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3年的家庭生活

说明:2103年仅仅表示这个故事发生的时间是100年以后,所以不要和现在产生联想。http://Www.dywx.NET 第△一文学故事发生的时候,人类的社会结构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妇女在2103年成为了男性的财产,可以自由买卖。男性在2103的家庭和社会生活中,对妇女拥有绝对的主宰权。我仅仅想在这里对那时的生活做一个尽量具体的描述……

第一章雅雯在放学回家的路上一直忧心忡忡。她刚进家门,她的母亲淑仪就发现了女儿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能告诉妈妈发生了什么事吗,亲爱的?”淑仪问。雅雯递上了她学校里的成绩单。淑仪拿过成绩单瞄了一眼,“噢亲爱的小宝贝!您吮**的成绩是不及格!您的父亲如果知道了会非常恼怒的。”

雅雯的眼睛滚动着泪花,“妈妈,我真的非常努力的在学习吮**技术。可我还是无法让它进入我的喉咙。妈妈,您认为爸爸一定会因此惩罚我吗?”

淑仪抚摸着她女儿的头发,“我想你爸爸肯定会惩罚你的。他可能会把您带到家庭惩戒室来进行处罚。”

雅雯的眼睛充满了恐惧。她的父亲以前之用过皮带惩罚她,但还从未把她带入家庭惩戒室。她看见过爸爸把她的母亲带到楼下的家庭惩戒室,虽然房间的隔音非常好,可妈妈的尖叫还是在楼上听得非常清楚,而且妈妈身上可怕的伤痕好几天都不能消退。有几次,妈妈的奶头被打肿到山雀蛋那样的大小,肿胀会持续好几天并使妈妈痛苦不堪。

雅雯开始啜泣,“妈妈,我好害怕。”

淑仪说,“我知道,亲爱的,惩罚是相当可怕的。在我们给你父亲看成绩单之前,我们必须尽量使您的父亲开心。你爸爸在得到充足的性享受之后,惩罚就不会太严厉了。”

雅雯的泪更多了,“但妈妈,每次爸爸与我**都把我弄得很疼,我真的恨死和他**了。”
她的母亲拍了拍她的肩膀,“我知道,你爸爸的**很大,但这总比他把你带到楼下的家庭惩戒室好吧。今晚,我们必须尽最大的可能,设法使你爸爸有兴趣来操你,甚至是操你的屁眼。你要乞求你的父亲,你必须让他今晚有操你的兴致,我们准备一下吧。”
舒婷把椅子放到自己的办公桌前,然后掀起她的短裙,先把自己的**对准那根长一点假**,微微插进去一点。又把肛门对准那根短一点假**,小心翼翼的把它塞入自己屁眼。然后开始把身子坐下去,一直到两根假**完全插入他的体内,再把裙子放好,开始工作,给桌上的文件分类。整个过程中梁立剑连头也没抬,埋头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处理各种文件。

淑仪带着了她的女儿去了雅雯的卧室,并让雅雯脱掉衣服。雅雯14岁了,长着一头黑发。和她母亲淑仪一样的健美丰满。虽然年仅14岁,她的三围却是36D-23-35。她的个子不高,这样就显得她的**更大了。

淑仪递给她女儿一件很短的T恤杉。雅雯套上了T恤杉。这件T恤杉实在太短,它的底部刚好能遮住雅雯的**,**之下的大半个**全都暴露着。当雅雯举起她的胳膊时,那么就连她的**也遮不住了。

淑仪又递给雅雯一条牛仔短裤。短裤的开口很高,只有窄窄的一小条权且能称为是裤裆。雅雯穿上了牛仔短裤,她的屁股几乎是完全暴露在外了,就连她的阴毛也不能完全遮住,在裤裆的两边露了出来。

淑仪上上下下审视了她女儿一遍。感到非常满意,因为几乎雅雯的每一个动作都会使她的阴部或**完全露出来。她又领雅雯来到主卧室。她的手指轻轻地按着自己的嘴唇,审视了她在柜子里的衣服。终于,她看到了一件衬衫和一条超短的黑裙子。她决定换上这套衣服。

虽然淑仪31岁了,还是非常的美丽。梁立剑买她时她才13岁,现在已经是4个孩子的母亲了,她生第一个孩子时才15岁。她的**很大,身材修长。梁立剑总是让她把阴毛刮光,这样她的阴部就显得象一个小姑娘一样的光洁了。


穿着性感的母女俩下了楼,进到厨房。淑仪把女佣叫了过来。这个泰国女佣是上月新来的,才15岁,身材不高,**和屁股都很小,还没完全发育。

林老师拼命地摇头:“我完全明白了,我将按你的要求去做。”
她跟着淑仪到壁橱前。淑仪让她脱掉衣服,穿上一件女佣穿的小围裙。小围裙的上部刚好能够盖住她的小**,围裙下面是镶褶边的,正好盖住她的**,但她的屁股却是完全地暴露在外面的。小女佣可怜兮兮地看着淑仪,因为她知道穿的如此暴露意味着又要被主人一通狠操了。

梁立剑总算回家了。当他进门时显得相当疲乏。他在一家科技公司工作,是一个资深会计师。公司付给的薪水很不错,但是工作有时太累。当他进了门,看到3名穿着性感的女人时,他的心情才有了明显的改善。
校长怒视了林老师一眼,转头对梁立剑说:“非常抱歉,梁先生,我现在知道问题的所在了。林老师,我们学校不允许失败。任何一个学生只要表现不好或是没有完成作业就必须立即处罚她!你明白吗?”林老师红着脸,咬着自己的嘴唇点了点头校长拿起一根教鞭,向门口走去,“都跟我来!”
“很好,这是个很好的欢迎仪式。今天是什么日子?”

淑仪走了过去,用她的胳膊抱住了立剑,“我觉得你工作太累了,想在今晚给你一个惊喜,让你好好娱乐一番,轻松轻松。我是这样设计的,你同时操我们三个,谁最能让你感到满意,她就是优胜者,不被打屁股。失败的那两个呢,第二名让你打10记屁股,第三名让你打20记屁股。你觉得这个主意如何?”

