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凌辱2

第二话 (秘密)



  “王主任,那么晚还未放工吗?”公司的保安员陈伯。

  “是啊!电脑好像常常当机,又有很多资料要处理,唉!”我还未说完他已走远,嘿!看来我在这公司的地位,很受专重啊!
  “宝贝们,是你们出动的时候了。”我从我的背包中抽出一大盒束西,是我在从前纲站公司的宝物之一,十套无线微型摄录糸统,虽然型号比较旧和体积较大,但当时它们是专业的机种,录得的影像和音色比现时的偷拍镜头要好。

  晚上十时三十分,一切已设定好了,等待结果吧!嘿嘿……一星期后晚上九时。

  “嘻嘻嘻哈哈……呜……呜……”我笑得眼泪也流下了,还是真的哭了出来也不知道。

三天后,星期四晚上九时。


  待他走远我冷静下来,把刚才的片段重播……“小玲,我现在便要!”说着双手快速地把小玲套装的上衣和恤衫解开,用她那十指半寸的指甲,把玩着小玲的乳头和在那乳晕上急速打转。
  她,就是她李惠芳,在玩弄着我的天使。

  “你看,它们硬起来了,啊~~好吃……”她把小玲放坐在大班椅的左靠手上,用牙齿和舌尖不断的刺激着左乳,右手的五指指甲用拧、爪、转、拉等玩弄着右乳乳头。

  小玲把牙关咬紧,只发出“呜~呜~”的声音。由室内的光线来看,该是黄昏的时间吧!

  “唔!你也想要吧?来……”李惠芳说着。

  “啊~~请你不要在这儿……啊……我求求你……呀……”小玲红着脸说。
  “王主任,你没有事吧?”公司的保安员陈伯刚好巡过。

  “没事没事……”我说着。
  李惠芳快速地脱下自己的衣服,只剩下长丝袜和高跟鞋,35D的胸部充满弹性的跳动着,深红的乳头经已勃起,她已潮湿……“来吧!我爱你!!”说完李惠芳在她桌子的暗格(我也现在才知道)拿了一个袋子出来。

  她从袋子中拿了一对皮手扣,立刻惯性地将它们把小玲反手扣上,小玲现在上身已全裸,下身只穿着短短的套装裙,33A的乳房暴露在空气中,全身震动着。



  李惠芳再从袋子中拿了一条双头的按摩棒,中间连着一条皮质的三角裤。她把裤子连按摩棒穿上:“啊!小玲我来了!”说完把小玲的套装裙拉起,把白色的小内裤拉下,从后进的方式侵入了,再慢慢的抽动着,两手从后把玩着小玲粉红的乳尖。

  抽送的速越来越快,小玲大口呼吸并急速的轻叫着。

  李惠芳再拿出一个小盒子把盒子的按钮按下,按摩棒立刻发出振动,两人立刻激烈的一同颤抖着,李惠芳咬着牙,挥动着她过肩的长发,再加快抽送的速度和幅度,每一下也抽出小玲的身体再深深插到至深处,小玲摇着头呼叫着两眼反白:“我要来了!啊~~小玲!”

  说着两手用力地抓着小玲那33A的小乳房,指甲也深陷下去……“今天晚上来我家OK?”李惠芳激情过后穿回她的行政套装满足的说着。

  “唔……八时左右吧……我要去买些日用品。”小玲说完向李惠芳吻了一下便穿衣离开了。

  晚上十时了,我看着此短片打了两次手枪,李惠芳,你的最大秘密在我手中了,但我的天使也被你沾污了,我要你付出代价,用最终极的方法把你凌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