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的小院(极品乱伦)

一个温馨的小院。
厚重的铁门紧锁着,锁着满院的春光。
葡萄架下,女婿王青正襟危座,岳母李云英却把头埋在他的大腿根处,聚精会神的吮咂着女婿的鸡巴。大女儿陈艳霞扎着围裙在厨房里炒菜,不时还扭头看看他们。
“老公啊,咱妈的逼可骚了,你都一个月没操了,这次可要努力点吆。妈,想女婿的鸡巴了吧,你女婿的鸡巴可会操逼了。”艳霞对他俩说。
“老公,别干坐着呀,抠咱妈的大肥逼呀。”艳霞催促到。原来李云英正在边吃鸡巴边用手抠着自己的下体。
听到媳妇的命令,王青马上弯下腰,把手伸到岳母的逼口。
李来英下身穿着短裙,没穿内裤,王青的手指头刚碰到逼毛她就叫了起来“:好女婿,抠我的大肥逼吧,它想死你了。”
‘是想鸡巴操它吧?“女婿边说话边用手指头分开两片阴唇,淫水已流了出来,他把食指猛的插了进去。
“啊.....轻点,好舒服,它是想鸡巴操它啊,它太需要大鸡巴了。”
“爸,操女儿吧。”屋里传来二女儿 陈艳的叫声。
陈艳玉体横陈,斜靠在沙发上,陈奇正跪在地上,肩上 扛着女儿的一条腿,一只手抓着乳房,另一只手挖着嫩逼。
陈奇见女儿说要操她,便想提枪上阵,他上到沙发上,跪在陈艳两腿间,掰开嫩逼,扶正鸡巴,便想插入。
“慢点。”李明突然站起来说道。
沙发上两人登时楞住了。
“你不让我.....操了?”陈奇有点不知所措。
艳霞也在扭动身体。旗袍已经裹不住她那充满欲望的肉体。逼痒得一浪高过一浪,她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
“爸,别理他,操吧,逼是我的,你是我爸, 你操我天经地义。”陈艳心直口快。
“我..我不是哪个意思。”
“你是啥意思?”陈艳反问。
“我想咱们一块。你看,你姐正忙着呢。”
陈艳”扑哧“一声笑了,“想我姐了?我知道结婚前你就想操我姐。你把我姐当神供着,没敢下手,可惜那么好一个嫩逼,却被王青哥先操了。还好,你娶了我 ,你终于有机会操她了。”陈艳说话有点酸味,但她马上有补充了一句:“我姐其实很骚的。”
李明 被说破心事,有点窘态,有意无意的向厨房望了一眼。 只见陈艳霞边炒菜,边在用手揉着乳房。李明此时才仿佛真正了解自己暗恋多年的女人。
院子里岳母爬在石凳上,翘起屁股,裙子被掀到腰上,常青一只腿跪着,正在用舌头舔着岳母的肥逼。李明现在知道自己为什么追不到自己最想要的女人了。他有点愤怒,快步到厨房里。
艳霞的眼睛还是那么清澈透明,象一汪春水,欲望的涟漪虽然荡得李明有点晕眩,但他还是不敢靠近,看半边赛雪欺霜的乳房在她的掌心里倘佯, 他只顾近乎陶醉的欣赏.
“摸我 。”李明听到艳霞的轻唤惊醒过来,艳霞抓着他的手放到她的乳房上。
他起初脑子中一片空白,但当他的手指接触到那一团软玉,他便疯一般的揉砾起来。一股 肉香吸入鼻孔,欲火被彻底点燃了。
“不,那是爱我。我是一个贱女人,我需要男人操我,我的逼嫩而多水,男人的鸡巴操进去会很舒服的。我等你操,你却不操,结果王青来了,他把我的小嫩逼征服了。他几乎天天操我,操我的嫩逼。他还操我妈,我妹妹。他的鸡巴真伟大呀。”
“我也一样能操你的逼,能操你妈,操你妹妹,操你全家。”李明醋性大发。近乎歇斯底里。
菜炒完了。艳霞招呼全家吃饭。
“操完再吃吧。”李明说,“我想把大家集中起来,一块操,操完好一块吃。”
艳霞点头默许,李明解下艳霞的围裙,把手伸进艳霞的裙子里。天堂里河水泛滥,竹篙捅破了天堑,插了进去。
艳霞半倚在李明的身上,两人半推半就的向屋里走去。
王青扶正鸡巴正想操岳母那肥逼,被艳霞拦住了,“老公,走,到屋里一块操去。”
王青唯令是从,扶起岳母,也如李明一般,把手抠着岳母的肥逼,让岳母半倚在自己身上。屋里两人没敢早行动,只是在互相 舔食着对方的性器。
人到齐了。先由岳父讲话:“女儿、女婿,今天是’五一‘,也是我家的团圆日,作父母的就等着这一天哩。为了烘托团圆的气氛,我们插拨了这个“乱伦”的节目。希望大家尽情表演。男的使劲操,女的使劲叫,操起来,叫起来吧!”