梁立剑微笑着说,“听起来不错嘛,那我们就进客厅先预热预热。”
大家进了宽敞的客厅。立剑开始脱下他的衣裳,递给女佣让她把衣服挂进壁橱。梁立剑是一个身材高大的人。他的肌肉非常结实,有着一双强有力的胳膊和大手。但是,他最醒目的地方是他的**。既使在没有完全勃起的情况下也有5寸多长。比长度更可怕的是他的**还很粗。在场的三个女人都知道,与梁立剑**有时是非常痛苦的事,尤其是被他操屁眼的时候。

梁立剑走到妻子的身边,手伸进她的短裙,把他的手指插入她的**。淑仪出于本能地稍微躲了一下,然后马上把身子轻轻地向下蹲了点,这样梁立剑的手指才能更好插入她的**。梁立剑用他的手指在淑仪的**来来回回捅了几下,淑仪的呼吸也随着急促起来。

“今天有什么新闻?”梁立剑一边捅着淑仪的**一边问道。

“隔壁的邻居李强今天狠狠地打了他的妻子一顿。因为李太太今天开车回家时,停车不小心,把汽车的表面划了一道凹痕。”淑仪回复道。

“看来李太太的屁股肯定又要象猴子屁股一样红上一两天了。”立剑微笑着说,“跪下来,舔我的**。”
淑仪点点头,等立剑把他的手指从**拿出来后,淑仪立即跪下,把立剑的**放进口里,开始用她的舌头在**附近舔,她贪婪地吮了几秒钟,然后开始把**往嘴里吞。令人难以置信地把整根**完全的含到了嘴里。她屏住呼吸,让**深深地插到她的喉咙,虽然她的喉咙感到酸疼,但她还是努力把头往下再压低,使梁立剑的**能够把她的嘴当**来操。


三个女人什么也没敢说,乖乖地脱光了身上的衣服。梁立剑仰身躺在了地毯上,**高高地向上翘着。他向淑仪招了招手。淑仪叉_腿,慢慢地蹲在大**上,她用一只手握着**,慢慢把**导向她的屁眼。等**导向她的肛门口,她再一使劲,把**插入她的屁眼。

虽然她的屁股经常被梁立剑操,但她的肛门还是传来一阵疼痛的感觉。她把身子慢慢开始向下压。好让**能够深深地插入她的屁眼。当**插入2/3的时候,她停了下来。她要设法让女儿赢得这场比赛,可又不能让梁立剑察觉。
她只是让自己的身体缓慢的上下运动,因为她知道这样一来立剑会感到不耐烦的。果然,她这样动了一会儿以后,梁立剑一把推开了她,“太差劲了,简直是不会挨操。到旁边去等着挨屁股吧。你这头母狗,把我的**舔干净!”

淑仪慢慢的起身,跪在她丈夫旁边开始舔他的**。一直到**上的粘液全添干净了,她才悄悄地爬到了一边。


梁立剑又向女佣招了招手。小女佣软软地啜泣着,慢慢走近梁立剑,她知道她的屁股又要被操了,每次梁立剑都会把她的屁眼操出血。当梁立剑的**插入小女佣的屁眼时,淑仪悄悄对雅雯耳语,“你必须让爸爸的**完全插进你的屁眼,否则就要输给小女佣了。”雅雯听到这话,感觉自己的括约肌条件反射似的抽搐了一下。


小女佣开始慢慢强迫自己的屁眼开放。当**插入她的屁眼时,她感觉她的肛门像是撕裂一般,她不停地尖叫着,想以此来减轻痛苦。她设法轻轻地上上下下运动自己的身子,避免梁立剑的**插的更深。

梁立剑感到非常恼怒,因为他的**缺乏一个深深的冲刺,他抓住小女佣的头发,让她的面孔紧挨他的面孔,“你没有用尽全力,我感觉不到你的屁眼。我会让你感到后悔的!”

放开小女佣,梁立剑给雅雯发了信号,让她过来骑在他的**上。雅雯舔了舔她的嘴唇,鼓足勇气蹲下身子。她握着**,慢慢把**导入她的屁眼,然后她深深的吸了口气,身子开始往下压。她虽然心里恐惧,但动作没有丝毫放松,最后她终于成功——梁立剑的**完全插进了她的屁眼。
她先穿上了衬衫。衬衫的第一粒纽扣正好是在她的肚脐之上,衬衫的开口很宽,这样就让她的**露了出来。因为衬衫的布料是透明的,所以她的**也能清楚地看见。她再把裙子也穿上。裙子很短,只到她双腿的交叉处。她拉了拉在她旁边呆呆地看着的女儿雅雯,对着镜子努力做出了一个勇敢地微笑,“我们看起来很漂亮啊!”

梁立剑在此期间已经把注射器装满了。针有3厘米长,注射器中装了了100cc的**增痛液。就像是在给学生上课,梁立剑对雅雯说:“这是你初次接受这种处罚,我就给你解释一下我要对你做的。”
雅雯大声呻吟着,上下套动,浑身是汗。在几分钟以后,她稍稍抬起身子,然后在重重地坐下去——她一定要赢得这场比赛,否则就惨了。5分钟以后,梁立剑把**射进雅雯的屁眼。雅雯已经站不起来了,软软地倒在了地毯上。**从她的肛门里缓缓的流出。

梁立剑站起身来,抚摸着淑仪的头发说,“我真不明白今天是怎么了,你的发挥太失水平。你是今晚的最大输家。”他又看了眼小女佣,“你这头小母狗,你是第二个输家。”小女佣的眼中立即挂满了泪水。

梁立剑去壁橱拿出一根竹藤茎。他迅速地挥舞了一下竹藤茎,让它在空气中呼呼作响。他转向小女佣,“趴在地上,把屁股翘起来,自己计数。”

梁立剑把竹藤茎在小女佣的屁股上摩擦了一下。没有任何警告,突然狠狠地抽下。小女佣开始嗥叫,充满痛苦地扭着她的身体。“这只是一个开始,”梁立剑说道,“我们现在开始计数。”梁立剑提高他的胳膊,然后猛的劈下。小女佣的屁股上立即多了一道红印。“一个!”小女佣没忘了报数。

在小女佣大声的计数声中,梁立剑完成了对她的惩罚。“你必须学会努力的工作,象刚才那样挨我操是不合格的,要记住教训。否则你还会有更大的苦头吃的。”梁立剑对着小女佣的阴部轻轻地抽了一鞭,“好了,滚开吧!”

