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当警察的姐姐

  “大姐的肉体以后慢慢品尝,先肏她一下。”小雄自言自语的说到。
小雄的姐姐丽娟长的相当漂亮,身材一级棒。一米七四的个,四肢修长,三围比例也很标准。一张瓜子脸,五官清秀,皮肤白净光滑,穿上警服真是说不出的清纯劲,是市局很出名的警花。
  从上大学起丽娟就不乏追求者,到了公安局更是如此,局里的小伙子们没追过她的还真不好找,但她条件太过出色,对追求者们从来也不松口,慢慢地追求她的小伙子们也就都知难而退了。
  她一直要求到刑警队去工作,她不喜欢做办公室,她喜欢刑警的那份忙碌和刺激。
  她抓起自己的衣服,跑出房间,回到自己卧室拱进卫生间打开凉水,任凉水冲过自己的身体,泪水不争气的狂流。
  功夫不负有心人,今天局里终于批准她到分局刑警队去了,科室的同事在酒店给她送行,人多一起哄就多喝了几杯,当同事把她送回家时候已经醉的稀里糊涂。
  本来小雄已经准备好了药,见到她醉得这么厉害,药也就用不上了,他把丽娟扶进了房间,说:“今晚我就要肏了你。”
  小雄摩拳擦掌的解开大姐的警服衣扣,玲珑有致的丰满肉体凹凸如同山峦起伏,秀丽的脸蛋安详的如同天使,微微翘起的嘴角让人一看就知道她正在做美梦,娇小的天足侧叠在一起,如同白玉雕成的一般,安放在胸前的手臂把饱满高耸的乳房遮挡了一半,但露在外面的一半随着呼吸的起伏更是令人心惊动魄。想到这具包裹在警服里的美妙肉体将让自己随心所欲,小雄就心跳不以。
  很快的将大姐扒的一丝不挂。大姐光滑洁白的肉体让小雄十分兴奋,让小雄都忍不住贪婪的咽了口唾液。
  绝美的身材啊!乳房高耸,乳沟深深,平泽的小腹,阴毛稀疏夹杂几根淡黄色,小雄吸了口气说:“这么美妙的肉体就要被我享受了,好激动啊!”
  附下身体在大姐的红唇上吻了起来,双手按住她的乳房揉搓着。
  小雄的舌头从大姐脸上滑行到了脖子上,向下过肩头,脸埋在大姐乳房间深深吸口气,那甜美的乳香令他亢奋,鸡巴勃起坚挺。
  难道自己真的变了?虽然身体万般的需要,但是理智告诉她,不可以!绝对不可以在错了。
  小雄分开大姐的双腿,用手分开大姐两片肥厚的阴唇,看到了粉嫩的阴沟和阴蒂,鸡巴顶在洞口,轻轻磨了几下,用力一推。大鸡巴就插了进去,“哦,大姐的小屄口好紧”
  鸡巴一下一下的抽动,屄口夹的小雄很舒服,龟头在阴道内放肆的搅动。
  “嗯……”大姐动了一下,小雄停止攻击,小心的注视大姐,大姐嘴角动了动,眼脸跳了几下就不在动了。
  小雄又开始抽动,他弯腰在丽娟的乳房上吻舔,吸着丽娟的乳头。“嗯……嗯……”大姐呻吟着,竟然抬起了左手迷迷糊糊的在小雄头发上抚摸,“嗯……依萍……嗯……别搞我……嗯……头好痛啊……嗯……嗯……萍……嗯……嗯……嗯……好舒服……嗯……嗯……嗯……嗯……”
  她在迷糊中叫着依萍的名字,小雄认识这个叫依萍的。依萍是丽娟的一个朋友,今年大约二十三四岁,丽娟令回来过几次,在丽娟房间住过。看来丽娟和依萍有同性恋的行为。
  这就好办了,只要她有弱点就可以控制她。小雄为自己的发现而高兴,他也就变的异常的兴奋。
  小雄亢奋的扛起姐姐的双腿 ,鸡巴在大姐的娇嫩的屄里不停的抽动。
  “嗯……嗯……萍……嗯……嗯……”大姐呻吟着,双手紧紧抓住枕头,下体向上挺动。
  猛然小雄感到大姐阴道里涌出一股液体,他知道大姐到了高潮,就加紧了攻击。
  “哦……好爽……还是别射到大姐屄里……不知道她是不是……安全……哦……”小雄呻吟着说。
  “哦……宝贝……哦……啊……啊!……太好了……使劲肏我……哎哟……啊……哦哦哦哦……爽啊……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我的小屄好痒…………哦……哦……哦……使劲的干……好舒服…………哦…哦……哦……哦……肏死我了!”
  大姐无意识的淫荡浪叫,身体扭动不停,阴唇随着小雄的抽动翻飞……淫水汩汩的流淌……
  小雄忐忑不安的搂住大姐美丽的胴体,睡意袭来,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哦……大姐……肏死你个骚屄啊……肏死你个浪屄……啊……”
小雄一直对他的姐姐充满了幻想,满脑子都是占有她的念头,不过一直苦于没有机会。
  “肏吧……啊……使劲肏!……肏死我…哦……哦……哦……哦……哦……肏死我吧……我要死了 …啊……啊!……哦……哦……哦……哦……”
  小雄疯狂的抽动,我的淫水流到床单上。
  就在小雄达到高潮的瞬间,小雄也到达了,他抽出鸡巴对着大姐的嘴就射了过去,射得大姐脸上和唇上都是。
  小雄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瓶。“这是一瓶媚药,一会儿下到水里,放在床头柜上,大姐醉酒后醒来第一件事一定是要喝水,只要她喝了水,一切就都好办了。”
  早晨四点多钟,丽娟被渴醒了,朦胧中伸手在床头摸到一杯水,一饮而尽。这是她迟疑了一下,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体,惊叫了一声,伸腿一脚把小雄踢下了床。
  小雄正睡的香甜,被踢下了床,朦胧的骂道:“妈的,干什么?”
  “你……你……”大姐丽娟愤怒的睚眦欲裂。
  “大……大……大姐……”
  “你这畜牲,竟敢欺负我!”丽娟用床单裹住身体。
  “不是啊,大姐,你昨天半夜进来,拱到我床上,强行扒了我衣服……”小雄委屈的说到。
  “胡说!你………………”
  “真的,大姐,你是受过军事训练的会擒拿格斗,我咋会斗过你啊。”
  “这……不可能……这……呜……”丽娟哭了起来。
  “大姐,你昨晚喝醉了,好……凶啊!还说什么,你喜欢我,说要我肏你,然后抓住我的鸡巴又吸又舔……”
  “别说了!你胡说!我不听!啊……呜……呜……呜……呜……呜……”丽娟哭泣着,她已经相信了小雄的话了,恨自己为什么喝那么多的酒。
  “大姐,我们已经错了!你就别哭了。”
  丽娟强忍住咬着下唇,双目含着绝望和怨恨。不知咋地身体热了起来,心里仿佛有小虫在爬,一股欲望升了起来,这在以前从没有过,自己以前只对女人感兴趣,而现在咋会对弟弟那光溜溜的身体感兴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