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耻之乱
小妹丽萍是我们家中的娇娇女,因为她最小,既活泼可爱,又善解人意,所以大家都很宠爱她。这天下午,大姐二姐一块来找我,告诉我说已经把我们的一切都告诉了丽萍,现在只等我去行动了,高兴得我一跳三尺高,抱着她们两个每人给了一个热吻,就兴高彩烈地向小妹的房间跑去,逗得两个姐姐在我身后大笑起来。

  我来到小妹房中,她却不在,就坐在床上等她,想着一家人对我的深情厚爱,不禁高兴地笑了起来。

  「哥,你在想什么得意的事情,这么高兴?」小妹不知何时进来,轻声地问我。


  我对丽萍真的是又疼又爱,一把将她抱入怀中,紧紧搂着她,将她那高高耸立的乳房用力压在我的胸膛上,问她:「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我怎么不知道?」

  「刚进来,真讨厌,假装没看见我,看来你对我是视而不见,漠不关心了。」小妹撒着娇说。

  「小妹,真的很抱歉,哥在想心事,没留心,其实在你们姐妹三人中,我最疼你了。」

  「我知道你疼我,」小妹顿了一下,说道:「可是,疼我并不代表爱我呀,光疼不爱,那有什么好呢?」没说完就羞红了脸。


  「当然爱,我对你是又疼又爱。」我抱着她的手又用力一紧。

  「真的?哥,你真好,我爱死你了!」小妹仰头送上她那香甜馥郁的小嘴,我吻了下去;这个吻,让我有了新的意念,手在不知不觉间爬上了她那挺拔的乳峰。

  「唔……哥……不要……当心让下人看见……哥,妹妹这身子是你的,第一次一定给你,而且发誓永远不背叛你,只让你一个人弄,哥,我爱你,希望你永远爱我疼我。」

  「好妹妹,哥会永远爱你疼你的!」

  「哥,你好坏,刚被你抱了一下,你那东西就硬了,顶得人家难受死了,难怪大姐二姐都说你很色。」
  「我的什么东西硬了?」我故意逗她。


  「你才明知故问呢!你说我想干什么?当然是想好好爱你了,她们真的是那么说我吗?她们敢讲我的坏话?看我以后怎么收拾她们。对了小妹,你是不是听了大姐二姐的话,才想和我……」

  「才不是呢哥,我是自愿的,我爱你,从小就迷恋你,就是她们不对我说咱们家的事,就是她们不和你干,我迟早也会自发地把自己完整地交给你的!」小妹坚决地说:「这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她们不对我说,我只不过需要自己找机会、自己下决心,可能要晚些时候才能和你上床;她们现在对我说,只不过让我找到机会、找到藉口,早些日子和你相好,也算让你、让我早些日子尝到甜头罢了。」

  「谢谢你对哥哥这么好,小妹!」我感动极了,紧紧拥着她,用力吻住她的樱唇,下面那坚硬的阳具也紧紧地抵在她的小腹下面。

  「嗯…不要…哥……」小妹挣扎着扭动娇躯,不扭还好一扭之下,她的阴户和我的阳具正好摩擦起来,这下子她如遭电击!

  「嗯…嗯……」小妹娇哼着,并把香舌送进我的口中,任我吮吸。她刚才一扭,大概尝到甜头了,开始扭动娇躯,阴户紧贴着我的鸡巴摩擦起来。才刚磨了几下,我发觉她的阴户渐渐涨了起来,显然已经动情了,我伸手想伸进裙子里摸摸她的阴户,没想到我们搂得太紧,贴得太紧,小妹的下身又紧紧地顶着我的下身,我的手伸不进去,只能在她的大腿上抚摸着。
  小妹推开我,一眼看见自己的下体还留有血迹,就恨恨地白了我一眼:「哥,你看你那凶狠的大东西把妹妹这温柔的小东西弄得血都流出来了,你真坏!」说完,转过身子不理我了。

  「莫非她已高潮了?哪有这么快?」我抱起她放在床上,伸手抚摸她的大腿,小妹的一双玉腿太漂亮了,增一分太肥,减一分太瘦,嫩的像刚剥开壳的鸡蛋,又嫩又滑,细腻得使人看不到汗毛孔。我的手顺着大腿向内移动,刚要摸到小内裤时,小妹一下子坐了起来,拉住了我的手,红着脸说:「哥,别这样,天还没黑,让下人看到怎么办?」