“轮到你了,淑仪!”梁立剑高兴地说。淑仪乖乖地趴在地毯上,把大白屁股翘了起来。梁立剑开始交叉鞭她的屁股和大腿。等到完成了20个数目。淑仪的屁股上已经布满了红痕。

梁立剑扔下竹藤茎,感到心满意足,“好了,可以开饭了。今天的晚饭是什么?”立剑问道。

淑仪温柔的回答道:“亲爱的,在吃晚饭以前,雅雯还有件事情想让你知道。”
校长打开了门,挥着手示意林老师进去。林老师开始呜咽,她小小的**也随着她的哭泣轻微地颤动。

雅雯拿出了她的成绩单,战战兢兢地把成绩单递给了父亲。当看到父亲读完后的脸开始变得阴沈,雅雯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第二章梁立剑打开了家庭惩戒室的门,站在门边等着淑仪把雅雯从楼上带进了惩戒室。

惩戒室的房间里有根柱子,上面挂着锁链和灌肠用的橡皮管。墙壁上的装饰都是些看了让人害怕的鞭子、夹钳和假**。房间中间是一个医生用的妇科检查躺床,旁边配有其它的装置。雅雯环视了一下四周后,开始哭了——这房间里的一切让她明显地感到,这会是一个非常难熬的夜晚。

淑仪把她的手放在女儿的肩上,努力地安慰着她。

梁立剑打开了柜子,从里面拿出一些对象放到了一个不锈钢托盘上。当他把托盘放下,淑仪和雅雯看到的用于注射的针和一小瓶象牛奶一样的液体。

淑仪开始替女儿担忧了,“立剑,你想给她的奶头注射这个?这种**增痛液对雅雯来说有点太重了吧?你对她要求太严格了,她可还是第一次接受这样的处罚。http://www.DYWX.nEt 第一文☆学”

“什么?严格?”梁立剑对着妻子咆哮,“我花了那么多的钱的让她进最好的学校,我是希望她能够好好学习,可她——看看她的成绩。好吧,如果你担心我的处罚会损伤她的**,那么你就等着看我会怎样处罚她的**吧!”

雅雯流着泪说道:“爸爸,我以后一定好好学习!我保证我以后每天晚上都练习两个小时的吮**技术!下次一定拿个好成绩回家,求你别处罚我了!”

梁立剑脸更阴沈了,“不行,通过今晚的处罚,才能让你牢牢的记住这个教训。”

淑仪悄悄的从后面把自己的**压在了梁立剑的背上,她的手轻轻的伸到前面,开始有节奏的、温柔的揉搓梁立剑的**。“亲爱的,如果你仅仅处罚她的**,放过雅雯的**,那我今天晚上就把你的高尔夫球杆插进我的屁眼,而且明天一天也不拔出来。”

梁立剑的口气放软了:“好吧!就依了你。唉,你知道我心慈手软的弱点,就总是这样来利用!这样对孩子的教育是不利的,算了,现在去把雅雯的手捆起来。我去装注射器。”
立剑刚走开,淑仪悄悄地对雅雯耳语:“这种注射非常疼,你可以大声地叫出来。除非在你爸爸气极了的时候,一般情况下,你爸爸在射精以后就会停手,我会让他尽快设出来的,你要挺住。”


他举起注射器,“这支注射器中装满的是**增痛液。它是由一种奇特的物质组成,这种物质会使你的**发肿、膨胀,使你的**对疼痛的敏感度增加,只要有人稍微一碰你的**,你就会感到钻心的疼痛。这些物质在一段时间后,一般是24小时,就会被你**周围的组织所吸收,那时你就不会感到疼了。

为了使你的惩罚达到48小时,我决定在你的每个**注射200cc。**增痛液的使用量我也吃不准。但总之,在几个小时之内,你的**会难以置信的疼,未来一两天之内,你的**会一直是肿的。你还有什么不懂的问题吗?”

过了几分钟,立剑一把抓起淑仪的头发,说:“开始比赛吧!操穴太普通了点,我决定把比赛改为操屁眼!把衣服都脱了!”
雅雯拼命的挣扎,口中喊着:“爸爸,不要呀!”

雅雯摇了摇头,眼里充满了泪水。


梁立剑抓住了她的一个**,把针慢慢地扎进去,再轻轻的推注射器,把液体注入了雅雯的**。雅雯嘴大大地张开,发出痛苦的尖叫。慢慢地,梁立剑把注射器里的液体全部注完了。他把它拉出来了,回到桌子边,重新开始装液。雅雯开始求饶了:“爸爸,爸爸!我受不住了,不要再给我注射另外那300cc了,求求你!我会疼死的!”

梁立剑举起注射器,轻松的回答了雅雯一句,“不!你不会疼死的。你到是希望你会死去以求得解脱,可是你除了疼却不会死。”

在雅雯和尖叫声中,梁立剑给她又注射了100cc。两个**一边100cc。他放下了注射器。雅雯的**已经开始轻微地肿胀了。她感觉像是有火在烧烤着她的**一样,又象有千万支针在扎,真的是疼痛难当。


梁立剑说道,“那种有火在烧烤的感觉会越来越厉害的。等你的**肿胀到一定的程度,我再给你注射剩下的200cc,到那时候你才会真正领略什么是疼。”

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梁立剑叫淑仪手撑桌沿,翘起屁股。他站到了淑仪身后,把他的**插进了她的穴里。淑仪大声地呻吟起来。


这次淑仪和晚饭前不同了。她为了缓和梁立剑加在雅雯身上的惩罚,这次就必须使丈夫操的满意。于是她把屁股使劲的向后顶,最大限度地整好节奏,以使梁立剑感到操的轻松不费事。她激烈运动着,嘴里还开始讲梁立剑喜欢听的淫秽故事。



突然,梁立剑停下来了,拔出**,然后朝着雅雯走去。他一手一个,紧紧握住了雅雯的两个**,开始使劲的挤压。



梁立剑其实只是做个测试,他很满意的说:“好,现在可以开始第二轮注射了。”

雅雯明白父亲今晚是不会发慈悲了。她深深地啜泣了,与此同时梁立剑再一次装满注射器。在雅雯尖叫声中,第二轮注射完成了。

梁立剑再度站到了妻子的身后,把**重新插进了她的穴里。十分钟之后,淑仪已是香汗淋漓了,这时雅雯的**也肿的开始发红了。梁立剑开心的看着雅雯的**,终于在淑仪的穴里射了。

他拔出**,来了到女儿的身边。雅雯的**已经肿的发亮,眼泪从她的面颊上不停的往下淌。“我本打算再用鞭子抽打你的**,但是,念在你是第一次接受这种惩罚,所以,这次我就饶了你。你要汲取教训,好好学习吮吸**的技术,知道吗?”

