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我一直都在怀念她——一位教了我很东西的老师,她叫方碧如。
那是个水深火热的年代,我还在南方的一个小山村里,那时候好象是197

1年初,我只有十五岁,正是青春发育的时期,我在村里的中学上初一。

她的父亲是国民党的官员,解放战争时起义,她当时嫁给了解放军的一个团长,

现在这个团长因为说了几句某位中央首长的坏话而被送进了监狱,再加上她那个

国民党的父亲,她不可避免地下放到了我们这个偏僻的小山村。

当时她有四十多岁了,她的身体看上去很柔弱,村长是个好人,不让她下地

干农活,她就做了我们的老师,所有的课都上,她是北大毕业的,足以应付我们


四十岁的年纪,而且还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但仍然是那么的动人,白晰的皮肤,
典型的北方女子,尤其在我们这样的一个小山村里,她简直是个天使。

她喜欢我们,我们这群孩子也很喜欢她,小山村里,因为她的存在而显得生

机勃勃,这和当时那些正在闹动乱的大城市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我知道她很关心我,因为我是个特别的孩子,我不爱说话,但是成绩很好,
在这,我……”

我的母亲过世得早,父亲又病瘫在床上,我一边干活一边学习,成绩还总是全班

第一,我第一眼见到她是就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我不知道为什么。她看着我的

眼神也有点心特别,好象曾经在哪见过我一样。
她看出了我的天份,也希望我们的小山村能出现一个大学生,要知道,我们

村已经有近五十年没出过一个秀才了,所以她常常为我开小灶,到初二的时候,

我参加初三的考试,已经能拿前三名了。

“好样的小明,南山村的希望就寄托在你身上了。你要为乡亲们争口气。”

她常常这样对我说。
“不,老师,我真的很喜欢你!”
“不,小明,你不要说这样的话,你还是个小孩子,你还不懂什么叫爱,我

我抬起头,看着她那张美丽而温柔的脸,我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那一夜的事却改变了我的整个人生。

那是个闷热的仲夏夜,我家的一头猪跑到地里去了,我一个人忙乎了半天才

把它赶了回来,天已经很晚了。
我回来时刚好路过方碧如老师住的那个院子,四周静悄悄的,忽然一点细微

的声音引起了我的好奇,我情不自禁地爬上泥墙,往院子里张望,只见那院子的

一个角落里,一个人正蹲在地上小便。

月光下,雪白的屁股隐约可见,再配上那细微的排尿声,我只觉得脑子一下

就大了,心不由自主的狂跳,虽然院子里还住有另外两个女老师,但我总认为那

就是方碧如老师。

天啊,那个月光下雪白的就是她的屁股!


我突然有了一种难言的冲动,我的裤裆一下就竖了起来,我的呼吸急促而汹


以比城里孩子还要早熟,我死死地盯着那个雪白的东西看,生怕错过了一点,直

到她消失在门里。


我不知道那个是不是方老师,但我总强迫自己去认为那就是方碧如老师,这

样总让我有种莫名的满足感,我迷迷糊糊地回了家,那一夜,我遗精了,遗了很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我一看到碧如老师就心跳加快,我不自觉地总想起月光

下那个雪白的屁股,那个人就是她,那位尊贵而美丽的老师,她的裙子下就裹着

那个迷人的屁股,我不敢再想,但又不由自主地要想,我多么渴望天天都能见到


她,我甚至渴望能和她……

欲念一旦爆发,就无法收拾了,我开始失眠了,我几乎每天晚上都要跑到她

的院墙上去窥探,那怕是刮风下雨,如果看到,我将渡过一个美妙的夜晚,而如

果没看到,我将彻夜难眠,院墙上的窥视竟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份。

当然,是要付出代价的,我的成绩一落千丈,上课时我总时打不起精神,我
她很漂亮,所有的人都这样认为,年青的时候肯定迷死很多人,虽然她已有
那一年的春天,从城里来了几个下放的黑五类分子,其中就有方碧如老师,