  「好吧,小妹,可是我好想和你……」

  「和我干什么呀?」小妹又调皮起来。

  「当然是和你上床做爱呀!哥想好好爱你呀!哥想和你共尝那美妙的灵肉之爱,也尝尝你从来没有尝过,那种男女共同制造的绝妙快感,用哥这根宝贝东西把你得欲仙欲死,让你这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姑娘也见识见识。」我自有对付她调皮的方法。
  「妹,不要怕,哥会很温柔地轻轻弄的。姐姐们只告诉你会痛,没告诉你以后的乐趣吗?只要忍耐一下,马上就会尝到飘飘欲仙的滋味,会乐死你的。」
  「你说什么呀哥,我怎么听不懂呀?什么是「灵肉之爱」呀?又让我「见识见识」什么呀?」小妹真是调皮可爱,故意装起糊涂来。

  「你这小妮子,和哥玩什么花样?好,哥就告诉你,看你好不好意思!」我拉开裤链,将早就硬梆梆的大鸡巴放了出来。

  小妹一声惊呼:「好大呀!真怕人!」

  我使她的手握住鸡巴:「就是这根能让你们女人朝思暮想、意乱神迷、神魂颠倒、飘飘欲仙的东西,大名叫阴茎小名就叫鸡巴;所谓「灵肉之爱」,就是用我这根鸡巴和你的嫩屄共同制造的爱,就叫做爱,说得更明白点,就是用我的鸡巴在你的嫩屄里抽挤插!所谓让你「见识见识」,就是让你见识哥哥这根宝贝鸡巴,让你见识哥哥的床上雄姿,让你见识哥哥能让你美到什么程度,这下你满意了吧,我的小妹妹?」我故意放肆地在语言上羞她,看她怎么办。
  「啐~去你的,哥哥真坏!一点都不像个好哥哥,这样来羞妹妹……」小妹果然不好意思起来了。

  「我就不是个好哥哥,我是个好情人,不行吗?好了,别再闹了,难道你真的不想和哥……」
  「我也很想呀哥!可是这大白天,妹妹不敢,无论如何也要等到晚上!」小妹坚决地说,并将我的鸡巴送回裤子中,还拉上了裤链。

  「那好吧,等晚上吧。」我无可奈何,只好罢手了。

  小丽萍凤眼微眯,粉面生春,樱唇半张,娇声轻哼,越扭越快,不一会儿就「啊…啊」地娇呼几声,整个人就瘫软在我的怀中了。
  谁知小妹还要赶我出去:「哥,你先出去好吗?」
  「为什么?」我大惑不解。
  小妹犹豫了一下,又红着脸说:「你还好意思问,这还不是让你给弄得!刚才让你弄得人家控制不住撒了尿,内裤都湿透了,粘乎乎湿漉漉的,很是难受,我要洗一下身子,换件内裤。」

  小妹果然已经泄了身!真可爱,连泄身都不知道,还以为是撒尿!真天真无邪,纯洁无瑕!我想再逗逗她,就装做不信地说:「我不信,哪有这么快?你不是在骗我吧?」


  「我怎会骗你呢,我的好哥哥?怎样你才相信我?」小妹急了。

  「这样吧,你让哥摸摸,要是真的湿了,哥就走,好不好?」

  「那好吧,真没办法,就让你摸摸罢,不过,只准摸一下!」小妹半是无可奈何、半是顺水推舟地答应了我,并擘开了紧合的双腿。

  我伸手一摸,果然已经湿透了,我正想趁机揩油,刚隔着那湿透了的薄薄的内裤在她的阴户上摸了一把,就被小妹伸手制止了。

  「哥,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好了好了,这下你该走了吧?」


  「为什么要我走?你自己把内裤尿湿了还说是让我给你弄得,这关我什么事?就算是因为我抱你,我也没有你抱的紧呀,你还用力扭呀扭的呢!」我故意羞她。

  「不来了!哥你真坏,真不讲理!不管怎么说,我现在就是不让你弄,你能怎么样?」小妹态度很坚决。

  「你不怕我用强吗?你不知道男人可以强奸女人吗?」我故意吓唬她、逗她。


  小妹被我逗得「噗吃」一声笑了:「去你的!小妹知道你才舍不得对小妹那样粗暴呢!」

  小妹真是摸透了我的脾气,我只好失望地离开了她的房间。

  好不容易等到晚上,我走进丽萍的房间,小丽萍早已恭候多时了,我一进门她就扑进了我的怀中,我轻轻地揽着她的细腰,抚摸着她的秀发、她的脸蛋,渐渐地,我把嘴唇凑上去盖住了她的樱唇,我们两个热烈地吻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小妹避开我的嘴唇,对我说:「差点忘了对你说,大姐让我告诉你,让你要温柔一点,不然以后你就不好玩儿了。」