雅雯痛苦点头表示知道了。于是梁立剑松开了她的捆绑,3人一起回到了楼上。

雅雯去了她的卧室,在床上躺下,可不管她用什么姿势睡,**的痛苦总是挥之不去。大概躺了二十分钟之后,她听到父母房间有声音,就蹑手蹑脚地往父母的房间走去了。隔着门缝,她看见妈妈正在把爸爸的高尔夫球杆往自己的屁眼里插。爸爸坐在沙发上,手里端着杯啤酒,正兴致勃勃的在一边欣赏。

第三章学校(1)

早上起床后雅雯从楼上下来,她穿着校服,校服上身是件衬衫,衬衫很薄,几乎是半透明的,透过衬衫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还在肿着。她走进了厨房,妈妈已经在厨房里了。淑仪上身也是穿了件衬衫,下身什么也没穿,那根长长的高尔夫球杆还插在她的屁眼里,这使她的行动非常不便。

淑仪看到雅雯,就慢慢地走近到她身旁,抚摸着女儿的头发说:“最糟糕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但是你的**还会疼上几天。这几天里,爸爸还会有意无意的碰你的**。真正重要的是,你一定要好好学习了,提高你吮**的能力,知道了吗?亲爱的。”



这时梁立剑也从楼上下来了,他一边走一边对雅雯说:“雅雯,脱掉你的衬衫。”

雅雯乖乖的脱掉了衬衫,露出了她红肿的**。梁立剑递给她一副胸罩让她戴上。雅雯感到很惊讶,因为父亲从不允许她和妈妈戴胸罩。但是当她接过胸罩后,才发现胸罩的里面有一根根短小的毛刺。当她把这可怕的胸罩戴上她圆鼓鼓的**时,毛刺戳入她已经很疼痛很敏感**,她不禁吸了口凉气。妈妈在她身后帮她扣上了胸罩带子。雅雯又一次感到她的**仿佛是在被火烤着。

一家人围着桌子坐下,雅雯的每一个动作都使自己感到**传来的疼痛。小女佣端上了早餐。梁立剑转过头对雅雯说:“我刚才已经打过电话,约了你们学校的校长谈一次话,你可以和我一起坐我的车去学校。”雅雯微微地点了点头,大家一起用完了早餐。

雅雯和父亲一起到了学校。她自己去了自己的教室,梁立剑走入学校的办公室。办公室门口坐着一个女接待员。接待员大概30岁不到,**着上身。她的**很大,**上夹着两个巨大的铁夹子,夹子夹得很紧,使她**颜色发紫。她的面孔痛苦地扭曲着,结结巴巴地对梁立剑说:“有什么事情可以让我为你效劳吗?”


“我与你们学校的校长约了一次谈话。我的名字叫梁立剑。”梁立剑回答道。

女接待员按一个对讲机按钮,“校长先生,有一位梁立剑先生想见你。”一个声音从对讲机里传来,指示她带人进来。女接待员慢慢抬起身子,以避免动作过大引起**抖动,然后慢慢带领梁立剑进入了办公室。

校长是一个头发已经花白的老人,穿着裁剪合体的西装。他伸出了手与梁立剑握了握,二人各自做了一番自我介绍。

梁立剑开始进入了正题:“我来这里是想和你谈谈关于我的女儿的学习,她吮**课的成绩是不及格。我记得当我带她来这里登记上学时,你们向我保证说,你们是重点中学,你们有专家级的老师,师资力量雄厚。并且还许诺,雅雯会被训练成一名第一流的性奴隶,考上最好的大学。可是一个连吮**都不及格的性奴隶可以称作是第一流的吗?即使上了大学,基础这么差,还能有什么发展前途?”

校长打开了一个放在他书桌上的文件,“我能理解你对女儿前途的关心,梁先生。我向你保证,所有我们学校的教师和辅导员都是性方面的专家。我现在还不知道问题到底是出在哪里,我先从雅雯的老师那里了解一下情况。”他对着对讲机向门口的接待员下了指示,“母狗!去把林老师领到我的办公室来。
两个人在办公室等待了几分钟,一名身材娇小玲珑的青年女教师进入了办公室。她穿着一件舞蹈服,衣服紧紧地贴着她的身体。她的坚硬的小**可以透过舞蹈服清楚地看见。校长拍了拍林老师的肩膀,介绍说,“林老师是舞蹈学院毕业的,是雅雯她们班的班主任。林老师,我首先希望你能向雅雯的家长梁先生证明你是位对性方面的技术非常娴熟的合格老师。”


林老师立即脱掉了她的舞蹈服,校长也请梁立剑脱了衣服。林老师跪在梁立剑前面,把**握在手中,她开始舔梁立剑的阴囊和肛门,然后在**附近舔来舔去。当**开始慢慢勃起后。她张开嘴,把勃起的**塞入嘴里,用她的舌头在嘴里吮**。
她非常缓慢地移动她的头,把勃起的**一直塞到她的喉咙口,然后她的头开始做起活塞运动。几分钟以后,林老师感觉梁立剑快要射了,她立即停止了专业级的**,站起身来,双手环抱梁立剑的脖子,请梁立剑把她抱了起来。

梁立剑很容易地抱起了林老师,让她的身体离开了地面。林老师的双腿绕在梁立剑的腰间,再用一只手把他的**塞入自己的**。她把她的身体向下沈,使梁立剑的**能够完全插进她**里。梁立剑把手兜在林老师的屁股蛋上开始前后移动。林老师配合着梁立剑的动作,身体上下起伏,屁股一收一挺。

林老师就这样骑在**上,让梁立剑完全控制插入的深度和节奏。当她感觉到梁立剑快到**的时候,她请梁立剑放下她,然后让梁立剑躺下,说是这样梁立剑就可以操她的屁眼了。
梁立剑躺到了书桌上,林老师爬上书桌,叉开双腿,把**小心翼翼地插进了自己的屁眼,然后身体压低。她抬头作了一个深呼吸,就一屁股坐了下去,让梁立剑的**深深的插入了肛门。她的身体颤抖着,屁股不停的抬起坐下。几分锺以后,梁立剑达到了**,把**完全射进了她的屁眼。

林老师把**从自己的屁眼里慢慢拔出来,马上起身从校长的书桌上拿来卫生纸,抹了抹从她肛门里正流出的**,然后跪梁立剑的身前,把软下来的**完全吮干净。做完这些后,林老师站起身来,悄悄的站立到一旁。