目不转睛地盯着老师那丰满的屁股看,脑海里总浮想连篇,根本听不进老师的讲

课。


腿之间乱顶一气,一开始她还有点本能的排斥,总是不自觉地夹紧了双腿。
方碧如老师也敏感地察觉到了,她找我谈过话,但我总是支支吾吾,于是她
她不再象刚才那样静静地躺在那儿,她开始有节奏地配合我,甚至引导我的
决定自己采取行动。

这天晚上,我又悄悄地来到了熟悉的院墙上,其实她已经从我离开家门的时

候就开始跟着我了,可惜我太兴奋,没留意到,当我爬上泥墙时,她从黑暗中走

了出来,我惊恐地望着她。

她只是看着我,一言不发,我知道她一定很生气,她的眼神很复杂,我一点

都读不懂,我可能愣了有一分钟,然后一扭头,飞也似地逃了。


她就坐在我家里,可能等了很久了,我愣在门口,她走了出来,只是拍了拍

我的头,柔声地说道:“小明,你要好好学习,不要想别的,你要为你爸妈争口

气,为南山村争口气,你知道吗?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你会有出息的。明天一定

要来上课,不要迟到。”说完,她微笑了一下,就走了。我的鼻子一下酸了。

我回到了课堂,但还是专不下心,我强迫自己去听课,但那种莫名的**却


总是占了主导地位,我的成绩有所回升,但是没有以前那么好,欲念和理念在交

织,对于一个正处在青春期的孩子来说,这太难了。

九天之后,我终于忍不住了,我又在晚上回到了那院墙上,但院子里已经没

有人会在晚上出来小便了,碧如老师已经在防备我了!

一种破罐破摔地念头由然而生,情急之下我变本加利,在院子东头她们的洗

同学们跟着老师回去了,我心下却突然一阵狂跳,我撒了个慌,装着要回家
澡房的泥墙上凿了一个小洞,这样我在夜幕降临后就到小洞后偷窥三位女老师洗

澡,虽然夜色下不可能看到太多的内容,但我还是凭借着那潺潺水声以及那隐约
我的**夹得更紧了,强烈的快感使得我全身的血管都涨了起来,我双手按住碧
可见的肌肤来发挥我的想象,我仿佛又看到了那雪白的屁股。

