姐疼我,也因为我写得一手好字,她把我调到办公室,专门做打字整理材料方面的事情。我很感谢表姐,忙完工作,我会经常给她做做家务,有时也替她接接放学的孩子。为了方便,表姐一家三口就住在厂房楼上,而我,就住在他们隔壁。
  而且,更让我心里暗暗奇怪的是,表姐夫对我除了拥抱和亲吻外,他从不侵犯我的身体。哪怕是情至深处,表姐夫也会克制自己。但他说,“你是我的,不许你随便和别的男孩子来往,他们会害你的。我不能让你的处女身给别人。”我笑了:“那你拿去啊!”“现在不是时候,你给我留着就是了。”他说。


  我们的事差点被表姐发现。


  那天半夜突然雷鸣电闪,我被敲门声惊醒。表姐夫在外面喊我的名字,我来不及开灯,打开门,表姐夫进来帮我关好窗户,他边关边责备我:“这种天气经常起风下雨,要你睡觉关好窗户的,你呀……”我从背后抱住他,内心翻腾着绝望的感动。



  黑暗的门口,表姐在问:“你们在干什么?怎么不开灯啊?”我们一惊。表姐夫忙说:“风大,我怕玻璃吹破了,在关窗,好了。马上来,”他又风一般地去了。风关在了外面,和风一起被关在外面的,还有我的爱情。


  走出迷情那以后,表姐夫和我见面的时间明显少了。他说他很忙,不忙的时候,他又说要打牌,不打牌的时候,他又说要陪老婆孩子。





  我停了那个“专用机”。这段爱情本来不健康,他的怯懦让我的理智和自尊开始复苏,我已经25岁了,青春不能再这样虚掷下去。我开始接受高中同学小勇的追求,他也在附近打工。读书的时候,我们彼此就有一种心灵感应。如果不是表姐夫的介入,我和小勇很可能已是一对夫妻。


  和小勇光明正大的感觉让我着迷,原来我并不喜欢偷偷摸摸。表姐夫再好,他也是人家的丈夫。我再依恋他,也是一种畸形的感情。小勇对我的呵护,让我渐渐从和表姐夫那种阴暗的恋情里走了出来。

  表姐夫进来坐着,我要他出去,我说你坐在这里让表姐知道了不好。他默不出声。我不理他,背对他清理东西,他突然从后面抱着我。这个我以前渴望的拥抱,现在却让我恼怒。在我心里,我已经是小勇的未婚妻,我不想和小勇之外的男人有任何纠葛。

  四个月以后,我和小勇开始谈婚论嫁。在这期间,表姐夫找过我,他企图阻止我和小勇恋爱。他总说,“人家会害了你的”,这句以前听着温暖的话,今天却让我无比反感。

  “别人会害我?你不会害我?”我直视他的眼睛,他眼神躲闪,声音越来越弱。



  我看着他,忽然觉得他是那么猥琐。
  我总是痴痴等待着表姐夫的暗号和暗示,而他的冷漠让我的心渐渐冷了下去。这段感情,我本来就是一个被动者,我做不到在他撤退时,还紧随其后。


  姐债妹还?


  那天我和小勇白天照好结婚照,晚上小勇又去我房里,和我整理衣物家什。我准备就在这几天搬家,我们新租的房子已经装修好了。



  小勇回去后,表姐夫来了,他站在房门口。


  我一脸坦然,我不再害怕谁站在我的门口。




  我狠狠地推开他。不等我开口指责他,他语无伦次地对我说,“我和你表姐结婚时,她不是处女。我不甘心,你知道吗?”我渐渐有些懂,“你是说,要我替她还这个债?”“你别说得那么难听,我们是有感情的!如果我以前对你那样,你早就是我的人了!”“可我们没有那样啊!”我觉得这话说得很滑稽。

  “你完全可以只当我们那样了啊!”他一脸无耻地说。


  “你要怎么样你说吧!”我忽然想恶作剧一下。


  “我想怎么样,你应该最清楚!”他猥琐的嘴脸让我想以前我怎么会爱上他?


  “是的,我清楚!我也真的是处女,直到现在都是。但那是小勇的!我未来的老公的!你不会是想……”“我对你那么好。”“我给你你不要。”我调侃他。“那时不敢要。”他嗫嚅地说。


  “现在敢了?现在看我快结婚了?想在最后几天捞一把?”我恶狠狠地咆哮起来。



  也许我的声音太大了,再回头时,那个要“姐债妹还”的男人,没影了。



  他回到了他的家,他该去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