梁立剑起来开始一边穿衣服一边对校长说:“我必须承认这位老师的技术很好,但为什么她却教不好我的女儿?我女儿在这里好像没学会任何东西。”


校长了看在一旁赤身**的林老师,“林老师,你过去常常对雅雯做些什么样的体罚?”
林老师老师脸红了,“我认为对小姑娘们体罚不会对提高她们的性技术有任何帮助。我总是尝试着鼓励她们。”

梁立剑和校长一起走出办公室,赤身**的林老师走在前面。每走两三步,校长就用教鞭狠狠地抽林老师的屁股,林老师疼得发出痛苦的呻吟。
当校长最后在一间房间门口停下时,林老师的屁股已经布满了红色的鞭痕。房间门上有一个标牌,上面写着:“教师管理处”。

第三章学校(1)
早上起床后雅雯从楼上下来,她穿着校服,校服上身是件衬衫,衬衫很薄,几乎是半透明的,透过衬衫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还在肿着。她走进了厨房,妈妈已经在厨房里了。淑仪上身也是穿了件衬衫,下身什么也没穿,那根长长的高尔夫球杆还插在她的屁眼里,这使她的行动非常不便。

淑仪看到雅雯,就慢慢地走近到她身旁,抚摸着女儿的头发说:“最糟糕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但是你的**还会疼上几天。这几天里,爸爸还会有意无意的碰你的**。真正重要的是,你一定要好好学习了,提高你吮**的能力,知道了吗?亲爱的。”

这时梁立剑也从楼上下来了,他一边走一边对雅雯说:“雅雯,脱掉你的衬衫。”

雅雯乖乖的脱掉了衬衫,露出了她红肿的**。梁立剑递给她一副胸罩让她戴上。雅雯感到很惊讶,因为父亲从不允许她和妈妈戴胸罩。但是当她接过胸罩后,才发现胸罩的里面有一根根短小的毛刺。当她把这可怕的胸罩戴上她圆鼓鼓的**时,毛刺戳入她已经很疼痛很敏感**,她不禁吸了口凉气。妈妈在她身后帮她扣上了胸罩带子。雅雯又一次感到她的**仿佛是在被火烤着。
一家人围着桌子坐下,雅雯的每一个动作都使自己感到**传来的疼痛。小女佣端上了早餐。梁立剑转过头对雅雯说:“我刚才已经打过电话,约了你们学校的校长谈一次话,你可以和我一起坐我的车去学校。”雅雯微微地点了点头,大家一起用完了早餐。


雅雯和父亲一起到了学校。她自己去了自己的教室,梁立剑走入学校的办公室。办公室门口坐着一个女接待员。接待员大概30岁不到,**着上身。她的**很大,**上夹着两个巨大的铁夹子,夹子夹得很紧,使她**颜色发紫。她的面孔痛苦地扭曲着,结结巴巴地对梁立剑说:“有什么事情可以让我为你效劳吗?”

“我与你们学校的校长约了一次谈话。我的名字叫梁立剑。”梁立剑回答道。


女接待员按一个对讲机按钮,“校长先生,有一位梁立剑先生想见你。”一个声音从对讲机里传来,指示她带人进来。女接待员慢慢抬起身子,以避免动作过大引起**抖动,然后慢慢带领梁立剑进入了办公室。


校长是一个头发已经花白的老人,穿着裁剪合体的西装。他伸出了手与梁立剑握了握,二人各自做了一番自我介绍。

梁立剑开始进入了正题:“我来这里是想和你谈谈关于我的女儿的学习,她吮**课的成绩是不及格。我记得当我带她来这里登记上学时,你们向我保证说,你们是重点中学,你们有专家级的老师,师资力量雄厚。并且还许诺,雅雯会被训练成一名第一流的性奴隶,考上最好的大学。可是一个连吮**都不及格的性奴隶可以称作是第一流的吗?即使上了大学,基础这么差,还能有什么发展前途?”

校长打开了一个放在他书桌上的文件,“我能理解你对女儿前途的关心,梁先生。我向你保证,所有我们学校的教师和辅导员都是性方面的专家。我现在还不知道问题到底是出在哪里,我先从雅雯的老师那里了解一下情况。”他对着对讲机向门口的接待员下了指示,“母狗!去把林老师领到我的办公室来。”

两个人在办公室等待了几分钟,一名身材娇小玲珑的青年女教师进入了办公室。她穿着一件舞蹈服,衣服紧紧地贴着她的身体。她的坚硬的小**可以透过舞蹈服清楚地看见。校长拍了拍林老师的肩膀,介绍说,“林老师是舞蹈学院毕业的,是雅雯她们班的班主任。林老师,我首先希望你能向雅雯的家长梁先生证明你是位对性方面的技术非常娴熟的合格老师。”

林老师立即脱掉了她的舞蹈服,校长也请梁立剑脱了衣服。林老师跪在梁立剑前面,把**握在手中,她开始舔梁立剑的阴囊和肛门,然后在**附近舔来舔去。当**开始慢慢勃起后。她张开嘴,把勃起的**塞入嘴里,用她的舌头在嘴里吮**。

校长怒视了林老师一眼,转头对梁立剑说:“非常抱歉,梁先生,我现在知道问题的所在了。林老师,我们学校不允许失败。任何一个学生只要表现不好或是没有完成作业就必须立即处罚她!你明白吗?”林老师红着脸,咬着自己的嘴唇点了点头校长拿起一根教鞭,向门口走去,“都跟我来!”
她非常缓慢地移动她的头,把勃起的**一直塞到她的喉咙口,然后她的头开始做起活塞运动。几分钟以后,林老师感觉梁立剑快要射了,她立即停止了专业级的**,站起身来,双手环抱梁立剑的脖子,请梁立剑把她抱了起来。

梁立剑很容易地抱起了林老师,让她的身体离开了地面。林老师的双腿绕在梁立剑的腰间,再用一只手把他的**塞入自己的**。她把她的身体向下沈,使梁立剑的**能够完全插进她**里。梁立剑把手兜在林老师的屁股蛋上开始前后移动。林老师配合着梁立剑的动作,身体上下起伏,屁股一收一挺。

林老师就这样骑在**上,让梁立剑完全控制插入的深度和节奏。当她感觉到梁立剑快到**的时候,她请梁立剑放下她,然后让梁立剑躺下,说是这样梁立剑就可以操她的屁眼了。


林老师把**从自己的屁眼里慢慢拔出来,马上起身从校长的书桌上拿来卫生纸,抹了抹从她肛门里正流出的**,然后跪梁立剑的身前,把软下来的**完全吮干净。做完这些后,林老师站起身来,悄悄的站立到一旁。
校长示意严倩倩松开林老师的捆绑。“把这把刷子留在在她的尿道里,一直到下午放学为止。”

梁立剑起来开始一边穿衣服一边对校长说:“我必须承认这位老师的技术很好,但为什么她却教不好我的女儿?我女儿在这里好像没学会任何东西。”

校长了看在一旁赤身**的林老师,“林老师,你过去常常对雅雯做些什么样的体罚?”