在碧如老师来洗的时候,我会把我那坚硬**从裤子里掏出来,反复地的搓

着,直到获得那一刹那间的快感,将**喷到黄色的泥墙上。

女人是有直觉的,有一天当我再到泥墙的时候,我发现小洞被人用新泥给堵

住了,我惊恐地看着四周,害怕又会有人从黑暗中走出来,还好没有,我赶紧落

荒而逃。

第二天我胆战心惊地去上课,碧如老师象往常一样,没有什么异样,我稍稍

安了点心,会不会是她为了不让别的同学耻笑我而装作没发生呢?年轻气盛的我

并不把碧如老师的好意当回事,我找准机会又凿了一个洞,但两天后小洞又给堵

上了。

我知道一定是碧如老师,因为如果是别的教师的话,我早被告发了。只要有

一个人躲在那里,根本不做任何防备的我一定会被逮个正着,而且结局是可想而

知,但没有。

所以我知道一定是她,她一定是想让我默默的退缩,回到课堂上,成为一个

好孩子。我也想,但我总是做不到,我象吸毒上了瘾一样,无可救药了。

只有等到真正解脱的那一天。


那一天终于来了。
一个沉闷的初秋的下午,大暴雨要来了,全村的男男女女都被组织到地里去
抢收,如果不赶在暴雨之前收完的话,这半年的辛苦就白费了。


一次我更大胆,我要到洗澡房里看看,寻找更有效的方法。

于是我终于第一次进了那个洗澡房——碧如老师的洗澡房,我紧张地在墙上
搜索,搜索一个不容易被注意的地方。终于我找到了一个我认为是她们肓区的地

方,我开始掏出工具来凿洞。

就在我正干得热火朝天的时候,碧如老师回来了,也许是我干得忘形了,我
居然没有发现,等我转头的时候,她已经站在我身后了。

我愣愣地看着她,她捂着手指,左手的食指上缠了一个布条,她一定是抢收

时弄伤了所以回来包扎的,她也看着我,眼睛里充满了一种复杂的感情,或是悲

伤,或是怜悯,或是愤怒。

我不知道。

但是她不说话,我突然间不知哪冒出来的一股勇气,我大声地说:“老师,

我是来这上一下厕所的!”说着我就背对着她,解开了裤链,掏出我的东西,开


我真的担心我会撒不出来,在老师面前丢丑示弱,但我用力顶了一下,还是

撒出来了,撒完尿,我长出了一口气。

我拉好裤链,转过身来,看也不看她一眼,抬着头就走,其实我的心跳得很

厉害,我真的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才好。

但是我才刚刚走了几步,就听到碧如老师在后面叹了一口气,一阵幽幽的声

音传到了我耳边,“小明,你是我的学生,我有责任照顾你,为你所做的一切负

责。”

我一下站住了,回过身来,看到碧如老师双手就放在胸前,正在解她衬衣的

扭扣,雪白的脖子露了出来,我的脑海里一下闪现出月光下那洁白的屁股,我只

感到脑子里“嗡”地一下,热血全涌上来了,我快步冲过去,一把碧如老师按倒

在了洗澡房里那湿润面柔软的沙地上。

“不要,不要,小明,不要在这里,不要……”

她急急地喊道,但是声音很低,在我听来仿佛象是在呻吟,我已经顾不上那


么多了,我有一种很急迫的感觉,我手忙脚乱地去扯她的上衣。


她本能的想要阻止我,但又不敢太用力,我们推推搡搡的,弄了好一阵子,
快回来了,你快穿好衣服吧。”

碧如老师挣扎着,想拿开我的手,但怎么也做不到,我苦苦地哀求她,她的
她可能意识到这样会耽误更多的时间,于是,她的抵抗弱了下去,我终于可以扯

开了她的衬衣。

洁白的肚皮和一件白色绣花的胸罩呈现在眼前,我的**一下就硬了起来,

把裤子顶得高高的,我也不知那来的力气,一下就把她的胸罩给扯断了。

她“啊……”地惊叫了一声,双手本能地护到了胸前,我粗暴地扯开了她的

虽然已经有点塌下,但看起来还是那么的饱满,尤其是那两颗暗红色的小乳
地挤了进去。
我也忍不住跟着忘情地叫着。

头,让人恨不得一口吞下去,这可是我第一次这么清楚地看到一个女人的**,

我艰难地咽了一下口水,马上伏了下去,咬住了一颗**,贪婪地吮吸起来。


“小明,不要,这,这会被人看见的,不要,老师给你,我们到里边去,别


可我根本管不了这些了,那种禁忌的快感已经让我忘记了一切,我趴在碧如
第二天我没敢去上课,我跑到田野里,让谁也找不着我,直到晚上才回家。

我的成绩又开始回升了,但我在那一天由一个男孩转变为一个男人的时候,

老师的身上,吮着她的**,手还急不可耐地在她身上乱摸,她挣扎了几下,终
始撒尿。

于无功而返,她就慢慢地平息了下去。

我的右手趁机探入了她的长裤中,用力一扯,裤头就被褪到了腰下,我坐起

身来,抓住老师的裤头,用力地往下拉,老师把自觉地把屁股抬了起来,整条长


腿紧紧地夹在一块。


我死盯盯地看了她的长腿几眼,咽了下口水,马上又弯下腰去,抓住了她身
上仅存的那条红色底裤。


就在这时候,她忽然紧紧地抓住了我的双手,不让我再动一下,我试着用力

拉了一下,没拉动,也不知她哪来这么大的力,我急红了眼,喘着粗气,直勾勾

地看着躺在地上的老师。

她也喘着气,和我对视着,眼神中充满了惶恐和不安,但是过了一会,那种

惶恐和不安消失了,她闭上了双眼,无奈地松开了双手。

我迫不及待地一拉一甩,红色的内裤无声地飘落在地上,碧如老师也无声地

展开了她的身子,如一个洁白的雕像般躺在了那里。

(二)

世界仿佛一下就消失了,我呆在那里可能有几秒钟,思维好象也停止了,我

第一次看到了女人的**,且是碧如老师的**!我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那就是我朝思暮想的女人!这就是我最爱的碧如老师!她的**,她的肌肤,就

在我的眼前,上天啊,我受不了了!