  「丽萍,大姐到底给你说了些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最主要是要你对我不能太疯狂。吃饭时大姐二姐问我怎么样,我说还没有让你上,不过已经摸过你的大鸡巴了,大的吓死人,怕死我了,我真的好害怕,大姐就让我给你捎话了。」

  「放心吧,我会很温柔的。」

  我慢慢地将小妹的衣服全脱了下来,小妹倒是像一个多情的妻子一样,帮我将衣服也脱了下来,我将小妹放倒在床上,低头欣赏她那迷人的胴体。

  小妹实在是个美人胚子,乌黑的秀发,娇羞的媚眼,樱唇像熟透的樱桃,让人想咬上一口,两个小小的洒窝荡漾着迷人芳香。

  凝脂般的玉体丰满动人,散发着无尽的青春魅力;乳房尖挺高大,白嫩光洁而富有弹性,看上去如两朵盛开的并蒂莲花,胸脯随着她微微娇喘而轻轻起伏。嫩红的乳晕、鲜红的乳头,看上去娇艳动人,让人情不自禁地想摸个过瘾。

  平滑的小腹下面,浑圆粉嫩的两腿之间,蓬门微张,阴毛丛生,又黑又多,长满了小腹下及阴胯间,几乎把她那肥嫩的阴户全遮盖住,阴户沟下,也长了一片乌溜溜的阴毛,一直到肛门,就连肛门周围也稀疏地长了一圈毛,小妹的屄毛在我所有的女人中最多最奇特也最迷人,实在是一种奇观。

  后来我才知道,其实小妹的屄毛奇特是有原因的,小妹的肛门四周之所以也长了一圈屄毛,是因为她的肛门其实是她的第二个屄,因为她的肛门与众不同,和阴道一样,也有很强的伸缩性,能让我的特大号鸡巴像她的屄一样她的肛门而不觉得疼痛,肛门边的括约肌事后也会收缩回复正常,她也成了我家庭中所有委身于我的至亲女人们中唯一一个能和我进行肛交的女人。


  但小妹给我生的女儿婉怡却没有继承她母亲阴毛多的优点,反而连一根阴毛也没有,也许这就是物极必反的道理吧!就为了这个原因,小妹怕我嫌婉怡是个「白虎」而不愿她,为了让婉怡得到我的爱,还想出了个偷梁换柱的鬼主意,这是后话,暂切不提。
  小妹的阴户高高隆起,柔若无骨,丰满、娇嫩、红润光泽的两片阴唇中间,现出一条细细的红肉缝,在蓬乱的阴毛掩映下,若隐若现地泛着缤纷的晶莹的淫液,好不迷人!

  当我目不转睛地流览她的胴体时,小妹娇声嗲气地说:「哥,你好坏,怎么这样看人家啦?」
  看着这个丰满娇嫩的胴体,我的心头狂跳,欲火大盛,一股热流直冲下体,大鸡巴勃起发胀,还不住地微微颤动着,似乎在向她打招呼。

  「哥,你这东西好大,难怪两个姐姐开始都曾被你弄得一连几天都不自在,我好怕呀哥!」丽萍惊呼着。


  说完,我再也忍耐不住,扑在那迷人的躯体上,低下头吻着她那热情似火的香唇,丽萍也热烈地拥抱着我,全身起了一阵颤抖,将舌头伸进我的口中,我们彼此吸吮着。


  丽萍被我弄得好不舒服,口中发出诱人的呻吟声,情不自禁地将双乳用力向上挺起,丰满的胴体不停地扭动着。

  这时,我感到她的乳头含在我口中慢慢发硬,变得更大更结实了,硕大的乳房也渐渐膨胀加大起来。

  我的头继续向下滑,舌头一路舔下来,像给小妹洗澡似的,弄得她仰身挺腰,奇痒难忍。
  我的手经过腹部平原,穿过茂盛的阴毛丛林,来到隆起的肉丘上,轻柔地抚摸着那早已湿润的阴户,嫩屄中淫水横流,我轻轻分开两片阴唇,露出了迷人的景色:红玛瑙似的小阴蒂早已充分勃起,看上去凸涨饱满,红通通的肉缝若隐若现,诱人极了。