林老师老师脸红了,“我认为对小姑娘们体罚不会对提高她们的性技术有任何帮助。我总是尝试着鼓励她们。”

梁立剑和校长一起走出办公室,赤身**的林老师走在前面。每走两三步,校长就用教鞭狠狠地抽林老师的屁股,林老师疼得发出痛苦的呻吟。

当校长最后在一间房间门口停下时,林老师的屁股已经布满了红色的鞭痕。房间门上有一个标牌,上面写着:“教师管理处”。

第三章学校(2)



她穿着医生长袍制服,白色制服上部开口很低,把她C罩杯的**的一个大部份暴露在外面。制服很短,底部正好在她的臀部下结束,勉强能够遮住屁股。制服的最后纽扣下面开始分叉,这样她的阴毛也都露了出来。她的腿部修长,肌肉很结实。

校长对这女人说:“母狗,我们需要惩罚林老师,但我们也不能耽误她太多的时间,她还要继续去给孩子们上课。所以我的要求是:惩罚必须严厉,但过程一定要快。”
严倩倩微笑着把林老师领到一张医疗诊断床前。让林老师在床上躺下,然后把她的四肢固定好,这时严倩倩按了桌上的一个按钮,林老师腿被慢慢的抬起来,一直到膝盖都碰倒了她的**,严倩倩才按了停止键。接着严倩倩按了桌上的另外一个按钮,机器开始运动,迫使林老师的腿一点点完全分开,直到两条腿几乎与地面平行,她的阴部也充分地暴露在大家的视线下。

严倩倩拿起一个看起来象一台比较大的订书机的设备。她扯住林老师的一片**,使它舒展开,然后把那台订书机模样的设备压在**,慢慢固定好。完成这些后,她按一个按钮。林老师发出一声尖叫,一个大头钉穿过她的**把她的**钉在了她的大腿上。

严倩倩迅速按动按钮,又钉了两根大头钉在林老师的**上。林老师的尖叫更响了。完成了这一边,严倩倩扯住林老师的另一片**,林老师乞求道:“不要继续了!请放开我吧!”但是严倩倩充耳不闻,又钉了三根大头钉在另一片**。
严倩倩打开了桌下的柜子,拿出一个试管刷一样的东西。刷子柄上有一根导线,导线大约有6厘米长,表面有细细的毛刺。严倩倩把刷子在林老师的面前亮了亮:“还记得上次用它处罚你吗?记住疼了吗?”

林老师的面孔充满了难以言喻的恐怖,“不要啊!”她转过头对校长喊道:“校长,校长!我愿意吃你的屎,你可以随时在我的嘴里小便!用鞭子打我!求你让严倩倩停下来!”

校长示意严倩倩开始行动,严倩倩她拿着刷子,头靠近在林老师的阴部,慢慢把导线捅入了林老师的尿道。她慢慢推刷子使导线一点点的进了尿道。林老师喘着粗气。当带着细细的毛刺的导线进一步推入了她的尿道,林老师开始大声喊痛。导线被完全地插入后,严倩倩开始反复转动它。林老师嗥叫起来。终于,严倩倩结束了转动刷子。林老师抽噎地哭泣着。

严倩倩把刷子另一端的一根短导线和桌面上的一个夹子连上。林老师知道她想干什么,她大声叫了起来:“不要通电!你会害死我的!”严倩倩依然是充耳不闻的合上了电源开关。整个房间充满了林老师凄厉叫声。

几秒钟以后,严倩倩关了电源。校长走近在床上抽噎哭泣的林老师:“我想通过这次惩罚,从现在起你对你班上的学生的要求会更严格一点了,或许你没完全明白?”



林老师啜泣着下了床,她知道这可怕的疼痛将伴随她整个一天。她战战兢兢的起来,揉搓着她的**,小心地把大头钉一根根从她的**拔出,忍不住发出了呻吟。校长指示了她回教室继续上课,不准穿衣服,并告诉她,他们将在观察室看一看她的教学情况。他然后指示严倩倩去叫接待员,他和梁立剑在观察室等她们。

梁立剑随着校长进入了一间狭窄的屋子。墙壁是整个的落地玻璃,玻璃的另一边是教室。教室有30名学生和一位年轻女代课老师。这位老师穿的是男式的西服套装,领口还系有领带,只是西装裤是开裆的,前面的阴毛、后面白白的屁股都露在了外面。学生们的裙子全都卷到了腰上。一个个都把**露在外面,并用自己的手指在**里来回的捅。老师在巡行观察,并不断校正女孩们的动作。

校长对梁立剑说:“这墙壁是一个单向可视镜。”他打开一个开关,于是教室的声音传了进来,呻吟靡靡之音充满了整个屋子。林老师进了教室,所有女孩眼睛都睁得大大的,因为她们看见老师屁股上明显的鞭痕以及两腿之间悬着的刷子。代课老师告诉林老师:“我正在让她们做**练习。”林老师点头点,表示谢意。代课老师就离开了教室。


林老师提高了她的声音,对学生们说道:“集中注意力,姑娘们!谁最后一个达到**,谁就会被惩罚!”女孩们听到后都明显的加快了手指插入拔出的节奏。

严倩倩带着上身**的女接待员进了观察室的房间,女接待员的**依然夹着那两个大铁夹子。校长命令两个女子脱掉衣服,然后转头问梁立剑:“我想课堂里的一些场景一定能让你兴奋的,也许你应该一边观看,一边随便从这两条母狗里挑一个出来泻泻火,你愿意吗?”