美丽的碧如老师就躺在我的身下,我已经完全的进入了这位慈母般的老师的
我慌慌张张地脱下了我的裤子,我的**已经象根铁棍一样硬了,我扑了过
去,压在碧如老师的身体上。

她的**温暖而光滑,象湖水一样温柔地包围着我,我发疯似地在她身上乱


吻乱摸,丰满的**,修长的大腿,让我发狂,我咬呀抓呀,象一个饿狼一样。

她侧过头去,闭上了眼睛,不敢看我,双唇抿在一起,任由我这个十五岁的

孩子在她的身体胡乱地宣泄。

我也不知道第一次我是怎么找到那个地方的,我只是胡乱的在碧如老师的双


但在我顶了几下之后,她终于还是慢慢地分开了双腿,并曲起了膝盖,就在

这时,我感觉好象顶中了一个小洞,那里的肉一下陷了下去。

只听见碧如老师当即“啊”地叫了一声,我也不管是否找到了地方,只是奋


涌,十五岁的我好象一下成熟了,农村里的孩子平时常看到驴啊马啊的交配,所
“啊……小明,你……你轻点,不要……”
碧如老师咬起了嘴唇,滿脸痛苦的样子,她的**还很干涩,但初经人事的

我又哪里懂得这些,大**进去了一半,我挺起身子,使劲把另外一半也给用力



“啊!”

碧如老师痛得叫了起来,腰身一下绷紧了,整个腰部本能地往上抬,**把

双手,一对丰满而白晰的**一下跳了出来,这是多么美丽的一对**啊!

如老师的双肩,下身用力地一寸一寸往里插。
碧如老师双眉紧蹙,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渗了出来,我知道她一定是很痛,因


终于全根没入了碧如老师的**中!
老师的屁股。

她松了一口气,绷紧的身慢慢地放松了下来。

这时我的**已经被碧如老师的嫩肉整个包住了。
但这更显得她的成熟与动人的韵昧,我痴痴地看着,手向下滑去,抚到了她

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传遍全身,真的好象是在梦里,那些温暖的嫩肉紧紧地

夹着我的**,随着她急促的呼吸不停地一张一合,这种感觉太美妙了。

体内,她的年纪足可以做我的母亲了,但是我却是这般的迷恋她,甚至疯狂地爱

上了她,而她,为了我这无知的孩子不再沉沦,竟然奉献出了自己洁白的身体,

这时候,就是让我去死,我也愿意!!

我知道机不可失,一下子也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勇气,我一把抱住了碧如老
我象一只野兽一样,趴在她身上,开始了疯狂地抽动。

她咬着牙,默默地承受着我的冲击,她那丰满的胸部在我的冲击下形成一阵

阵波动,她的**散发出来的阵阵体香,**磨擦带来的阵阵快感,不断地把我

推向高峰,我的脑海中突然间又出现了那一夜月光下那个雪白的屁股。


我感到我要爆炸了,才插了这么几十下,我就忍不住了!我用尽全力将**

最后一次插进了碧如老师的**中,积蓄了十多年的**在这一瞬间爆发了。

我情不自禁地叫了起来:“碧如老师!”

滚烫的**象洪水一样地喷了出去,直射入碧如老师的子宫中,而且连续喷


涌了好多下才告停止,雪白的屁股在我脑中一下就消失了,我的身体瘫了下来,


当一切都平静下来的时候,我感到从未有过的舒泰,我的**从碧如老师的


**中退了出来。

她推了我一下,把我从她身上推开了,她坐了起来,侧过身去,开始在地下

搜寻她的衣服,我发现她的背上粘上了很多地上的湿沙,我心下一动,忍不住伸

为她的**很干,而我的**又是这样的硬,在她一连串的呻吟声中,我的**
出手去,帮她拍拍背上的沙子。

她转过头来,眼光中是充满了温柔,她轻声地说到:“小明,不早了,大伙
多。


“哎”

我喃喃地应了一声,但手还是没放下来,我继续拍着她背上的沙土,她的背
很光滑,我现在才能仔细的观察她的身段,她的曲线很美,只是腰身微微地有点

发福了。


的臀部,这,这就是那个月光下的雪白的东西吗!