  我张口含住她的阴蒂吸吮着,又用舌尖轻挑着,轻舔着,弄得小妹的淫水似海边的浪,一波又一波,床单已被这无名的浪打湿了一大片。

  「嗯……嗯……不要逗我了……哥……好奇怪的感觉……又舒服又痒……好美呀……哥哥……好丈夫……妹妹受不了……嫩屄受不了了……」

  「就是那个东西嘛!大姐二姐没说错,哥你真的好坏!明知故问,一点都不疼人家!放手呀,你这么用力抱着我想干什么?」
  她的浪哼令我欲火上升,我抬起头来,小腹压住她的小腹,双手抱住她的细腰,轻轻地问:「小妹,舒服吗?」

  「哥,太美了!」丽萍浪哼着,娇躯快速扭动着,香臀更是拚命地向上挺:「好哥哥,别再捉弄妹妹了,妹妹好难受……」

  「你怎么难受呀?我怎么捉弄你了?」我故意逗她。

  「坏哥哥,坏男人,明知道妹妹怎么难受,还要问……」小妹羞红了脸,娇嗔着。

  「那你要哥哥怎么办呢?」我还是不放过她。

  「我要你……要你……」小妹欲言又止,难以启齿,但毕竟欲火占了上风,聪明的她又想到了代名词,终于说道:「我要你让妹妹「见识见识」你「那东西」的威力……」

  「那哥哥可就要用「这东西」弄进妹妹的「那东西」里了,你这处女膜可就让哥哥给捅破了,你就让哥给你开了苞了,从此你就变成个妇人了,就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女人了,让哥哥破了你的处女身,你不后悔吗?」

  慢慢地,我的头向下滑去,滑过那雪白的粉颈,来到高高耸起的一对峰峦上,那柔软又富有弹性的玉乳,随着她那急促的呼吸一上一下地起伏着,我含住一个红润的乳头吮吸着,又用手抓住另一只乳房,轻轻地揉捏着。

  「不后悔,哥,到这时候,妹妹也不怕羞了,对你说实话,妹妹让哥哥你破身,那是求之不得,哥,快用你的大鸡巴给妹子破身吧!快点儿让妹子「见识见识」吧!」小妹终于不再犹豫,说出了心里话,充分显示了她对我的爱意。

  我的冲动也到了极点,就分开小妹的双腿,用手托起她的玉臀,挺起鸡巴,对准她的阴户,先用龟头挤开阴唇,在丰肥迷人的屄罅中来回搅了几下,让龟头上涂了一层淫液当做润滑剂,对准那微露的小红洞口用力一顶,龟头就滑进去了,一下子顶住了她的处女膜。

  「哎哟,我的坏哥哥,怎么这么疼?我的嫩屄早晚是你的,你急个什么劲呀?」小妹受不了了。

  「对不起,小妹。」我忙道歉,只好按兵不动,手在阴户外抚摸,仅鼓动龟头在她阴道中轻微摇动,过了一会儿,她不再喊疼了,反而把嫩屄向上微微顶了几下,似乎在鼓励我,于是我把鸡巴用力一插「扑」的一声,巨大的阳具全插进去了,一下子就顶到子宫口了。

  「对不起,小妹,忍耐一会儿就好了。」我爱怜地抱紧了她,不住地轻吻她的脸庞,轻抚她的乳房,让阳具在她的花心上摩弄着。

  经过一阵抚摸,她又开始浪起来了,身体扭动着,双手紧紧抱住我的腰,下体不时地向上顶,一挺一挺地送上来,娇呼连连,气喘吁吁:「哥……下面好痒……哥,你快动嘛。」



  「嗯,不太疼了,你真狠!」小妹白了我一眼,娇嗔道:「人家是第一次,你的鸡巴又那么大,人家当然受不了,不过,现在不疼了,你可以轻轻地动。」

  「是,是,大鸡巴错了。」小妹可真大胆,两位姐姐都陪我二、三十天了,都还不好意思当着我的面说鸡巴这两个字,可她却毫不顾忌、自然而然的就说了出来,看着她的一副骚荡的样子,我知道她又尝到甜头了,就开始用力了。