梁立剑耸了耸肩:“可以,但我能操她们的屁眼吗?”校长点头表示同意。

梁立剑走到了两个女人身后,粗暴地把两只手指头插进这两个女人的屁眼,两个女人都轻轻的叫了一声。梁立剑发现严倩倩的屁股又大又白,肛门很紧,把他的手指头紧紧地包住,他愉快地拍了拍严倩倩的屁股,感到满意。他把手指拔出来,举起手狠狠地打了严倩倩一记屁股:“就选你了,把屁股撅起来,放好姿势。”

严倩倩爬到椅子上,撅起屁股来。她满脸忧容,仰望着梁立剑。她非常不喜欢别人动她的屁股,比如肛交、灌肠、被打屁股之类的,她是能躲开就躲开。作为一个在学校对女教师违规的纪律实行者,她在学校所处的位置也比较有利,所以总可能避开这些。可今天这位家长却明确表示要操她的屁眼。这使她感到非常苦恼。
梁立剑躺到了书桌上,林老师爬上书桌,叉开双腿,把**小心翼翼地插进了自己的屁眼,然后身体压低。她抬头作了一个深呼吸,就一屁股坐了下去,让梁立剑的**深深的插入了肛门。她的身体颤抖着,屁股不停的抬起坐下。几分锺以后,梁立剑达到了**,把**完全射进了她的屁眼。

她非常缓慢地站立起来,从她的书桌后走出。在T恤之下,除了一双黑色尼龙吊带袜她是完全**的。她的两片**上各夹着一个看上去很重的大铁夹子。屁眼塞着一个肛门塞,看来她正在被灌肠。
“别操我的屁眼好吗?操我的穴吧,或者操我的嘴,我肯定能让你尽兴。”严倩倩柔声说道。梁立剑根本不理她,把他的**对准位置,抵在严倩倩的肛门口,然后猛力一挺,把**一下就插进了屁眼。严倩倩尖声地叫了,她感觉她的屁股像是要裂开似的。梁立剑开始在后面做活塞运动,来回**,兴致勃勃。

与此同时,校长让女接待员在椅子上撅好,然后把他的**也插进了她的屁眼。和严倩倩不同,女接待员已经很习惯了肛交。她的痛苦来自她的**。校长一边操着她,两只手还使劲捏她夹着两个铁架子的**,这使她疼痛难当。

两个男人蹂躏着女人的屁股,他们的注意力却回到了教室。

教室里,一个接着一个,女孩们的呼吸变得急促了,手指在自己的**里**,她们纷纷呻吟着达到了**。

林老师走到一个女孩子身旁,说:“你是最后一个达到**的。”她翻开一本笔记本,检查了一下纪录,点着头说:“你的家长已经授权学校,同意我们在处罚你时可以把你的屁股完全打肿。你在课桌上趴好。”

小女孩感到非常害怕:“请别打我的屁股好吗,林老师!打完屁股会留下痕迹的,那么我回家后,爸爸就知道我在学校表现不好,还会再惩罚我的。”


林老师脸一沈,说:“现在不同于过去了!今后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你们之中谁达到**太慢,或者通不过测验,都将得到严厉的惩罚!”林老师又转头对那个小女孩说:“刚才你讨价还价,不立刻在课桌上趴好,所以我要打你15记屁股。我本来只准备打你10记的。马上撅起屁股趴好,再多说一个字,就增加到20记!”

女孩子心惊胆战地趴在了桌子上。林老师把女孩裙子朝上掀起,使整个屁股完全露出来。然后从柜子里取出一根3尺长的竹藤,把竹藤在女孩的屁股上蹭了蹭,然后猛的抽了一鞭。
女孩开始尖叫,林老师耐心等待了一会儿,接着再一次抽了下去。在每次抽打之间,她都给学生一个恢复的时间,这样下一次抽打的的效果就更完美了。当最后一记完成的时候,女孩漂亮的屁股已经被打红了,一条条鞭痕布满了整个屁股。女孩子一边啜泣一边扭动着身体,她感到它的屁股火辣辣的疼。


被打屁股的女孩子爬了起来,放好她的裙子,嘴里抽着凉气,坐回自己的座位。林老师转过身面对班里所有的同学:“现在开始练习吮**技术!”

观察室里的梁立剑看到雅雯脸上露出忧虑的表情,女孩们纷纷从自己的课桌抽屉里取出一个6寸长的带底坐的假**,把假**的带底固定在自己的桌面,这样假**就直直的立在了课桌上。林老师发出了她的命令:“姑娘们,嘴里含着**,头向下抵,直到我吩咐你们抬头。”
学生们又纷纷把假**塞进自己的嘴里,头往下压,直到脸快要贴近桌面为止。窒息的声音充满了房间,每个女孩的嘴里都含着根假**。只有雅雯脸没有靠近桌面,她上上下下移动她的头,努力去吞那根假**。

一会之后,林老师发出指令:“好了——姑娘们——”女孩们把头抬起来,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林老师朝着雅雯桌子走去:“雅雯,你再做一次!”
第四章公司梁立剑走入他在公司的办公室,他的女秘书舒婷立即站了起来向他问好。舒婷24岁,身材高条,身高1米65,留着过肩的长发,三围是36-23-35。今天她穿了件紧身套头羊毛衫,下身是一条刚刚能遮着屁股的短裙。按公司规定她不能戴乳罩。紧身羊毛衫开有两个洞,使她的**完全露在了外面。

雅雯把假**重新塞入自己的嘴里。头向下压,但假**刚进她的嘴里,她就像是要窒息,无法把头再往下压。在两次尝试以后,林老师一把抓起了她的头发,把雅雯的头拼命往下按。雅雯开始干呕,挣扎着想把头抬起来。她挣扎的劲很大,林老师不得不借助自己身体的重力,使劲固定住雅雯的头,直到雅雯保持这样的姿势一分钟左右,才最终拉起了她的头。

在雅雯大声地咳嗽声中,林老师用手指着学生说:“今后,谁不能达到练习的要求,谁就会被惩罚!”林老师又取出了笔记本,她查了一下一览表,对雅雯说:“你的家长不准我们打你的屁股,但同意我们对你的**施刑。所以我决定用皮带抽你每个**5记,现在脱掉你的衬衫。”

雅雯站了起来:“林老师,我爸爸昨晚刚惩罚过我,给我的**注射了**增痛液,我的**疼的好厉害!求你不要再打了。”
林老师舐了舐自己的嘴唇,她心里真的想放过雅雯,可是看到挂在她自己两腿之间的试管刷,她明白这样做只会让她自己再次受罚,而雅雯依然不能逃脱惩罚,“我现在决定对你每个**抽十鞭。如果你还想求饶,那我就加到15。”林老师对雅雯说。

雅雯啜泣着脱下衬衫,解开乳罩,她的**已经肿的发亮。林老师让她仰身躺好,然后拿出一根皮带,对着左边的**狠狠地抽下。雅雯的惨叫使班里其余的同学都不自禁地颤抖了一下。林老师等了一会儿,又对着右边的**狠狠地抽下。这样反复交替,一直到完成了每边10记,雅雯已经疼得叫不出声了。

林老师让雅雯起身,坐回座位,用手指着假**:“再做一次练习!”