我的心中涌过一阵热流,我的呼吸一下就加快了,我轻轻地抚着她,她的臀

部又滑又软,这时我突然有一种冲动,我真想抱住那诱人的臀部,我那年轻的阳

具一下又竖了起来。

碧如老师也感到了我正在抚摸她的臀部,她穿好了上衣,回过头来,当她看


到我那昂然挺立的**时,也吓了一跳,“小明,你怎么了?”

我一下抱住了碧如老师,“老师,我……我还想要,老师,我……想!”

碧如老师轻抚着我的头发,柔声地道:“不要这样,小明,大伙快回来了,

你要走了,懂吗?别任性了,听话。”

我知道只要我放手,就没机会了,这时**已经遍布了全身,我再也控制不

住了,我死死地抱着她。

“不……我要……老师,我真的很爱你,老师,我想要你,真的,老师。我


爱你!”


知道你这个年龄很容易胡思乱想,老师可以帮助你,你知道吗?老师我比你大很

多,我可以做你的母亲了,你以后会有你喜欢的女孩子的,她会跟你差不多一样

的年纪,你懂吗,那样才是爱。我知道你喜欢老师,老师也很喜欢你,因为你是

个好孩了,听话。快起来”


我抱着碧如老师,拚命地象孩子一样的撒娇,同时,我的手不老实地揉搓着

喘着大气,伏倒在碧如老师的身上,很久很久没有动……

“小明,不要这样,听话,别这样……”


挣扎渐渐地停了下去,反正已经错了一次了,再错一次又何妨呢?

她终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幽幽地说:“真不知道是不是我上辈子欠你的,

好吧,小明,你要答应我……以后要好好地学习……知道吗?今天的事只有你知


我知,你不能说出去,懂吗?”

我用力地点了一下头,再一次把碧如老师推倒在了地上,我爬到了她身上,
解开了她刚刚穿好的上衣,美妙的**又一次呈现出来,这一次她主动的伸出双
悠悠母子情
手,握住了我的**,把我引导到了她那迷人的洞口。

“小明,来吧,你的罪恶让我统统地吸收吧,你记住,以后一定要好好听

话,知道吗?”

我“嗯”了一声,一挺腰,粗大的**一下子就进入了碧如老师的体内,由

于刚做完不久,她的**内还留有我大量的**,再加上**的磨擦也给她带来

了一定的快感,她的**里已经很湿滑了。

我很顺利地进去了,再一次体会到了那种神仙般的感觉,我用力地抽动着,

仔细地品味着刚才没有品味到的感觉,尽情地宣泄着我的**。
村里一个人影也没有,我偷偷地溜了回来,我要在洗澡房上再凿一个洞,这

而她,我的碧如老师,则象一块巨大的海绵,吸收着我体内所有的罪恶,又


象一个慈祥的母亲一样,呵护着一个无知的孩子。



动作,她的**吮吸着我的**,很舒服。
这群山村的孩子了,这也正是为什么文革后我要考北大的原因。
我在她的引导下不断地冲击着她的**,我的小腹撞击到她的小腹上,发出

“啪啪”的声音,她的里边流出了很多的水,流到了她那雪白的屁股上,诱人极

了!
裤一下就被我拉了下来,露出两条修长的大腿,她的腿很白,皮肤泛着光泽,双

望去,碧如老师就在里边,正在寻找什么东西,只见她找到一个谷堆下,突然惊
于是,在那个狭小的洗澡房里,一个十五岁的男孩正在一个可以做他母亲的

妇人的身上,尽情地发泄着,这是怎样的一幅画面呀!