岳父一说完,就把女儿陈艳掀翻在沙发上,“噗嗤”一声,插了进去。
岳母扶着茶几翘起屁股,王青也不含糊,猛得日了进去。
二女婿李明却在看电视。
“爸,女儿的逼好吗?”
“女儿的逼真好,操女儿的逼真好。”
“操吧,用力,操死女儿吧。女儿需要爸爸操。女儿生来要爸爸操。”
父女俩一应一和。
“能吃吗?”
“哥,你以前想过操我吗?”艳霞的声音低的只有他俩听到。“想过,但我认为那是亵渎你。
“好女婿,操死丈母娘了。丈母娘的逼太骚了,啊........啊...........舒服....爽啊.....大鸡巴操骚逼,真美呀!!!!!!”
岳母被操得淫声四起。
艳霞站起身子,退下了裙子,牵引着李明蹲下身子,然后她分开双腿,将一个鲜嫩嫩的阴户贴在了李明的嘴唇上。
淫水流进了李明的嘴里,花蕊触到了李明的舌头。
艳霞呻吟了,“李明 哥,吃吧,它是你的,我的人是你的,我的逼是你的。啊....”
“李明哥,操我行吗?”
李明听到艳霞的祈求,忙站起来,把艳霞抱到了沙发上。他把她平放下,然后分开艳霞的双腿,“操我。”艳霞这次近乎命令。
“我操死你。 ”李明大吼着,猛得插了进去。
鸡巴如愿了。
小逼充实了。
美啊...........
一阵惊涛骇浪。
逼熟了。鸡巴在快要爆炸的时候,艳霞突然坐起来,俯下身子,嘴巴含住了鸡巴。
李明本不敢如此亵渎,想抽出来,但为时已晚。艳霞把精液全含在了嘴里。
李明还没从愧疚中回过神来,艳霞却赤身裸体的跑向厨房,拿了个碗,然后把精液吐在了碗里。
这时其他人早操完了。饭菜已经上来了。大家开始吃饭。不一会,艳霞又端了一个菜上来,大家一看,是一碗西红柿。只是有一点不同,上面是一层粘忽忽的白东西。
李明看出那是他的精液。
艳霞见状,朝李明瞟了一眼,蹲下身子,掏出李明的鸡巴,轻起樱唇,把舌尖对在马眼上,轻点两下,然后一口把龟头含在了嘴里。
“那还不使劲求我?”
“能吃,我喜欢。”
五一大团圆(二)
吃完午饭,李明提议大家一起出去郊游,此时正值春暖花开,草长莺飞的季节,再加上今天特别好的天气,大家当然一致通过。要出门了,女人们当然得好好的梳妆打扮一番,半小时后,陈艳霞从她的房间里走了出来,身着红色旗袍,显得艳丽端庄;其次是陈艳,白色低领小衣配蓝色牛仔短裙,动感时尚;最后出来的是岳母李云英,她今天与众不同,一改上午淫荡模样,换上了一身白色套装。她上班时是某校的语文教师,今天打扮起来,倒真象有回到了从前,又要去上课的形状。
上车前,岳父以他的权威进行了分组。他和大女儿陈艳霞一组;大女婿王青和二女儿陈艳一组;二女婿李明和岳母李云英一组。
艳霞开始用嘴套弄李明的鸡巴。李明有点不能自持。“我也吃你的。”他说得声音很低,似乎怕她拒绝。
上车时就要各就各位。李明负责开车,岳母李云英坐在前面;其他四人按分组结果两两就坐。
在路上,李明必须全神贯注,因为他不仅仅要开好车,还要接受岳母的“性”骚扰。岳母拉开了他裤前的拉链,把他的鸡巴拿了出来,上下套动着。车后更是淫声荡语,艳霞坐到了父亲的腿上,从后视镜里,李明看到岳父的一只手从旗袍的开叉处伸了进去,另一只手解开了艳霞旗袍最上边的两粒扣子,从上边伸了进去。艳霞被上下夹击着,呼吸变得粗拙起来,李明感觉到她呼出的热气灼伤着他的脖子。他想象得出岳父双手的动作,更想象得出艳霞因此所获得的快感。他感觉到自己正在变得愤怒,但他又没有任何阻止的理由。陈艳和王青更过火,陈艳坐在王青的怀里,任王青给她劈开双腿,露出一张淫嘴,小逼冒着淫水,一个劲的喊美。