雅雯高声地啜泣着,坐下来,把假**塞进嘴里,头开始往下压。假**吞进一半的时候,她停顿了一下,但没敢耽误时间,继续使劲向下,直到她的脸几乎贴近了桌面。拼死地让假**抵在她的咽喉中,直到林老师拍拍她的头,示意她可以把头抬起来了。

林老师又对全体同学发出了新的指示:“好了姑娘们,现在我们做下一项练习:如何正确的让男人在自己的嘴里撒尿。”


在观察室里,严倩倩和女接待员已经被操的浑身是汗。两个男人在看到雅雯被惩罚后最终吞下假**时,都开始射了。等他们的**被舔干净,重新放回短裤里后,校长讲了:“我想关于你女儿吮**的问题已经不复存在了。”

梁立剑点头表示同意。他和校长握了握手道别,准备开车去上班了。


梁立剑其实更喜欢身材娇小的女人,舒婷并不是他喜欢的类型。公司培训中心有许多供挑选的女秘书。一般她们在被挑选时都会先做自我身体介绍,比如自己是最怕被打屁股还是怕被操屁眼或者别的什么。总之要让上司了解她们自己最怕的,以便于施行处罚。舒婷的专业能力是公司培训中心里最好,打字娴熟。而梁立剑总是把工作放在第一位的,所以挑选了舒婷做自己的秘书。
舒婷知道梁立剑今天早晨去了他女儿的学校,所以满心希望她能免去每天上午的“早操”。梁立剑的**太大,还就喜欢操屁眼,每次被他操完,屁眼都要疼半天。当她看到梁立剑脸色很好,心里也暗暗松了口气。梁立剑今天也没有像往常那样命令她趴在书桌旁,撅起屁股做“早操”。于是她把要审阅的文件递给梁立剑,然后走到计算机桌前,开始处理一些文字工作。

计算机桌前并没有椅子,公司给秘书们配的计算机桌都时这样。计算机桌也比一般的要低一点,这样秘书们就必须弯下腰才能够到键盘。

舒婷在计算机桌前把双腿立直分开,然后弯下腰开始打字。这样的姿势能够确保她的阴部完全暴露出来,这也是公司规定的标准打字姿势。正如她做的,弯下腰后她的短裙就翘了起来,又大又白的屁股正好对着梁立剑办公桌。有时她犯了错,梁立剑会让她保持这样的姿势撅着,再在她的屁眼里插上一柱点燃的香,不到香烧完,她就不能直起腰。

舒婷敲完一封给别的公司的信件后,再打印出来交给梁立剑。梁立剑坐在他的椅子上接过文件,对舒婷说:“今天就不做‘早操’了,到我这边来,我现在没时间去洗手间。”

舒婷听到指示马上明白立剑要想小便了。她立即钻进梁立剑的办公桌下,跪到上司的两腿之间。拉下裤子的拉链,然后把**放进了嘴里,一只手轻轻的揉搓着阴囊。梁立剑收了一下膀胱,一边读信,一边开始不歇气的撒尿。舒婷;整着自己吞咽和呼吸的节奏,一滴没漏全部喝了下去。然后舔干净**,放回裤子里,再从桌下爬出来。

梁立剑举起了手中的信件,对舒婷说:“我记得上次和你讲过单引号和双引号之间的区别,不能混淆。可你看看,这封信里你又犯了同样的错误。你自己说该怎么办?”

舒婷哭丧着脸,低头盯着地板,低声回答:“我要被处罚。”

梁立剑点点头:“对,自己去把处罚椅端出来,然后坐上去。”

舒婷眼里含着泪花去壁橱拿出了处罚椅。处罚椅是一个正常办公室椅子,只是在椅子位子上有两根固定的假**,一根前面一点的有7寸长,一根后面一点的有5寸长。

刚过了一会儿,梁立剑抬起头,指着文件柜说:“去把上个月的财务报表给我取出来。”

舒婷喘着粗气,艰难的起身,去文件柜打开了抽屉,取出文件交给梁立剑。然后用手揉搓了一下自己的**和肛门,再次坐回自己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坐下。

这样过了半个小时,梁立剑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梁立剑头也没抬说了句:“接电话,问问是谁。”
舒婷又不得不起身去接电话。然后对梁立剑说:“总裁先生要立即见你。”

梁立剑站起身来耸了耸肩。如果公司的总裁想看你,你无论如何繁忙都不能耽搁,要立即赶去。


梁立剑进了公司总裁的外面接待办公室,他看见总裁的秘书阿敏坐在她的书桌旁。脸上看起来比较难受。阿敏27岁,有两个D罩杯的**房,身上穿了件紫色低领T恤,**的一半都露在外面。看到梁立剑后她说:“你好,梁立剑先生。总裁先生要我带你进去。”


梁立剑进入了里面的办公室。看见另一个总裁的秘书正趴在办公桌前,总裁手里拿着一根带着毛茸茸尾巴的假**,正使劲往她屁眼里塞。等他完成后,他和梁立剑握了握手:“你好,立剑!抱歉你进来时我还没搞完。这条小母狗今天居然忘了给我泡茶,阿敏把她带出去,拿两个鸡蛋塞进她的**,如果她敢掉出来,就马上送她去公司培训中心重新训练。”

随后两个人都在沙发上坐下,总裁开始讲道:“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公司鉴于你良好的工作业绩,准备提拔你当财务经理。我和董事会别的成员都投了赞成票,所以,恭喜你!”

梁立剑高兴地点头表示谢意,“今天真是个好日子!”他心里对自己说着,这的确是个好消息。两个人手又再次紧紧的握在了一起,梁立剑已经开始计划他的新工作了。
这间屋子是一间健身房的大小,里面有各种各样的装备、处罚椅子、机器架子、课桌和其它酷刑设备。一名短发齐耳的高个中年女人走过来与他们打招呼。她年龄在30岁左右,叫严倩倩,是学校里的高级督导,专门负责对违规教师的惩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