  处女的阴道是那么窄,那么紧,大鸡巴和她阴壁上的肉紧紧地摩擦着,没有半点间隙,她的阴道紧紧地箍着我的肉柱,使得我非常受用,我又低头去看,只见她的阴唇和肉洞,全被我的阳具撑开,随着我那根大阳具的进出,带出了一丝丝的血丝和淫水,小阴唇含着大阴茎,随着阴茎的一进一出,她那两片丰满的阴唇像嘴唇吃香肠一样一吞一吐,好不迷人,我更加用力、快速地来回抽动着,疯狂地上下抽插着。
  丽萍真开放,比两位姐姐浪多了,一下又一下地身体攻击,双乳不时地往上磨着,水蛇般的腰,白白圆圆的香臀,更是不断地向上挺送,迎接鸡巴的抽插,真是极尽风骚。

  我们两个尽情地配合着,直干了将近一个小时,终于,小妹发出了投降的娇喘:「啊…好爽呀…我要尿尿了……啊…啊…完了……」



  小妹猛顶几下,一股阴精冲了出来,整个人也瘫软了,我也感到龟头前一阵酸麻,再也控制不住,鸡巴颤抖着射了精,小妹刚泄完,花心正觉空虚,感到一股强大的热流冲了进去,热熨熨、麻酥酥的,直射入花心,她一下子又充实了,这种滋味真是销魂荡魄,我俩不禁紧紧地搂在一起。
  「好妹妹,现在不疼了?」

  过了片刻,我伏在小妹耳旁,轻声说道:「我的傻妹妹,刚才你怎么说你要尿尿了?下午你也曾这么说,真难为你刚才这么浪,原来连这个都不懂?真差劲!那叫尿尿吗?那叫泄身!哥教教你,那不是从你的尿道中出来的,而是从你的阴道中出来的,所以不能说尿,而是泄;泄出来的也不是尿液,而是阴精!」

  「人家是第一次吗,哪像你……是个老油条。」

  「两位姐姐没教你吗?」

  「没有,羞答答的,她们怎么好意思什么都说?」

  「那就让我来教你吧!」我说着又开始猛烈地抽动起来,小妹在下面也用力地迎合上来,我们又疯狂地弄了一个多小时,又再一次双双达到高潮,才停了下来。

  「好妹妹,对不起,弄痛了你,不过这也不是哥凶狠,只不过每个处女第一次让男人弄得时候,处女膜一破都会流血的,对不起好妹妹,不要再难为哥哥了,哥帮你擦擦吧。」我拿起枕巾,温柔地替她擦拭那令人又爱又怜的美穴。

  「哥,我是和你开玩笑呢,我说过这身子是你的,嫩屄更是你的,随便你怎么玩都成,就是死小妹,小妹都心甘情愿,何况仅仅是把那里弄出血?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不劳哥的大驾了,让小妹来擦。」小妹转过身来,抱住我温柔地吻了一下,伸出小手接过枕巾,先擦乾净了她的下身,又帮我擦去我的大肉棒上我们两人的淫水、精液和她的处女血迹,然后我们双双拥抱着进入了梦乡。

  朦胧中,我感到有人在摸我的脸、我的胸部、小腹和胯下那根软软的鸡巴,摸得我全身舒服极了,就像置身于白云间,虚无飘渺。

  我睁开眼,原来是小妹,我一把将她抱在怀里,亲吻着她:「小妹,你在干什么?」

  「我想不通,你这鸡巴真怪,昨晚插我时,硬得怕人,现在却又这么软。」小妹红着脸说。

  「小妹,你可真浪,大姐二姐到现在都还不敢在我面前说鸡巴这两个字,你却随口就来。」我故意羞她。

  「我才不管那么多呢,我爱你,你是我最爱的人,在你面前我有什么好羞的,大姐二姐也是的,整天羞答答的,我问她们怎么和你睡,她们还不好意思给我详细讲,只告诉我,你下身有一根东西,要插进我下身的屄中,我问她们你那东西什么样子,大姐说我和你一上床就知道,可我当时很想知道,她们就是不说,最后,还是二姐告诉我叫鸡巴,至于长得什么样,她无论如何也不说,真气死我了,哼,她们两个也是假正经,既然害羞就不要和你弄那事,既然害羞就不要来牵线引路,你想弄我你自己不会来找我吗?真是的!」小妹说到这里,停了一下才说:「好哥哥,你不会因我浪,以为我会做出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吧?」