我们两开始渐入佳境了,碧如老师开始轻呤起来,“啊………啊……啊……

钢……啊……钢”

我不知道她所喊的“钢”是谁,我只是更加卖力地抽动着,每一次都直插入


碧如老师的**中,她的脸上出现了红潮,一头乌黑的头发也散落开来,媚眼

如丝,娇喘吁吁,动人极了。她甚至抱住了我的脖子,双腿盘上了我的腰,我捧


着她的腰又是一阵狂插。


“老师……老师……”

“啊……啊……钢……啊……”

终于,那一刻来了,她的双手突然抓住了我背后的肌肉,整个头部向后仰了

起来,双腿紧紧地夹住了我的腰。

“啊……”

大叫起来,我的**被她这么一夹,只觉得一股热热的东西冲到了**上。


我再也受不了了,干吼了一声,重重地把碧如老师压到了地,**随即喷涌

而出,全部射到了碧如老师的**中,我们喘着气,紧紧地拥在了一起……

(三)

当社员们的脚步声在院外响起的时候,我从碧如老师的身上匆匆地了起来,

我们慌里慌张的穿好衣服,我更是象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狼狈地逃离那院


子。
我没命一样地跑啊跑啊,我冲进家里,躺在床上,不停地喘着气,脑里一片

空白,整个身子象虚脱了一样,我真的是不敢相信刚才所发生的一切是的。

我回味着她那温热的身体和那光滑的肌肤,以及那**的**,我感到无比

的满足。

这一夜,我睡得特别的好告别的甜,那是我见到过碧如老师后第一次睡得这

么的香甜。我什么也没有梦见。
第二天我是怀着一种很复杂的心情去上课的,我见到碧如老师的时候都不敢

看她,她好象没发生过什么事一样,象往时一样平静,不过我还是可以感觉到她

在有总避开我的目光,她仿佛是在努力地装出一种平静。可是我不一样,当我的

眼光接触到她那的身体时,我的心还是忍不住地一阵狂跳。

我的身体就有了微妙的变化,我时常会渴望那种痛快的宣泄,我不能自拔,无法


抗拒。


我想没有一个人能抗拒得了,生理上的堤防一旦打开,就不能再回头了,不

然我们伟大的**也不会娶那么多的夫人了。

就这样又过了十几天,对我来说是一个漫长的时期,我不知我在想什么,我

只是在热切地期吩着,期盼着再有什么事发生,我知道不能永远这样无事发生,

有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该来的总会来的。

入秋之后,学校常常组织我们帮社员们打谷子,我们也乐得不用学习,那天

打完谷子之后,天也暗了下来,大伙都各自回家了,我们这帮学生也收了工具跟
着老师们回学校。

走到半路的时候,就听到碧如老师“呀”地叫了一下,一位女老师忙问也了

什么事,碧如老师说她的一样东西掉在打谷场里了,她要我们先回学校,说完她

自己就急匆匆地返回打谷场了。

了,其实我一离开大伙的视线就返身跑回了打谷场。


走近打谷场的时候,放慢了脚步,从院墙外向里头张望,碧如老师不在场子

里,只听到装谷子的土房里有声音,我跳进了谷场,摸到土房边上,探着头向里


喜地叫了一下,然后从地上捡起了一个小物件,她高兴地看了看了手中的东西,

擦了一下,装回了衣袋里。

我刚好走到了土房子的通风口上,她一抬头,就看见了我。

“小明?你怎么会在这儿?”
上帝啊,我的忍耐力达到了极限!
“我……”
不顾身地顶下去。

我一下懦喏得不知该说什么好。

碧如老师似乎明白了什么,说道:“小明,天不早了,回去吧,你爸在家里

等你呢。”说着她拉了我一下就要走。


师,“老师,我……我真的很想你。我……”

“别,小明,不要这样,你不是个小孩子了,你该懂事了。”

“可是,你说过,什么都能依我的,老师,我是真的喜欢你。”

眼看四周无人,我也更大胆了,我死死地抱住碧如老师不肯松手。

“小明,不要。”
我嗅着从她身上传来的阵阵体香,体内的热血开始沸腾了,这时候如何能放

得了手,我不顾一切的抱着碧如老师,把她往土房子里推,她一下承受不住,向

后退了几步,撞到了一个谷堆上,我把她顶在谷堆了上,双手趁机伸入她的衬衣

中,在她丰满的胸前乱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