突然李明感觉到龟头温热起来,原来岳母已经俯下身子,含住了李明的鸡巴。“真他妈荡妇,操逼不要命!”李明心里暗骂,但岳母的功夫确实不同凡响,李明也有点陶醉了。“啊……”陈艳突然一声淫叫,一听就是被操进去了。李明也被这声叫声惊醒,突然,他发现前面出现了一个正在横穿公路的小孩,他脑子清醒过来,赶忙紧急刹车。“吱-----”,车子在据小孩两三米处停了下来,李明惊出了一身冷汗。全车人全傻眼了。小孩默然无知的跑了过去,全然不知刚才一瞬间的凶险。“别胡闹了!”李明一声大叫。全车人登时安静下来。岳母坐直了身子,陈艳霞两姐们挪离各自所依傍的大腿,悄无声息的回到了座位上。
目的地--------天鹅湖
李明知道自己为什麽发脾气,小孩只不过是导火索。
天鹅湖到了。全家人包了一艘游船。
游船上茶几、桌椅的摆设一如家中客厅的模样,饮料、水果等日常消费品一应俱全。天鹅湖很大,船速有不算太快,无须专职人员操作。又是李明,他自告奋勇当起了舵手。船缓缓驶向湖心。岸上人越来越小,渐渐成了一个个小黑点。微风拂面,湖面上微波荡漾。风儿象一个舞女,挑逗的舞动她那风骚的腰身;太阳仿佛湖的情人,用她那柔柔的滑滑的手,拂过湖水的肌肤。放荡的湖水无法自制,发出满足、陶醉的呻吟。湖上没有别的游船,这儿远离尘嚣,正是作爱的乐园。
艳霞背倚栏杆,临风若仙。其神,似要乘风而去;其情,似是听风水交欢。李明此时也不再开船,只是任它随波逐流罢了。一时间,他竟看得傻了。
“啊…啊 ……”陈艳的浪叫使他回过神来。他抬头看时,陈艳趴在椅子上,牛仔短裙掀了起来,一个嫩逼正迎着太阳放光。王青分开两片花瓣,嫩嫩的逼肉上粘着少许淫水,在阳光下越发娇艳了。王青伸出了舌头,舌尖触到了那嫩嫩的逼肉,他象一只贪婪的蜜蜂,奢侈的允咂着逼肉上粘着的花蜜。“啊…..啊…….姐夫….爽…..逼….逼里痒死了…….”陈艳被舔得浑身舒畅,每个毛孔都觉得骚痒。岳父此时也把头埋进了艳霞的旗袍下摆里,艳霞刚才的姿势基本没动,只是把双腿叉了开来。李明看在眼里,知道岳父正在玩弄艳霞的嫩逼。艳霞眯着眼睛,微微呻吟了两声。岳母来到李明跟前,蹲下身子,掏出李明的鸡巴,在嘴里抽查起来。李明低头看见岳母的样子,再看看艳霞的表情,他猜得到岳父的舌头或是手指头已经进入了艳霞的逼里。他忽然报复似的发力,在岳母的嘴里使劲操弄起来。
“啊…..啊…..姐夫…..操我吧……求你…..求你了……痒……痒啊……”陈艳在王青的挑逗下淫荡的哀求着。王青不为所动,反而问到:“哪里痒?让我操你吗?”
“是,就是你,就是让你操我呀,快….快点…..操逼吧…”
“还是让你老公来操你吧。”
“我老公正操我妈呢!”
“你老爸。”
“他正操我姐呢。”
“那只有我操你了?婊子。”
“是啊….只有你了…快点吧……只有你一根鸡巴了…”
“求你了……操我……操我的逼吧……操我淫荡的逼吧…….它是欠操的烂逼啊…….”
不等陈艳说完,王青已提枪上阵,对准贱逼,使劲日了进去。
“爽啊……….可操上了…….大鸡巴操上骚逼了…”陈艳的大叫象是发表申明,惟恐有谁会不知道。
岳父也站了起来,把艳霞的一条腿用胳膊夹在腰上,掏出鸡巴,缓缓插进艳霞的逼里。旗袍还在风中招摇,艳霞的小穴也在风中和父亲的鸡巴完成了拥抱。
原来屋里还有“一对”,爸爸陈奇和二女儿陈艳。
李明此时也把岳母放倒在甲板上,掀起套裙,把鸡巴插进了岳母的肥逼。
清风在见证着他们的快乐,湖水在应和着他们的呻吟,太阳笑眯眯的欣赏着这幅乱伦的画面