  「好妹妹,哥知道你爱哥,你只对哥哥我一个浪,我怎不知道呢?哥爱你,就是爱你的一切,当然也包括你这浪劲了。」

  「那妹妹就放心了。哥,我想看看这东西是怎么变硬的,好吗?」小妹可真是太天真了,对什么都好奇,都想弄个明白,这句话要是让别人听到觉得小妹太浪,我却知道这只是小妹的天真好奇罢了,更显出小妹的可爱之处。

  「好罢,我可以让你看,不过你要配合我。」

  「怎么配合呀?」小妹兴致很高。


  「你要知道,我们男人这东西在有性欲时,充血膨胀,所以才会变硬,你要让我变硬,只有你「牺牲色相」了。」我故意逗小妹。
  「哎哟,哎哟……疼死了……你不要动……」她大喊起来,双手用力地推着我身子,只见她脸色苍白,樱唇疼得失去了血色。

  「去你的,哥,什么牺牲色相,到底要让我干什么呀?」

  「什么也不让你做,你只要躺着让我看你的裸体就行了,看着这绝妙无比的玉体,谁的玩意儿要还不会勃起,那他就是死人了。」

  「这还不容易?妹子这色相全都是你的,怎么看都可以!哥,妹妹愿一天到晚脱光让你看!」

  小妹对我的爱真是无比深厚,以后,只要天气条件允许,特别是在夏天,只要房中只有我俩,她就是不上床也脱光,让我看着她光着身子做家务、看书、走路、说话、玩耍等等,让我看着她迷人胴体的一举一动,在我面前再无一点隐瞒。


  我站起身来,让小妹躺在床上,我看着她那丰腴的玉体、高耸的双乳、肥美的阴户、奇特的芳草,欲火一点点上升,鸡巴也一点点变硬,一颤一颤地向上挑着,越挑越高,直到最后,刚硬如铁,直挺挺地向上挺立着。


  「好奇妙呀!」小妹轻呼一声,伸出她的小手去握我的大鸡巴,可是我的鸡巴太大,她的小手围不拢,她就用两只手去「合围」,不住地抚摸着,揉搓着,套动着,甚至送到她那樱桃小嘴里去亲吻、吮吮,又无师自通地吞吐起来。

  由于小妹年幼无知,不计后果,任性而为地迎合我甚至挑逗我,所以我也就忘了大姐的命令,对小妹不但并没有注意温柔点,反而陪着她一起疯狂,几乎弄了一个晚上,小妹被我弄得泄了八九次身,所以不难想像,她被我得有多厉害,初开苞的她第二天痛的走不成路也就不足为奇了,害得我又被大姐臭駡了一顿,差点儿要决定「饿」我一个月,我欺她对我情深意重,知道她绝不会真心恨我,但也对她苦苦哀求,又多亏我胯下这根鸡巴,虽惹了祸却能将功赎罪,把大姐得舒舒服服的,她才取消了对我的惩罚……
  我也不甘示弱,一只手揉着她那丰满圆润的玉乳,一只手伸到她那令人动情的胯下,抚摸轻扯她那奇特迷人的芳草,挑逗玩红润娇艳的花瓣,搓撚勃起的阴蒂,将手指伸进她那刚被开通的阴道中,并不时的伸出舌头去亲吻她那美妙绝伦的脐孔,我们颠倒着侧躺在床上,我玩弄她的,她玩我的,边玩边调笑着,渐渐地双方都控制不住了。

  「好痒,哥,快来!」小妹喊着,躺正了身子,自动分开双腿,露出那红扑扑的花朵儿,阴蒂像花朵中间的花蕊一样兀立着,微微发颤,红润欲滴,鲜艳动人。我再也控制不住,一下子就压了上去,下身那根鸡巴就像有灵性一样,准确地找到了自己的归宿,我屁股用力一挺,大鸡巴全根到底,小妹「喔」地轻呼一声,就不再言语了,只是屁股用力向上挺耸着配合我的抽送,我也开始了疯狂的攻击……


  不知过了多久,小妹被得泄了又泄,飘飘欲仙、死去活来,一阵阵高潮过去后回复平静,我们都获得了最高度的快感,紧紧搂抱在一起,静静地享受兄妹灵肉的和谐统一,双双进入甜蜜的梦乡,直到第二天早上起床时,我的鸡巴还泡在丽萍的嫩屄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